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筆閣 > 洪荒,再造乾坤 > 第67章 言出法隨
  “白澤!此魔瞳乃是混沌魔神浮明的左眼,朕已經將其制服,你清除完太白金星上的魔氣后,就將其帶來大羅天凌霄寶殿見朕。”

  帝俊的聲音從天外響起。

  秩序神鏈沒入如同星辰般大小的魔瞳內以后,一道道金光從魔瞳的體內綻放出來,緊接著,就是無數細碎的符文鎖鏈顯化出來,向四周蔓延,將魔瞳牢牢地鎖死。

  白澤見狀松了口氣,太白金星總算沒出什么差錯,他恭敬地道,“微臣遵旨,謝陛下援手!”

  天際外一道模糊的金烏身影聽到白澤的話后,點了點頭就隨風散開了。

  孟極本想帶著小灼華直接施展神通,離開太白金星的,但轉瞬間形勢逆轉,那看著聲勢浩大的魔瞳,居然就這樣輕而易舉的被一根鎖鏈給困住了。

  于是停止了逃跑的念頭,好奇的飛到魔瞳前,看著那根金光燦燦的鎖鏈。

  “這是什么靈寶,竟然如此厲害?”

  孟極好奇問道。

  白澤也飛上前,看著鎖鏈若有所思,心中暗想,“看來這就是陛下曾經說過的秩序神鏈了,沒想到陛下這么快就成功了,難怪這么著急招我回來。”

  魔瞳的身上已經布滿了細密的金色符文鎖鏈,遠遠看去極為震撼,整個天空都被這巨大的眼球和無數的鎖鏈占據。

  很快,隨著秩序神鏈開始收縮,魔瞳發出痛苦的哀嚎,眼球的瞳孔散發著滔天的恨意,但在秩序神鏈的封鎖下,它根本無法掙扎,甚至連自爆都無法做到。

  “白澤叔叔,你還沒告訴我們這鏈子是什么寶貝呢?”

  小灼華從孟極身后探出腦袋,眼冒金星地看著那些金燦燦的鎖鏈,看她的樣子,仿佛恨不得馬上將其收入囊中。

  小狐貍心思單純,看到好東西自然想要據為己有,那顆讓自己師父還有白澤如臨大敵的眼瞳,在這根鎖鏈面前居然不堪一擊,這讓她瞬間對秩序神鏈來了興趣。

  白澤笑道:“若我所料不差,這應該是陛下親手煉制的秩序神鏈,秩序神鏈承載著天地之間的秩序法則,代表著天條律令,自然威力無窮。”

  孟極瞳孔一縮,驚道:“什么!這鎖鏈就是天條?”

  他趕忙仔細觀看魔瞳身上的鎖鏈,只覺得每一個符文都是那樣的玄妙莫測,難以理解,看久了雙眼還隱隱有些刺痛,只覺得眼前盡是一片璀璨的金光。

  不得以,孟極只能再次睜開眉間的金色眼眸,以神眼觀察秩序神鏈。

  只見天地瞬間變化模樣,魔瞳仿佛化作透明,一根根血管,一縷縷魔氣,甚至每一寸血肉都被孟極看個一清二楚,而它體內的秩序神鏈也同樣逃脫不過。

  一根數丈長的金色鎖鏈,緊緊地扎根在魔瞳的深處,最核心的幾枚符文正在閃耀著光芒。

  孟極仔細揣摩符文,慢慢地就隱約看見這幾枚符文化為一行細小的遠古神文。

  孟極看著這行神文有些著迷,緩緩地念道:“天條律令,曰,混沌魔神浮明侵擾太白星,觸犯天規,依律誅除。”

  話音剛落,秩序神鏈就劇烈波動,無數的符文鎖鏈也猛然收緊,魔瞳發出陣陣慘烈的嚎叫聲,但也只能被迫縮小,最后不僅聲音漸息,原本數千萬里大小的魔瞳,也變成一顆巴掌大的石球。

  最后,巴掌大的石球懸浮在空中,一根根細小的鎖鏈纏繞其上,鎖住了魔瞳的一切魔力。

  白澤驚訝地看著孟極,問道:“孟極道友,你能看到這鎖鏈上的神文?”

  孟極點點頭,“我這神眼可以破偽存真看透事物的本質,鎖鏈上的符文只是表象,核心還是鎖鏈深處的話語,言出法隨!真不愧是天帝啊!”

  烏金神鏈雖然材質不凡,但威力還不足以鎮壓一尊大羅金仙巔峰的強者,最重要的還是帝俊添加進去的符文,讓它產生了質變。

  帝俊雖然還不是真正的天帝,但三十三天外的星空本就屬于他的地盤,在這里,他就和真正的天帝沒有任何區別,口含天憲,一言一行都具有莫大的威力。

  烏金神鏈加上帝俊的符文律法,就這樣變成了秩序神鏈,整片星空的力量源源不絕的加持在秩序神鏈上,任憑魔瞳生前是何等的神通廣大,都無濟于事,直接就被輕易的鎮壓。

  白澤也贊嘆道:“陛下的神通真是越發的厲害了,如此棘手的混沌魔神,都不是其一合之敵,我們之間的差距也是越來越大了啊!”

  白澤是最早投靠帝俊的一批人,早在紫霄宮講道之前,就被帝俊的氣度所折服,自愿加入其麾下效力。

  一開始他還能緊隨著帝俊腳步往前走,可隨著帝俊突破到混元境界后,實力一日千里,現在的他已經連其影子都看不到了。

  白澤感概了一陣,看著太白金星上一片狼藉,四處亂竄的魔氣,只能收拾心情,清理現場。

  不過在這之前,還要先處理好魔瞳化成的石球,將其收起來。

  白澤來到石球前,伸手抓住石球就要收起來,不料石球紋絲不動,氣氛頓時凝滯。

  孟極和小灼華一眨不眨的看著白澤,盯著他手中的石球。

  “白澤道友怎么了?”

  白澤眼角抽搐,竟然忘了這石球原本的重量。

  無妨無妨!!新筆趣閣

  我白澤堂堂一個大羅金仙,還能拿不起區區一顆石球?剛才只是大意了,沒使夠力氣罷了。

  接下來,看我如何拿捏他!!

  白澤咳了咳,道:“無事,剛才忽然有點手滑,等我收了這石球,清理干凈這里的魔氣,再和孟極道友去拜見陛下。”

  孟極看了看石球,又看了看白澤,面色有些古怪,這白澤該不會是拿不動這顆石球吧?

  孟極心中隱約有了猜想,但又不十分確定,只得笑著點了點頭。

  他不知道的是,白澤雖然是大羅金仙,但一身神通卻不以肉身見長,以白澤的肉身力氣,扛起一兩座大山輕而易舉,可要是想拿起一顆星辰,還是差遠了。

  果然,這次白澤動用渾身法力,臉上都現出豬肝色了,石球也僅僅只是挪動了寸許的距離。

  片刻后,他只能頹然放棄,罵罵咧咧地道:“這些該死的混沌魔神,也不知是吃什么長大的,一個兩個怎么就那么重?”

  白澤臉都丟光了,一個勁兒的罵個不停。

  孟極心中偷笑,走上前打量著石球,摸了摸下巴道:“白澤道友,要不……讓我試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