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筆閣 > 洪荒,再造乾坤 > 第63章 裂開
  聽到打賭,白澤忽然就冷靜了下來,接著又看了孟極幾眼。

  白澤的面色變得有些古怪,沒辦法,打賭這招他實在太熟了,平時都是他用這招來騙人的,沒想到今天居然會有人把它用在了自己身上。

  白澤心中微動,天賦神通自動推演禍福吉兇,看看打賭的勝算,不出所料,果然又是兇卦。

  “打賭還是免了,如此雕蟲小技,還想騙到我太白金星的頭上,孟極道友未免也太小瞧我了。”

  孟極笑道:“反正也只是嘗試一下,原本我也不敢確定這招一定湊效,正猶豫著呢,所以才這般拖延,找你打賭。”

  “可看到白澤道友拒絕打賭,我心中反而定了下來,看來這次是真的要成功了。”

  孟極知道白澤算卦推演天機十分了得,所以想借打賭的名義,試探一下,看看冷熱交替開山法的成功率,在庚金礦山中好不好用。

  要是白澤答應打賭,說明這方法不可行,要是不答應,則反之。

  現在看來,效果應該不錯!!

  白澤瞬間明白自己上當了,他居然用自己的天賦神通給孟極推算了挖礦的可行性。

  不過,他現在最在意的,已經不是這個了,而是好奇孟極究竟想了什么辦法來挖礦。

  他看著遠處肆虐橫行的荒古火龍,驚人的熱浪甚至都直逼到他這里,要知道他距離九條火龍可是有著千里之遠。

  “難道他打算用火烤化庚金礦山?不可能?除非他能突破庚金罡氣層,用火直接煅燒山體,不然僅僅用烤的辦法,這點程度的火焰根本沒指望,若是把帝君的太陽真火請來還差不多。”

  白澤皺緊眉頭,實在想不出來孟極這樣做的用意。

  孟極見白澤不上當,也就沒搭理他了,專心操縱起眼前的九條荒古火龍,小心翼翼的不讓他們觸碰到庚金罡氣層,以免引發暴動。

  庚金罡氣層其實很厚,都是由山體內的先天庚金,經過漫長歲月一點一滴積累起來的,足足有上百公里厚,籠罩著數萬丈高的庚金礦山。

  也正是有著這層驚人的庚金罡氣層保護,才讓這座山中的先天庚金得以留存至今,沒讓白澤給開采完。

  整座礦山和庚金罡氣層,在孟極的金色神眼面前無所遁形,只見無數的庚金罡氣圍繞著礦山,無形的劍影在其中游曳。

  “這個庚金罡氣層簡直就是庚金礦山天然的守護大陣,有了這層庚金罡氣,這座礦山就好像一個隨時爆炸的超級火藥桶,只要有少許的火星,都能將其引爆。”

  也正是因為如此,孟極才不敢直接劈山挖取庚金,之前要不是小灼華的火焰刀攻擊力度比較弱,估計整座庚金礦山都要暴動起來。

  孟極沒有選擇直接操控火龍攻擊庚金礦山,因為他知道憑借庚金礦山的硬度,就算他真的攻擊礦山,也不會有什么用,反而要承受庚金罡氣層的反噬。

  既不能直接攻擊礦山,也沒有太陽真火這樣能夠直接融化礦山的火焰,孟極現在唯一能想到的辦法,就是用熱脹冷縮的辦法,讓礦山自己裂開。

  畢竟這庚金礦山看似是一個整體,渾然如一,無懈可擊,但實際上它內部結構,遠遠比大家想象中的要復雜的多。

  孟極用神眼摸清楚礦山的內部結構,再利用熱脹冷縮的辦法,讓它自己裂開一個小口子,從內而外攻破這座礦山,這樣一來,就算庚金罡氣暴動起來,也不會像之前第一時間就攻擊反噬他了。

  孟極把荒古火龍的熱量全部集中在礦山的一點,這個部位的礦石,漸漸從熾白的顏色變得通紅,庚金罡氣也隱隱有些不穩定,無形的劍影都加速游動了起來,只是沒找到讓它宣泄的目標。

  庚金礦山高數萬丈,連綿起伏也有好幾千里,而庚金罡氣層包裹著整座礦山,這樣海量的無形劍氣一旦爆發起來,后果不堪設想,以孟極目前的境界,就算不死也要脫層皮。

  時間流逝很快,孟極掐指一算,十個時辰過去了,礦石也被烤得徹底通紅,如同透明的紅寶石一樣。

  孟極右手從懷中拿出水臟瓶,拋了出去,接著一個法決打入瓶中,水臟瓶又飛出去數丈遠,瓶口向下,倒懸在空中。

  很快,一股股黑水從瓶口中冒出,正是至污至穢的先天葵水。

  孟極一個凝霜術施展出來,綿延數千里把庚金礦山包圍起來的先天葵水,忽然就結成了冰,周圍的氣溫,一瞬間降了下來。

  “咔嚓!咔嚓!!”

  一瞬間,從極熱到極冷,庚金礦山的山體也終于承受不住,開始從內部裂開一條條細密的裂紋,發出聲響。

  “成了!總算裂開了!”

  孟極把金色神眼睜開到最大,一道神光照射在庚金礦山的山體上,只見那數萬丈渾然一體的山體上,裂開了一片一兩公里的區域,無數的碎石向山腳滾落,其中就有他念念不忘的先天庚金之精。

  可還沒等孟極高興,下一秒他的臉色就忽然一變,大叫不好!!

  “白澤道友,快帶著小灼華走!!”

  孟極只來得及吼了這么一聲,瞬間就收起水臟瓶,頭頂的紫極葫蘆也極速變大,托在他腳下,直接就化作一道光芒,消失在原地。

  “轟隆隆!!”

  無窮無盡的庚金罡氣瞬間暴動,耀眼的白光沖霄而起,很快就沖出了太白金星,狂暴的氣浪也席卷整顆星辰。???.

  “我#@*,這該死的庚金罡氣怎么還是爆炸了,差點就交代在那兒!!”

  距離庚金礦山數千里外的地方,被埋在土里的孟極罵罵咧咧的吐著口里泥沙,一邊口吐芬芳,一邊尋找著白澤和小灼華。

  “大意了,實在是太大意了!!”

  孟極抬頭心有余悸地看著那道沖霄而起,射入星空的庚金罡氣,心臟怦怦亂跳。

  希望小灼華沒有受傷吧!

  不過白澤就在她身邊,這點程度的爆炸,應該還傷不到他們,自己比他們靠得還近,這都能跑得了,更別提他們了。

  與其擔心他們的安危,倒不如想想接下來還有什么辦法挖礦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