妙筆閣 > 秦川蘇慕苒 > 第200章 弱點
    

    “殿下,姜羨又回來了!”

    正在白秋水商討關鍵布局的秦川,正在興頭上,洛水柔就匆匆忙忙的跑來。

    “她怎么又回來了?”秦川有些意外:“她不應該出城將圖紙送去潼關嗎?”

    “她離開城主府后,便將圖紙交給了徐三。”洛水柔解釋道。

    聞言,秦川瞇著眼若有所思,隨后沉聲道:“不見!就告訴他我病入膏肓,無力見客,讓她趕緊滾蛋。”

    只聽洛水柔滿臉古怪道:“回殿下,姜羨說要為你奏樂一曲。”

    奏樂?

    都這個時候了還奏什么樂?

    哀樂嗎?

    “她這是誠心想送你歸西啊。”白秋水笑的合不攏嘴。

    秦川沉著臉,一時覺得十分棘手。

    “這姜羨的目的怕沒有那么簡單,搞不好是來試探我虛實的。”

    姜羨恨不得殺了他,又怎會給他奏樂?

    難不成是剛剛的表演有些過了?讓姜羨覺察出了一些端倪?

    沒理由呀!

    本殿下的表演那么出色……

    “若是不相見,直接殺了她就是。”白秋水淡淡道:“反正目的已經達到,哪怕不是她親自送給織田綱,那份圖紙也會由其他人的手出呈現在織田綱的案前,她的死活其實已經無關緊要了。”

    姜羨只是一個引子。

    一個讓這份圖紙變得合理的由頭。

    “話是如此。”

    秦川嘆了口氣。

    “姜羨可以死,但不能由我來殺。”

    畢竟秦川答應了蕩絕師太,要留姜羨一命。就算秦川不保護姜羨,至少也不能出手主動將姜羨斬殺。

    “造孽。”

    白秋水搖了搖頭,帶著三分憐憫七分戲謔的口吻笑道。

    “當斷不斷,反受其亂,信我,你現在不狠一些,將來有你好果子吃。”

    “你是不是又算到了什么?”秦川虛著眼。

    和白秋水相處這么久,他也算是摸準了這小子的脾性。

    每當他說出一些似是而非,意義不明的話時,往往意味著這小子心里已經有了答案。

    面對秦川審視的目光,白秋水露出一個意味深長的笑容。

    道了句:“我又不是神仙,怎么可能什么事情都知道?就我這狀態,能活著就不錯了,哪還有閑工夫給一些無關緊要的人算命?”

    確實。

    別的事兒秦川不信,可在惜命這件事情上,他還是十分信任白秋水的。

    這世上,怕是沒有人比這小子更惜命了。

    除非那些必須卜算的事情之外,他不可能將天機之術用在他人身上。

    “殿下,那我?”洛水柔試探性的問道。

    “將她趕走。”秦川隨口道:“告訴她,本殿下都要嗝屁了,沒心情見她。”

    ……

    “什么?秦川不想見我?”

    得知這個消息,姜羨抬頭看著面前的府邸,眼中掠過一抹哀傷。

    是害怕嚇到我嗎?

    太孫殿下,還是一如既往的溫柔呢。

    她低嘆一聲,居然就坐在城主府門口的臺階上,挽起琵琶現場彈了起來。

    凄婉幽遠的曲調從她的指尖躍出,結合成一曲婉轉哀喪的挽歌,伴隨著她空靈的歌聲,竟然給整個城主府平添一抹悲傷的氣氛。

    這一幕直接給洛水柔看傻了。

    她后知后覺的想起,眼前的姜羨可是一位貨真價實的琴修!

    “你在做什么?!”洛水柔沉著臉:“快停下來!”

    “我在為秦川送行,引渡通往彼岸的道路。”

    姜羨目光倔犟。

    輕聲道:“太孫殿下一路走好。”

    ……

    正悠閑吃著葡萄的秦川突然虎軀一震。

    “怎么了?”白秋水眨了眨眼睛。

    “不知道,我的身體好像突然變得十分奇怪。”秦川不確定道。

    體內被靈力壓制住的誅魂之毒,莫名其妙的安靜了下來,那些連系統都束手無策的腐爛之源,居然以一種不曾設想過的溫順姿態,從他的四肢百骸聚集起來,交匯在他的丹田之處。

    幽冥的哀樂從空中傳來。

    在歌聲的作用下,這些讓秦川倍感苦痛折磨的腐爛之源,居然逐步陷入了沉睡。

    還沒等他驚喜,一種強烈的昏睡感涌上心頭,似乎有一股玄之又玄的力量,生生拉拽住了他的靈魂,企圖將他抽離這具身軀。

    “開什么玩笑……”

    秦川手足無措間,猛地意識到了什么。

    從音之體!

    一直以來秦川都將從音之體視作一個正面的增益buff,從未想過這玩意居然也具備巨大的副作用!就如同激昂的戰歌可以讓秦川戰力猛漲,幾乎不死;悲慟的哀樂,也會讓秦川陷入低迷,甚至被動死去!

    “不是吧!”

    這一刻,秦川瞬間明白了白秋水的意味深長。

    合著這姜羨,還有這樣的效用?

    秦川面色一沉,身影一閃,下一刻就出現在姜羨身后。

    “別他娘的彈了!人都要被你彈死了!”

    他一把抓起姜羨的手,不顧后者驚愕的目光,直接講她拽進了府中。

    “你……”

    姜羨很想問,你不是病入膏肓了嗎?

    怎么突然間變得如此中氣十足?

    秦川沒有解釋,而是一把奪過她手中的琵琶,撅了個粉碎。

    轉身就朝洛水柔道。

    “看好她!她要是有異動,就宰了她!”

    哀樂的消失讓秦川體內的沉睡的腐爛之源再度活躍起來,重新在他體內肆意妄為,秦川不得不分出一部分力量去鎮壓這些玩意。該死的痛楚再度涌上心頭,但這次秦川卻從中感受到了一種名為“活著”的生機。

    “你騙了我?!”

    姜羨此刻已經反應過來,剛剛自己看到的那個奄奄一息的秦川,都不過是秦川的偽裝!他根本沒有中毒!

    “我沒騙你,我確實身中劇毒,必死無疑,但不是現在。”

    秦川伸手掐著姜羨那張絕美的臉,居高臨下的審視著這個讓他頭疼不已的女人。

    “我現在改變主意了,我會讓你今后永遠留在我的身邊,你哪都別想去!”

    秦川貼的很近,近到姜羨能夠清晰感受到秦川眼中的咬牙切齒。

    熾熱的鼻息透著氣急敗壞,就像一個被抓住弱點、無能狂怒的膽小鬼,哪還有一點往日那個殺伐果斷太孫殿下的樣子?

    不知為何,姜羨心中升起一抹暢快!

    她撲哧一笑,露出一個狡詐的眼神。

    “好呀!那我便永生永世都纏著你,我要讓你做夢都會被驚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