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筆閣 > 洪荒,再造乾坤 > 第55章 談條件
  孟極思考著,卻摸不清楚白澤的真實想法,旁邊的小灼華收了法術,也來到孟極身邊,好奇地看向白澤,向他問好:“白澤叔叔!”

  白澤笑吟吟的看著身穿紅裙的小灼華,微笑道:“小灼華竟然長高了不少,也學會本事了,這么大的獅子也能打殺,這法術可真厲害。”

  小灼華被夸得很不好意思,神情忸怩地道:“也沒那么厲害了,都是師父教我的,師父才是最厲害的呢。”

  白澤哈哈笑道,“你師父是厲害,但這也是你學來的本事不是,如果不是你自己有天賦,這法術人人都能學,可為什么別人就學不會?所以一個人的天賦也很重要,依我看,不是你師父有厲害,而是他的徒弟厲害才對。”

  小灼華頓時眉開眼笑,被白澤哄得團團轉。

  孟極看不下去了,給了小灼華腦門一個板栗,沒好氣道:“傻徒兒,白澤這神棍的話你也信,別到時被人賣了你都不知道。”

  教訓完徒弟,孟極轉過頭說道,“白澤道友邀請,我本來不應該拒絕的,只是我十年前剛好答應了青丘娘娘,要留在涂山教導小灼華五百年時間,好盡到做師父的責任,這個時候實在脫不開身,非常抱歉。”

  白澤微微愣住,轉而笑道:“這也不算什么大事,只要你同意,待會我去和青丘娘娘道別時,順帶幫你說說情就好了。”???.

  說著,他頓了一下,看到小灼華不開心,又說道,“至于小灼華,我們一起帶上她不就行了,在涂山是教,難道在不周山就教不了了?”

  小灼華很高興,轉嗔為喜,期待的看著孟極。

  孟極微微一笑,淡淡道:“白澤道友明知我不是這個意思,又何必明知故問呢!”

  白澤瞪大眼睛,看了孟極好半響,才腰肩一垮,耷拉著臉道:“好吧好吧!告訴你也無妨……”

  他原本是想用搶占洞府的名義,誆騙孟極和他提前回不周山的,既然孟極不上當,那干脆就不騙了。

  就在剛才,他接到了帝俊的命令,讓他趕緊回不周山,準備和所有天庭重臣商議天條之事。

  茲事體大,白澤當然也動用了本命神通,推演天機,測算吉兇禍福。

  這不算不要緊,一算之下竟然又是兇卦。

  而且這個兇卦還是自己的,真是報應啊!

  給別人算了一輩子兇卦的他,沒想到有一天兇卦也在自己的身上應驗了。

  這樣他趕忙推演解決之法,結果推演來推演去,發現貴人居然是孟極。

  只要把孟極帶上,就能逢兇化吉,遇難呈祥。

  這可把白澤樂壞了,趕緊想起了要找孟極,這才有了提前邀請孟極跟他到不周山的事情。

  白澤當然沒有把拉孟極做擋災之物的事情如實交代,只是告訴了他,帝俊現在要商討如何訂立天條,想要拉孟極一起,提提意見之類的。

  “事情就是如此,帝君想讓我制定個章程出來,可這天條之事,我哪里有什么注意啊!想要找個人商量,可整個青丘,我除了青丘娘娘也就只有孟極道友這么一個知己,這不就想到孟極道友身上了嘛!”

  孟極將信將疑,詢問道:“那你也可以找青丘娘娘啊,立天條這等大事,你就是找我我也說不出個一二三來,娘娘神通廣大,見識非凡,對于洪荒大小事情也十分了解,問她不比找我要強嗎?”

  白澤略微咳了咳,掩飾了下心虛,解釋道:“這還不是帝君催得緊,讓我趕緊回去嘛!我今天就要走了,哪有時間聆聽青丘娘娘的教誨,只能邀請孟極道友一齊上路,好有個朋友能商量商量。”

  孟極撇撇嘴,他一看白澤就知道他心中有鬼,不過這天條之事,他還是比較感興趣的,也想看看這傳說中的天條是怎樣一個存在,又是怎么立起來的。

  更何況,他之前也答應了白澤,將來會加入天庭,為天庭效力。

  既然沒有必須拒絕的理由,那么答應他倒也無妨,正好可以借此事敲詐點好處出來。

  孟極冷哼道:“想要我和你去不周山也不是不行,不過我有幾個條件,你要是答應了,那我也答應你。”

  白澤一喜,連忙道:“答應答應,不管是什么條件我都答應你!!”

  “我都還沒提什么條件呢!你就滿口答應了,就不怕我真提出些刁難你的事情?”

  白澤拍拍胸膛,豪氣干云道,“只要是我白澤能做到的事情,或者是我身上有的東西,我都能答應,孟極道友有什么條件,盡管提就是。”

  孟極上下打量了他幾眼,看到他滿頭飄逸雪白的秀發,一個促狹的念頭涌上來,眼珠子一轉說道:“這可是你說的?我可沒逼你。”

  白澤打了個冷顫,他從孟極的眼神中感受到了深深的惡意,但事情到了這一步,也只能硬著頭皮上了。

  “當然!!”

  孟極嘿嘿笑道:“很好!那我就提要求了,希望白澤道友能信守承諾。”

  “你提吧!就算是上刀山下油鍋,我也認了。”

  白澤硬著頭皮說道。

  “沒那么夸張,我提的條件,還沒有上刀山下油鍋那么嚴重,我只是感覺最近天氣變冷,想做身衣服御寒,我聽說這白澤神獸的皮毛最是柔軟舒適,御寒能力也非常好,皮我就不要了,不知這毛發白澤道友能否割愛……”

  “不行不行!!”

  白澤大驚失色,雙手護著自己的頭發,腦袋搖成了撥浪鼓。

  “別的我都能答應,唯獨這頭發堅決不能動!此事事關尊嚴,事關形象,我白澤就算是死也絕不可能答應的。”

  孟極慢悠悠道:“方才白澤道友可不是這么說的,哎!這都說了些什么來著?我也記不清了,小灼華,剛才你白澤叔叔是怎么說的?”

  小灼華笑嘻嘻道:“師父,白澤叔叔剛才說的是,不論是什么事情,或者是什么東西,只要是他能做到或者是擁有的,他都能答應師父。”

  孟極挑了挑眉毛,故意拿捏著語氣問道,“那這皮毛算不算是他的東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