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筆閣 > 緬北:強迫臣服 > 第264章 哥,我是你妹,不是你老婆

南域很冷靜言語中聽不出任何一絲破綻。

“怎么可能,沒有搜集到情報證據,沒有得到上頭的允許和逮捕令是不會貿然行動的。”

祁徹打圓場:“我開玩笑呢。”

“行了,聊太久江穆會起疑。”南域:“我先進去了。”

“南域,江穆今晚好像要去帝華飯店談生意,你可得跟好他,免得又發生像昨晚那樣的事。”

南域點頭:“我知道,江穆剛剛和我說了。”

“嗯。”祁徹笑得散漫不羈:“你們都不在家,我和阿梔可以過過二人世界了。”

南域面不露色:“祁徹,你和江小姐感情真好。”

“還行。”祁徹笑:“等回國,我讓阿梔給你物色物色一個她的同事或者是朋友。”

南域表示樂意:“好,那一定得按江小姐的標準給我物色。”

“沒問題。”

說完,祁徹先行離開。

南域望著祁徹的背影,幽沉的眼眸如深不見底的寒潭,驀地綻放出一絲狠意。

見祁徹進了屋,他才拿出手機撥通了一個號碼。

電話那頭傳來英文聲:“Hello,Cole.”

南域聲調低沉,同樣用英文與他交流:“Leo,今晚帝華飯店,可以行動了。”

“Ok.”

“做的干脆點,別再犯昨晚那種錯誤。”

“我辦事你放心。”

……

晚上七點,江穆前往帝華飯店,南域坐在副駕駛,司機則駕駛著汽車。

到達飯店后,江穆走進包間開始和客戶談生意,南域則在包間外靜靜等待。

四十多分鐘后,客人剛剛離開私人包間,里面就突然爆發出一陣槍聲。

南域推門而入,目睹了包廂內的一片狼藉——

玻璃窗碎片散落一地,江穆坐在椅子上,子彈穿過后腦勺,似乎已經斷氣。

南域緩緩走向江穆,本欲探其是否還有呼吸,可當他定睛時,震驚地發現這人并非江穆。

盡管穿著與江穆無異的裝束……

一股不祥的預感在南域心中閃過,他意識到自己被愚弄了!

待他反應過來時,江穆已經率領著幾名手下走進了包房。

江穆臉上掛著哂笑:“南域,我沒死,是不是很失望?”

“江穆,你剛不是進包間了?”

“是進了,但手下假扮服務員把我給換出來了。”

南域這才回想起,剛才有個戴口罩身著服務員衣服的男人從包間里進出過。

他當時完全沒在意……

南域的眼中透露著冷漠與疏離,并無驚慌失措:“所以,今天這局是假的?”

“那不然?不設這個局怎會試探到你?”江穆冷笑。

南域嗓音很淡:“江穆,關于我身份的異樣,你早就發現了?”

“剛發現。”江穆簡潔地說。

南域扯了扯唇角,往日面善的模樣此時變得陰鷙可怕:“所以呢?你要殺了我?”

江穆的目光如同刀鋒,銳利逼人:“你告訴我你是誰的人,我也許可以留你一命。”

南域眼里盛著晦暗不明的光芒:“我的命,不是你想要就能要!”

話音剛落,南域忽然側身朝對面樓抬手,江穆下意識地愣了兩秒。

一貫的謹慎告訴他,對面樓里似乎有狙擊手!

他的心瞬間緊縮,一種不祥的預感在心頭升起。

然而,不等他作出反應,一顆子彈以驚人的速度射入了包廂內,直擊他的胸腔。

子彈的沖擊讓他的身體猛地向后仰,一股劇痛隨即席卷全身。

江穆被子彈擊中,他的保鏢們立即將他轉移到一旁的安全角落,隨后便與南域展開了激烈的槍戰。

子彈橫飛,南域行動敏捷如影,巧妙地躲避著每一發子彈。

他迅速從腰間抽出兩把槍,同時掃射,不到一分鐘便解決了江穆的一眾手下。

而他,只有手臂上子彈擦傷的痕跡,其余并無大礙。

他緊握著槍,緩緩走向重傷的江穆,冷冽開口:“就憑你,還想做緬北王?去死吧。”

扳機并沒有扣動,但一聲槍響劃破了寂靜。

一股劇烈的疼痛從手臂傳來,槍支不由自主地滑落至地。

抬頭間,南域瞥見江藍梔持槍冷靜地站在門邊。

他靜靜等她開口。

“南域,你究竟是什么人?”

南域以一種近乎著迷的方式注視著她,對她手中的槍毫無畏懼。

他的聲音柔和似水,但眼神卻刺骨陰寒:“江藍梔,你是第一個敢對我開槍的女人。”

江藍梔往前走近一步,語調加重:“我再問一遍,你到底是誰的人?”

南域淡淡一笑,沒有直接回答。

“總有一天,你會知道。”他的話語隱著神秘,讓人無法捉摸。他似笑非笑地看著她,仿佛在暗示著什么:“江藍梔,我記住你了。我們,后會有期。”

話落,南域迅速轉身抓起桌上的紅酒瓶猛地向她擲去。

江藍梔本能地舉臂格擋,當她放下手時,南域已經消失。

她心頭一緊,急忙沖到窗邊向下望去,只見南域安然無恙地跳下,隨后迅速上了一輛停在路邊的裝甲越野車。

車輛疾馳而去,留下一片塵土飛揚。

早已在樓下潛伏的祁徹踩著油門跟了上去……

江藍梔沒有時間去想其他的事,匆匆轉身奔向江穆。

此刻,他已經不省人事。

江穆傷勢嚴重,胸前染血一片,是否觸及肺部或心臟尚不得而知。

經過緊急檢查,江藍梔發現江穆的脈搏和呼吸已經微弱到幾乎察覺不到。

把江穆送往醫院后,她在手術室外焦急等待了許久。

這段時間里,她感到自己的意識一片空白,思維完全停頓,甚至忘記了祁徹還在追蹤南域……

手術結束后,醫生用緬語對她說:“子彈差一厘米就傷到了心臟,幸運的是,患者逃過一劫撿回一條命。”

聽聞,江藍梔松了口氣,原本緊繃的情緒瞬間如洪水般爆發,化為激動的淚水。

“謝謝醫生。”

江穆轉入病房后,江藍梔試著聯系祁徹,可是怎么也聯系不上。

一個多小時后,江穆醒了。

江穆嘴里好像在說什么,但她聽不清。

江藍梔湊近:“哥,你說什么?”

江穆迷迷糊糊半睜著眼,擠出一道微弱的聲線。

“老婆……”

江藍梔替他緊了緊被子,怒嘴:“哥,我是你妹,不是你老婆。”

江穆好似沒聽進她的話,不斷地重復著那兩個字。

“老婆……老婆……”

“哥,你就是典型的失去了才懂得珍惜的那類人。”江藍梔嘆聲。

“我現在就給你老婆打電話,但嫂子來不來我就不敢保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