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筆閣 > 洪荒,再造乾坤 > 第56章 辭行(本卷終)
  小灼華唯恐天下不亂,配合道:“當然算了,白澤叔叔不守信用!!”

  白澤喪著臉,“你們師徒倆就不要拿我開涮了,我總不能扒了自己的皮毛送給你們吧!孟極道友、還有灼華小祖宗,你們就放過我吧!”

  “實在不行,我拿別的東西來換,可不可以?”

  孟極也不是真想要他的毛發,于是見好就收,說道:“好了,我們不開玩笑了,你的皮毛就自己留著吧,不過要我帶著小灼華跟你去不周山的話,還要先和青丘娘娘說一聲。”

  “還有,你不是說自己洞府里還有一些先天庚金之精嗎?我正好需要一些來煉寶,你要是把這些先天庚金之精給我,我就和你走一趟不周山。”

  白澤喜出望外,高興道:“真的?就這么簡單?”

  “我白澤別的東西不多,就是庚金之精管夠,那玩意在我那里到處都是,你想要就自己去拿好了,只要你能拿走,想要多少拿多少,我絕不攔著。”

  白澤是三十三天外太白金星上孕育而生的先天神獸,而在太白金星內,別的東西都稀缺,唯獨不缺金屬。

  金銀銅鐵等等金屬,應有盡有,洪荒中用來煉制靈寶的稀缺天材地寶‘庚金’更是有整整一條礦脈。

  庚金礦脈中,自然也少不了庚金的精華‘先天庚金之精’的身影。

  不過這玩意兒收集起來也確實有點小麻煩,但都不算是事,大不了就讓孟極礦脈里待著,時間久了總能找到的。

  “哈哈!!既然白澤道友如此爽快,我也就不矯情了,就算不周山是龍潭虎穴,我也闖定了。”

  “孟極道友多慮了,我們天庭正是用人之際,又怎會傷害道友,此行于道友而言只有好處,帝君也會重用道友的。”

  “聽聞帝君正在找人擔任各部的天尊正神,還以五方五行設立了五尊大帝之位,孟極道友此行,說不定還能謀得個天尊、大帝的果位呢!”

  孟極微微失神,天尊大帝?不是三清四御嗎?不對!三清四御那是后來玉皇大帝上位以后才有的,現在應該還沒有。所謂的五方五老,大帝之位,應該是指青帝、赤帝、黃帝、白帝、黑帝。

  就是不知道這五方五老是何方神圣,神通如何?

  “我孟極別的本事沒有,這個自知之明還是有的,天尊大帝之果位何等尊貴!又豈是我一個小小的太乙金仙能夠染指的?德不配位,必有災殃!白澤道友還是饒了我吧!莫要再說此等話語。”

  孟極搖了搖頭,什么天尊、大帝,他根本不感興趣。他加入妖族天庭,也只是想借妖族的勢力震懾巫族罷了,順便混點功德洗清身上的業力。

  等以后境界突破大羅金仙,孟極自然會找個機會脫離巫妖量劫的漩渦。等巫妖量劫過后,沒了巫族的針對,只要他不暴露身負魔祖羅睺傳承的事情,就絕對是安全的。

  “孟極道友實在是太謙虛了,你雖然只是太乙金仙,但一身神通本領,卻堪比大羅金仙,當一部正神,坐穩天尊之位,那是綽綽有余了!”

  白澤開心說道。

  “就是!就是!!”

  一旁的小灼華也連連附和,深以為然。

  孟極微微搖頭,嘆息道:“好了,既然決定要走,我們也就不要耽誤時間了,小灼華,你和我先去找青丘娘娘告個別吧!順便收拾下東西!”

  “好的,師父!!”

  小灼華微微點頭,接著就被孟極拉起手,消失在楓樹林中。

  白澤看著孟極消失的身影,啞然失笑。

  “這家伙,怎么比我還心急?我這先天庚金之精不會是給虧了吧!!”

  ……

  青丘洞天。

  一處別院里,此處有小橋流水,亭臺樓榭,周圍的池塘內,還種滿了各色的蓮花,芳香四溢,美不勝收。

  一條小船上,一只玉手忽然從簾子伸了出來,摘下船邊一朵粉嫩的水蓮花,幾滴仙露在花瓣間跳動,滑進青丘娘娘的嘴中。

  “今日的蓮花仙露還不錯,滋味更勝往昔,十年前的帝流漿還真是讓我青丘洞天受益匪淺啊!”

  “是的呢!娘娘!!”一旁的小侍女說道,“不僅是蓮花仙露更美味了,整個青丘洞天的靈氣也都濃郁了很多,紅紅前些時日還突破到了玄仙境界,真令人羨慕。”

  “涂山紅紅?那小丫頭也突破了?喜事還真是一件接著一件啊!”

  青丘娘娘品嘗了蓮花仙露,又聽聞了族中有人突破,心情大好。

  她正打算接著聊下去,忽然船頭方向泛起空間漣漪,孟極和小灼華出現。

  “這心情才剛好,討厭的家伙就來了,哎!看來今天是高興不起來了。”

  面對青丘娘娘的吐槽,孟極臉上抽搐一下,小灼華也撅起小嘴巴,跑到青丘娘娘懷里撒嬌。

  “娘娘說笑了!孟極此行的目的,是特地來向娘娘辭行的。”

  “哦?”青丘娘娘疑惑問道,“孟極道友為何要辭行?不是說好了要待在青丘五百年的嗎?如今才十年光景,就要離開,可是我青丘招待不周啊!”

  孟極搖頭道:“并非娘娘招待不周,實在是計劃趕不上變化,孟極需要與白澤道友一起提前趕往不周山,還請娘娘恕罪。”

  “又是白澤這個家伙!自從他來了青丘,整個青丘就沒消停過,如今連我的客人也想拐走,哼!!”

  青丘娘娘氣呼呼的盯著洞天外的某處,手里的水蓮花直接砸了出去,一陣空間漣漪泛起,直接就砸在白澤頭上。

  水蓮花剛來到白澤的頭頂,直接變成一團清水,淋了白澤滿身,白澤無辜的看向青丘娘娘,聳了聳肩。

  教訓了白澤后,青丘娘娘才又看向孟極,說道:“我本來是不該阻攔你的,只是你是小灼華的師父,不管怎么說,也算是半個青丘的人。眼下這天庭建立,也不知道是福是禍,你又何必趟這趟渾水呢?”

  孟極微微笑道:“我與娘娘不同,天庭對于娘娘來說,是潭渾水!可對于孟極來說卻是潭清水,一眼就能看透的清水,我與天庭各取所需罷了,遠沒有您想象的那么危險。”

  青丘娘娘皺眉,看著孟極的眼睛,問道:“清水?你就這么肯定自己看到的就一定是對的!”

  孟極搖頭道,“我不敢確定……但我知道一件事,那就是如今洪荒的大勢在天庭,此乃大勢所趨,氣運匯聚之下,任何人的阻撓都改變不了什么。”

  “大勢所趨……”青丘娘娘喃喃自語。

  “天有定數,神通不敵!大勢不可逆,順之者昌,逆之者亡!孟極十分明白自己要的是什么,也十分明白自己在做些什么,還請娘娘放心。”

  “神通不敵天數!”

  青丘娘娘念了幾遍,方才回過神來,嘆了口氣道:“看來孟極道友是下定決心,一定要去不周山了!”

  “既然如此,我也就不攔你了,小灼華就拜托道友多多照料了。”

  孟極看了眼小灼華,把她拉到身邊,正色道:“我一定會保護好小灼華的,娘娘放心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