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筆閣 > 洪荒,再造乾坤 > 第70章 天條
  帝俊一揮衣袖,整個凌霄寶殿就變化了模樣,一根根潔白如雪的晶瑩玉柱紛紛亮起來,一點點金光通過透明的玉璧,綻放出光芒。

  孟極微微瞇眼,他的眼前已經是一片金色的海洋,隱隱約約的,看到有一根根金色的鎖鏈在緩緩游動。

  因為有神眼的緣故,孟極看到的遠遠不止金光、鎖鏈那么簡單,他很輕易的就透過這片金色的海洋,看到金光的本質,看到那隱藏在無盡光芒中,一枚枚跳動的符文。

  帝俊也看出孟極眉間神眼的不凡,知道眼前的景象根本瞞不過他的眼睛,兩根手指輕輕捻著一枚符文,說道:“此符文乃是朕根據盤古大神遺留下來的神文所創,因為是為了妖族所創,你也可稱之為妖文。此妖文一出,便有經天緯地之能,可幫助朕框定律法,制定天條。”

  “妖文與神文雖然形態各異,但蘊意相通,皆蘊含著不可思議的力量,非凡俗之人可用,道友觀看天條之時,切記不可觸碰妖文,以免受傷。”

  其實不用帝俊多說,孟極也已經感受到每一個妖文上面蘊含的龐大力量。

  孟極仔細感應著周圍海量的妖文,一條條天條律法的內容就這樣呈現在他的眼前。

  “世界當有日月,有四時寒暑,有陰晴圓缺,吾定天地歷法,以十二萬九千六百年為一元會,每年當有春夏秋冬四季,共十二個月……”

  “上蒼有好生之德,萬物爭斗,征伐無度,神消肉散之時,為使真靈不泯,當有重明鳥化身使者,引導真靈匯入歸墟。”

  “天庭三百六十五尊正神,以周天星斗為名,各立星君,司掌神職……”

  “萬物降生,生靈繁衍,然而天地之資有限,為使眾生侵奪無度,天庭當設山神土地,司牧眾生……”

  孟極僅僅掃了幾眼,一條條天條的內容就事無巨細呈現出來,有關于天時歷法的,也有關于各部正神的神權職責的,不一而足。

  要是這些天條都能得到洪荒天道的認可,整個世界恐怕都要大變樣,孟極沒把所有天條都看個遍,一時也說不清這樣的變化是好是壞。

  “孟極道友覺得朕制定的這些天條如何?可能入眼?”

  帝俊微笑著看著孟極。

  他對自己的制定的天條極為自信,各種條例也考慮得面面俱到,無懈可擊。

  在詢問孟極之前,帝俊也已經和太一、伏羲、女媧、鯤鵬、西王母等混元大能商討過了,都覺得很好。

  之所以問孟極,也不是想著查漏補缺,他只不過是想聽聽別人的稱贊,并通過向孟極透露天庭的最高機密拉攏孟極,為自己所用罷了。

  第一次見面就把天庭的核心機密,毫無保留的給孟極看,除了展示他身為天帝的氣度以外,也有試探的成分在內。

  天條可是天庭的核心機密,不是什么人都能看的,若非孟極跟腳不凡,潛力無限,帝俊壓根不可能讓他看。

  帝俊的試探,就是想看看孟極是不是有意留在天庭。

  他知道孟極絕對明白天條對于天庭來說意味著什么,也知道孟極絕對明白他看了天條以后意味著什么。

  如果孟極毫不猶豫的觀看天條的內容,那就證明孟極,最起碼是對天庭的事物感興趣的,有意留下來。

  而如果不看,那就說明孟極心有顧慮,想要離去,不敢窺視天庭機密。

  幸好孟極不僅看了,還提出了意見。

  “孟極區區一個太乙金仙,又怎敢在陛下面前妄議天條,陛下能把天條拿出來,想必天條中的一字一句都已經是思慮周詳,絲毫無錯,如此圓滿的天條,孟極也就無需贅言了。”

  “如果非要說兩句,孟極反倒覺得陛下身側似乎有所缺漏……”

  孟極看著帝俊空無一人的身旁,在青丘洞天的時候,那漫天傾瀉的帝流漿讓他印象極為深刻,本以為帝俊已經和羲和完成了天婚,現在看來似乎還沒有啊!

  這樣可不行,他還想借著小金烏的事,給巫族上點眼藥,最好能弄死大羿。

  青丘洞天里的那一箭,孟極可沒忘記。

  “哦!”

  帝俊有些好奇,雖然心中不置可否,但還是問了出來。

  “朕的身上有何不妥?”

  孟極拱手道:“正所謂孤陰不生,孤陽不長,此乃陰陽之道也,陛下既然有意天帝之位,何不以身作則,以自己為表率,調和天地之陰陽,迎娶月神,完成天婚。”

  “天婚!!”帝俊略微思慮,便有些奇怪的看了孟極一眼,“道友是從何處聽聞的此事?天婚之事朕心中早有決斷,只是不曾明言。”

  “舉行天婚一事,可燮理陰陽,對厘清男女,萬物的繁衍生息,都有重大意義,朕既然身為天帝,自然不會置之不理。”

  “只是如今天庭初立,正是千頭萬緒之時,朕一時間無法顧及罷了!!”

  原來已經有打算了,那就好辦,不過還是盡早提上日程的好。

  孟極心中想著,于是道:“原來陛下早有打算,倒是孟極言語倉促了,不過天婚之事宜早不宜遲,名分之事可馬虎不得。”

  帝俊眉頭微皺,心中升起些許不悅,朕如何做事難道還要你來教?一個小小的太乙金仙,催婚居然催到朕的頭上。

  嗯!不對……

  催婚!是啊!他一個小小的太乙金仙憑什么敢向朕催婚?莫非……

  帝俊心中隱約想到什么,背負在后的手掐指一算,頓時算到孟極與西王母的因果牽連。

  原來是西王母嗎?

  這倒是能說通了,西王母與月神羲和私交不錯,莫非是羲和通過西王母,西王母又通過孟極來給朕暗示了。

  嘶……如此說來,此事還真的宜早不宜遲了。

  帝俊立刻有些頭疼,五百年后就是洪荒萬族會盟不周山,天庭需要做的準備實在太多了。

  這個時候舉行天婚,會不會太倉促了?也不知羲和是怎么想的。

  罷了!實在不行,排場弄小點也能對付得過去,只是這件事要派誰去太陰星和羲和商議呢?

  帝俊看著殿中的白澤和孟極,意有所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