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筆閣 > 開局撞破女上司好事,我青云直上 > 第二百零八章 劃清界限

煙將抽完,陳常山看眼馬家溝方向,用力按滅煙,越野車調頭,重返縣城。

不遠處,張秋燕坐在車里,看著越野車駛回縣城,長出口氣,陳常山,最終你還是選擇了理智,我和李書記昨晚沒白力保你。

現在我終于可以放心了。

張秋燕剛要啟動車,又想了片刻,拿起手機撥出,“廖總,中午你有時間嗎,我想請你吃飯。

沒別的事,就是私人聊聊天。

廖總不會不給我面子吧。

好,中午陽光西餐廳,不見不散。”

掛掉電話,張秋燕深吸口氣,陳常山,只要你能聽我的,選擇理智,平安度過工作暫停期。

錄音的事,我幫你解決。

張秋燕把手機用力丟回包里。

中午,陽光西餐廳。

精心修飾過的張秋燕坐在一間雅間里,看著窗外,靜靜等著廖冰塵。

一身儒商裝扮的廖冰塵匆匆進了雅間,“張局,不好意思,我出門時,園區突然有事需要處理,我來晚了。

今天這頓飯,我請,算我賠禮道歉。”

張秋燕笑著站起身,“我也是剛來不久,我知道你忙,路又遠,我等會兒沒關系。

說道歉就見外了。

說好我請你,不能變。”

說完,張秋燕又是嫣然一笑。

廖冰塵怔怔看著張秋燕,他身為百達的副總監,見過的漂亮女人不在少數,但他從見張秋燕第一面起,就認為張秋燕才是女人中的精品。

張秋燕既漂亮,又干練,既有女強人的強勢,又有美女的嫵媚,兩種特點完美結合在一起,完全符合廖冰塵心中精品女人的標準。

深山出鳳凰,田海這樣一個西北縣城里居然會有張秋燕這樣的完美女人。

廖冰塵既驚嘆又惋惜,這樣的女人如果被縣城里哪個粗糙男子娶回家,豈不是暴殄天物。

只有他廖冰塵這樣的精品男人才配與張秋燕郎才女貌。

即使成不了家人,也應該成為情人。

上次來田海沒有達到目的,所以他才第二次來到田海,這次來田海,他要完成兩個心愿,第一通過處理馬家溝的事,獲得業績,讓自己在百達更上一步,由副轉正,甚至更高。

第二就是把張秋燕變成情人。

以后再來田海,就可以有美人同床,玉體相偎。

第一個心愿,目前看能實現。

第二個心愿,原本以為渺茫了,沒想到張秋燕居然會主動請他吃飯,看來第二個心愿也將唾手可得。

廖冰塵,你永遠不要懷疑你的魅力,在女人眼里,你永遠都是有吸引力的。

想著,廖冰塵不禁笑了。

“廖總,你笑什么,我剛才的話很好笑嗎?”張秋燕輕聲問。

廖冰塵立刻收回思緒,煞有介事道,“你的話只讓我有一種感覺,張局還是那樣善解人意。”

張秋燕輕嗯聲,“你的回答也讓我只有一種感覺,廖總還是那樣會說話。”

兩人都笑了。

雅間內的氣氛立刻輕松融洽。

張秋燕做個請的手勢。

兩人相對坐下,廖冰塵看著張秋燕,“張局,你今天真漂亮。”

張秋燕翻看著菜單,淡淡問,“我以前不漂亮嗎?”

廖冰塵立刻道,“漂亮,你一直都漂亮,今天是格外漂亮。”

張秋燕笑道聲謝,把菜單推到廖冰塵面前,“廖總,點餐吧,憑你剛才的回答,你可以放開點,不要給我省錢。”

兩人又都笑了。

廖冰塵沒有看菜單,依舊看著張秋燕道,“張局,點餐前,我提個小小的請求可以嗎?”

張秋燕點點頭,可以。

廖冰塵道聲謝,一字一句道,“既然今天我們是私人見面,下面的交流中,能不能不稱職務,換成更私人的稱呼。”

“怎么更私人?”張秋燕笑問。

張秋燕的笑讓廖冰塵更有底氣,“我稱呼你秋燕,你稱呼我冰塵。”

廖冰塵眼含溫情。

張秋燕頓頓,“連姓都抹了。”

“這才符合今天的氛圍。”廖冰塵道。

張秋燕沒說話。

廖冰塵心中不禁忐忑,強忍著把到嘴邊的話咽回去,定定等著張秋燕開口。

時間艱難流逝,幾秒之后,張秋燕終于輕啟朱唇,“可以。”

廖冰塵頓喜。

張秋燕的話又至,“點餐吧。”

廖冰塵道,“再等等。”

張秋燕疑惑問,“你還有要求?”

廖冰塵沒答話,掏出一個飾品盒放到張秋燕面前,“秋燕,謝謝你能答應我,這個送給你。”

張秋燕看眼飾品盒,“不過就是變了一個稱呼,你不必這么謝我。”

廖冰塵微微吸口氣,“不僅是稱呼的問題,昨天會后,我一直很自責,秋燕,我。”

張秋燕打斷他的話,“你不用自責,我理解你的難處,昨天你代表的是百達,你必須考慮企業的利益。

在王金虎那種咄咄逼人的強勢下,我都難以招架,要改變決定,何況是你。

好在最后的結果達到了預期。

這就夠了,我不會怪你,李書記也不會怪你。

今后,我們還是一如往昔,既是朋友,也是好的合作伙伴,一同把馬家溝園區做好。”

張秋燕向廖冰塵伸出手。

廖冰塵輕輕握住張秋燕的手,剛想再用力握握,張秋燕已把手收回,“事情已經解釋清楚,你的心意我領了,東西你收回去吧。”

失望掠過廖冰塵心頭,“秋燕,你不想打開看看嗎,我是特意為你準備的,完全符合你的氣質和美麗。”

張秋燕搖搖頭,“不用打開,我也知道里面是什么,我們是朋友,也是好的合作伙伴,所以你叫我秋燕,我能接受。

但盒子里的東西我不能收,因為那不是送給朋友的,更不是送給合作伙伴的。

所以你還是收回去,送給真正應該送的人吧。”

張秋燕的聲音平靜有理,嘴角還掛著淺淺的笑。

廖冰塵卻感覺像是一把刀從心口劃過,直接將他的心愿劃得無影無蹤。

張秋燕用平靜的刀劃清了兩人關系的分界線,只能是合作伙伴,最多是朋友,絕不可能成為情人。

失望到極致就是恨。

廖冰塵感覺到了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