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筆閣 > 洪荒,再造乾坤 > 第49章 使者
  在太一祭出混沌鐘的時候,孟極就看不到方諸山內的任何畫面了,自然也聽不到帝俊對太一所說的話。

  青丘洞天內春光燦爛,風景如畫,少了大羿和相繇的攪和,瑤臺上也恢復了其樂融融的景象。

  孟極把玩著葫蘆,想著心事。

  他如今和巫族已經成了死敵,想要活命的話,要么找個風水寶地隱居躲起來,要么就加入妖族天庭,謀個一官半職。

  這兩種方法也都有各自的風險,前者只能躲一時,但躲不了一輩子,哪怕自己躲在自家的洞府中,再也不出來,巫族的人也遲早會找上門來。

  現在巫族的人還太少,威脅還不算大,等以后女媧把人族造出來了,兩族之間通婚以后,巫族的人口就會迎來爆發式的增長。

  屆時巫族之人遍布洪荒大地,孟極就算再有本事,再怎么躲著走,有著因果的牽連,雙方也會以你各種意想不到的方式碰上。

  所以躲是躲不掉的,加入妖族天庭說不定還有些機會。現在天庭即將成立,正是用人之際,現在加入說不定還能撈到點好處。

  巫妖崛起,乃洪荒大勢所趨,哪怕是鴻鈞不愿意看到巫族和妖族的崛起,可他已經合道也阻止不了。

  天道想要正常運轉,就要做到至公無私,鴻鈞要是敢直接出手,分分鐘就會受到天道之力的反噬,所以他才找來六個代言人,為仙道保駕護航。

  只有仙道大昌,身為道祖的他才能憑借無邊的氣運加身超脫天道束縛,重新獨立出來,并且更進一步。

  孟極左思右想,心中也逐漸有了主意。

  妖族天庭初立,巫族也初步出世,巫妖量劫即將初現端倪,他區區一個太乙金仙,在量劫之中,躲是躲不掉的。

  與其等以后被動卷入漩渦,不如找個機會主動加入,為自己謀得好處,盡快晉升大羅金仙。

  加入妖族陣營也并非沒有好處,洪荒的大勢在巫妖兩族身上,孟極加入進去,自然也會得到氣運青睞。

  擁有大氣運的好處就不用多說了,逢兇化吉,出門撿寶,臨陣突破等等,這些都不過是家常便飯。

  只要孟極能在巫妖決戰之前脫身,不正面碰上十二祖巫的十二都天神煞大陣,存活下來的幾率還是挺大的。

  瑤臺之上,筵席的菜品已經上齊,觥籌交錯之間,所有人都滿懷心事。

  帝俊宣告洪荒,欲要建立妖族天庭,廣邀各路大神匯聚不周山,如此驚爆的消息,讓人心境久久不能平復。

  宴會是分案而食的,每張食案分散在圓形的瑤臺四周,中央處安排有歌舞表演,娉娉裊裊的狐女們,都在盡情的展露著曼妙而多情的舞姿,言笑晏晏之間,盡顯嫵媚動人的姿色。

  白澤喝著當康族的五谷仙釀,眼見宴會中人心浮動,都在討論著帝俊和天庭的事情,他知道……時機成熟了!

  他拎著酒壺,帶著幾分醉意,穿梭在眾多狐女之間,惹來一陣嬉笑聲。

  白澤異樣的舉動也頓時吸引宴會中眾人的目光,孟極也向他看去,只見白澤渾不在意,一邊舞一邊引吭高歌:

  “天上白玉京,十二樓五城。仙人撫我頂,結發受長生。不老神仙殿,盡在凌霄城。”

  “諸位道友,吾乃天庭使者,太白金星白澤是也!今日來青丘,一是為了給青丘娘娘賀壽,二是奉天帝之命,特來邀請各位道友前往不周山會晤,共商大計,議立天條。”

  “不知諸位道友可愿前往?”

  白澤此言一出,整個瑤臺之上頓時一片嘩然。

  “天庭使者?”

  “開玩笑的吧!那帝俊方才還在東海的方諸山與東王公大戰,怎么可能轉瞬間就派出使者,到青丘來了。”

  “也不是沒可能,這或許是帝俊早有安排也說不定!”

  “這……似乎也有道理!”

  “不過我等又如何知道此人身份,總不能他說是天庭使者,就是天庭使者吧!”

  “有理有理!!”

  各族的妖圣紛紛看向白澤,兩只腦袋的并封跳出來問道:“太白金星,你說你是天庭使者,可有證據?我們又憑什么相信你?”

  白澤笑道:“這個簡單,我白澤能成為青丘娘娘的座上賓,娘娘自然也是知曉我的身份的,諸位道友若是不信,盡可向娘娘詢問,看我是否有半句謊話。”

  “要是諸位道友還不相信,我手中也還有信物,此信物一出,諸位自然知道我是真是假。”

  孟極聽了白澤的話,頓時了然,其實他也早就猜到白澤的身份了,之前相處了幾個月,言談之中就隱隱感覺得到。

  現在白澤說出來,也算是明確了他心中的猜測,孟極看向青丘娘娘,見她沒有出言打斷白澤,就知道這件事十有八九是真的。

  在場的妖神妖圣,也都是聰明人,自然也都想通了其中關竅,白澤敢讓青丘娘娘做背書,而青丘娘娘也沒有打斷他說話,這件事的真實性,也幾乎不用置疑。

  并封的兩顆腦袋左右討論了下,說道:“倒不是我并封信不過青丘娘娘,只是你既然有信物,為何不拿出信物,自證身份呢?”

  白澤咂咂嘴,喝了兩口酒,笑道:“我這信物不好拿出手,一旦拿出來,這動靜太大,容易驚擾大家。”

  “哈哈哈!!”并封兩顆豬頭同時大笑,“白澤道友也太小瞧我等了吧,再怎么說我等也是妖神妖圣,什么場面沒見過,還能被區區一枚信物給驚著了不成?”

  “哈哈哈……”

  瑤臺上一片哄笑。

  “白澤道友,我等倒要瞧瞧,究竟是個什么信物,還能嚇到我等!!”

  白澤挑了挑眉毛,樂呵呵問道:“諸位當真想看?”

  “當然了!還請白澤道友不吝賜教!”

  “正愁沒什么樂子呢!若是白澤道友能讓我等‘嚇’到,豈不美哉!”

  “哈哈哈!!”

  “正是此理……”

  白澤左顧右看,假裝盛情難卻,心中樂開了花,他咳嗽兩聲,說道:“既然諸位道友都想看信物,我白澤焉有不許之理。”

  “諸位瞧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