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筆閣 > 洪荒,再造乾坤 > 第62章 冷熱開山秘法
  隔垣洞見在后世被列為天罡三十六變神通之一,當然不可能只有透視這一點能力,神通大成之時,可以看破無盡空間,解析大道法則。

  孟極眉心金眸神眼睜開,凝神靜氣,射出的神光如鏡如劍,照射一切,斬破一切,它仿佛一柄利劍,劃破庚金礦山所在的無盡虛空。

  白澤也有些驚訝,說實在的,他一直看不懂孟極,說他強吧!他也只是個太乙金仙,可說他弱吧,那一身神通法術加持起來卻又堪比大羅金仙。

  這十大先天靈根就這么厲害?這先天葫蘆藤的傳承還真是令人羨慕啊!

  白澤當然不知道孟極身負兩大傳承,在洪荒中,跟腳決定著傳承,傳承則決定著神通的多寡還有強大與否。

  沒一門神通創造出來都不是那么簡單的,尤其是厲害的神通,那都是有傳承的。

  孟極一個太乙金仙,研究出一些普通法術很輕松,可要是想研究出隔垣洞見這樣強大的神通,還差得遠呢!

  所以白澤第一時間想到的就是孟極身上的先天葫蘆藤傳承。

  其實孟極原本的葫蘆藤傳承也不算差,七只葫蘆那就是七種神通傳承,再加上好幾種大道法則,一經出世,那就是妥妥的人生贏家。

  要不是孟極選擇合并所有大道,把大部分的精力用在專修力量大道上,他憑借著天生親和的木之大道,絕對可以很輕松的突破大羅金仙境界。

  現在進境緩慢,也只能說人各有志,屬于自己的選擇。

  好在孟極在昆侖山桃花谷的時候,把力量大道的框架搭好了,現在各種大道都已經納入力量大道之中,以后修煉木之大道,就等同于修煉力量大道。

  孟極已經決定,等把身上的業力清除完畢以后,就安穩下來專心把其他的大道修煉到圓滿境界,看看力量大道有什么突破。

  萬法歸一,本就是力量大道正統的修煉方法。

  ……

  孟極使出隔垣洞見神通,庚金礦山中所有庚金礦脈的分布情況,在他的眼中一覽無余,清清楚楚。

  最后,孟極選擇了一個庚金最多,埋得也不是很深的方向,準備嘗試挖掘。

  為了以防萬一,孟極還把紫極葫蘆懸在自己的頭頂上,垂下道道光幕,護住自身周全。

  按照五行相生相克之道,火能克金,于是孟極的手中很快凝聚了一柄由火焰法則構成的神劍。

  這柄神劍燃燒著熊熊火焰,其劍身上有荒古火龍纏繞,滔天的熱浪滾滾襲來,散發著灼熱而刺眼的光芒。這火焰神劍的威力一看就知道不俗,比起小灼華之前的火焰刀強上了千萬倍不止。

  火焰神劍一出,白澤就已經把小灼華帶到千里之外,以免被誤傷。

  畢竟小灼華的修為境界還是太弱了。

  “這家伙不會想硬來吧?這點威力可劈不開庚金礦山!”

  白澤搖了搖頭,嘆息道。

  小灼華皺起眉頭,不高興道:“師父的火龍神劍看著很厲害啊!怎么可能劈不開這座山?”

  白澤笑道:“你師父的火焰大道修煉得不錯,單單在火焰一道的修煉上,我也比不過他,他想憑借五行相克之道,以火克金,卻還是差了點。”

  “這無數先天庚金所形成的礦山可不是那么簡單的,且不提礦山本身有多堅硬,就單單說山體外包裹的那層先天庚金罡氣,就不是那么容易攻破的。”

  “我一個大羅金仙當初為了挖出幾塊先天庚金,都費了好大的勁,靠著水磨工夫,花了幾十年時間,才勉強挖出來。”

  白澤一邊感嘆,一邊看著遠處的孟極。

  “挖幾塊石頭有這么難的嗎?不過……既然連白澤叔叔都能挖出來,想必師父也能挖出來吧!”

  小灼華看著孟極,邏輯清晰的分析道。

  白澤先是一愣,好半響才反應過來,面色古怪的看著小灼華,什么叫做連我也能挖出來,我可是大羅金仙哎!比你師父高出一個大境界的大羅金仙。

  白澤的心臟有些梗塞,但他又不能和一個小姑娘較真,只能無奈轉頭,不再說話。

  孟極手中的火焰神劍此時已經纏繞著九條荒古火龍,眼見時機成熟,火焰神劍就被他拋在半空中。

  九條火龍瘋狂咆哮,如同掙脫韁繩的野馬,脫離劍身,沖天而起。

  孟極遙遙掌控神劍、刺向庚金礦山,九條荒古火龍緊跟著神劍,張牙舞爪,散發著無盡的熱浪。

  就在火焰神劍、火龍即將撞擊在先天庚金罡氣層,即將引爆庚金罡氣的時候,神劍和火龍全都停了下來。

  “這是怎么回事?”白澤滿是不解,看著戛然而止的火龍,預想中的爆炸沒有發生,他現在恨不得直接幫孟極指揮火龍撞上去,“你不是要劈山的嗎?”

  孟極無辜攤手,說道:“我又不傻,你之前說的話,我又不是沒聽到,你一個大羅金仙都差點扛不住的先天庚金罡氣,你總不能指望我一個太乙金仙硬抗吧!”

  白澤瞠目結舌,指著火焰神劍和火龍說道:“那你凝聚出這些東西干什么?總不能是閑著無聊的吧?”

  孟極笑了笑,“有何不可!!”

  白澤無奈,“好好好,你贏了!!不過你既然不打算挖礦,那今天就先到這里吧!我們先回去休息,日后你再來也一樣。”

  孟極眉毛挑起,奇怪道:“誰告訴你我不挖礦了,我這神劍、火龍都凝聚出來了,怎么可能不挖?”

  白澤瞪大了眼睛,牙疼道:“你不是說鬧著玩的嗎?你要挖礦,你倒是劈下去啊!”

  孟極撇撇嘴,“我隨便說說的,這你也信,我又不是真吃飽了沒事干,怎么可能是鬧著玩,誰說挖礦就非得劈山的……”

  “不劈山怎么挖礦?”

  白澤眉頭都擰在一塊了,看著孟極胸有成竹的樣子,百思不得其解。

  孟極搖搖頭,用可憐的眼神看向白澤,沒文化真可怕,連最基本的熱脹冷縮都不懂,只知道用蠻力劈山。

  白澤被孟極的眼神搞的惱羞成怒,冷哼道:“我就不信你這樣一動不動就能挖出庚金!”

  孟極嘿嘿笑道:“你既然不信,那我們來打個賭如何?我今天要是能挖出庚金來,你就答應我一件事,如果我挖不出來,我就答應你一件事!公平公正,童叟無欺!!”

  “怎樣賭不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