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筆閣 > 洪荒,再造乾坤 > 第57章 不周山
  孟極和青丘娘娘辭別后,就和白澤匯合了,小灼華依依不舍的看著身后的涂山,緊緊抓著孟極的衣角。

  “怎么?舍不得離開涂山?”

  孟極輕聲問道,小姑娘剛找到親人,舍不得離開青丘,舍不得族人,他很理解,這次前往不周山終究太倉促了。

  小灼華輕輕點頭,“我原本還答應紅紅姐姐,要等她閉關出來呢!可我卻先走了,也不知道紅紅姐姐會不會怪我。”

  “傻徒兒,你不是給你紅紅姐姐留了禮物嗎?相信她會原諒你的,實在不行,等你修煉有成再回來看看她不就好了。”

  小灼華抱著孟極大腿,呢喃道:“可是那樣要好久呢!說不定要幾百年!幾千年那么久!”

  孟極搖搖頭,幾百年幾千年?說真的,這點時間對于現在的孟極來說,就如同彈指一瞬,閉個關的時間罷了。

  他隨便參悟一下大道,一個疏忽都有可能過去幾十上百年,真閉關修煉的話,時間真就不知怎么流逝的。

  “好了!青丘就在這里,以后有的是機會回來看看,你白澤叔叔已經動了,我們現在出發跟上,去不周山吧!”

  “嗯!師父!!”

  說著,孟極腰間的紫極葫蘆自動飛了出來,變大后停在跟前。

  孟極和小灼華坐在葫蘆上,跟上飛在前面的白澤。

  ……

  洪荒世界極其廣袤,青丘位于心宿之下,不周山則處于世界中心。

  三個月后,孟極從虛空亂流中走出,紫極葫蘆變小,重新掛回了腰上。

  “三個月的時間,也不知穿梭了幾億億里,現在總算是到不周山了。”

  孟極松了口氣,總算是走出來了,三個月時間,穿梭在空洞的虛空亂流中,那種枯燥乏味的滋味真不好受,小灼華更是早早就支撐不住,變回小狐貍躲到他懷里陷入了沉睡。

  他看了看懷里的睡得香甜的小灼華,不由會心一笑,摸了摸她的小腦袋,就看向眼前這片連綿不絕的山脈。

  只見一座上不見頂,前后左右也極為寬廣,不知盡頭的神山橫亙在大地上,無盡的威勢鎮壓四方,讓人生出渺小之感。

  “中央那座神山就是不周山,我每次看到都免不了心潮澎湃,周圍的萬丈山峰在別處也算是高了,可和它比起來,就好像個小土丘一般,不值一提。”

  白澤出現在孟極身旁,感慨道。

  孟極認同的點了點頭,沒見過不周山以前,上萬丈的高山他都覺得巍峨龐大了,可在見過不周山后,他才知道什么是一覽眾山小。

  孟極好奇地打量著不周山,問道:“白澤道友,我曾聽聞不周山遍地是寶,不知道是真是假?”

  白澤啞然失笑,“你從那里聽來的不靠譜傳聞,就算不周山以前真的遍地是寶,這么多年以來,也早就被洗劫一空了,怎么可能還剩下寶貝。”

  “不過,真要說到寶貝的話,這不周山上還真有一件神物。”

  “是什么樣的神物?”孟極好奇問道。

  “還能是什么?不周山號稱天柱,上通于天,下接于地,支撐著天地,但它還有另一個稱號,那便是天人通道。它之所以有這個稱號,就是因為這件神物,山巔上長著的那棵通天巨樹,洪荒第一神木‘建木’。”

  “建木可以貫通空間,干涉時空,看著不算高大,仿佛只有數百丈高,可是樹干卻可以連通三十三天,樹冠更是在星空中伸展。”

  “它天生就是連通天地的通道,不論是任何人都可以通過建木,往來于天地之間,說它是第一神木絲毫不過。”

  “建木……”孟極喃喃自語,這個他還是了解的,畢竟建木和葫蘆藤同為洪荒十大靈根,彼此之間還是有些信息傳承的。

  孟極身為葫蘆藤孕育的葫蘆化生,對于建木也有不少了解,只是一直無緣相見,這次有機會一定好好觀摩,說不定他的木之大道還能有所長進呢!

  “好了,孟極道友要是對建木感興趣不如親自去看看,總好過在這閑聊。”

  白澤微笑著道。

  孟極回過神,問道:“白澤道友回到不周山,不用先去匯報嗎?”

  “不著急,我現在最大的任務就是安頓好孟極道友,省得將來道友怪我招待不周。”

  “來來來,我正好帶你去太白金星瞧瞧我的洞府,你不是想要庚金之精嗎?這些都在我洞府里。”

  白澤說著就推著孟極往不周山深處飛去,孟極盛情難卻,就只能無奈的跟著。

  半響,兩道流光落在不周山巔。

  “來者何人?”

  一隊數百人的金甲神將持戈,攔住孟極和白澤的去路。新筆趣閣

  白澤上前說道:“是我!諸位兄弟辛苦了!!”

  為首的神將看到白澤,神情恭敬,拱手道:“原來是太白金星大人,末將昆吾失禮了!”

  白澤擺擺手,微笑道:“昆吾將軍職責所在,何來失禮!”

  昆吾神將點頭,揮手讓手下放行。

  孟極和白澤穿過重重關卡,朝著山頂前進。

  “沒想到建木周圍守備如此深嚴,那昆吾神將少說也有太乙金仙的境界吧!”

  走遠以后,孟極回頭看了眼這些身披金甲的天兵天將。

  白澤不以為然,說道:“昆吾的確是太乙金仙,但要說到守備深嚴,這倒不然,這幾百人安排在這里,其實也就做做樣子罷了。”

  孟極驚訝道:“我看不像啊?這些天兵天將們也挺盡忠職守的,怎么看也不像是做做樣子!”

  白澤撇撇嘴,搖頭說道:“我并非說他們尸位素餐,而是說他們起不到作用罷了,一個太乙金仙,既守護不了建木,也攔不住強闖之人,除了當個擺設以外,沒什么用處。”

  “建木乃是神木,普通的大羅金仙都難傷它半分,昆吾一個太乙金仙,要是來了強敵,也不知道是他在保護建木,還是建木在保護他。”

  “既然如此,那換個人來看守不就行了?”

  白澤嘆息道:“哪有那么容易,如今天庭可謂是要人沒人,就這樣,十年前還調了批人手到紫府洲鎮壓東王公手底下的仙人,不周山這個大本營早就空了,不然看守建木這等要事,也不會只有區區的幾千個人看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