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筆閣 > 洪荒,再造乾坤 > 第47章 湯谷種扶桑
  方諸山位于東海紫府洲,乃是洪荒中純陽之氣最為濃郁之地,從開天辟地以來就是東王公的道場。

  原本就是天鐘地秀的神仙場所,兼之東王公成了男仙之首,往來的神仙更是絡繹不絕,一派欣欣向榮的景象。

  老子、元始天尊、通天教主降下云頭,落入方諸山內,帝俊、太一、鯤鵬也同時前往。

  東王公所造的神殿已然破落,所有的建筑都被太一的混沌鐘震得塌陷,大片大片的殘垣斷壁裸露,已經不復往日那個仙靈圣境的盛況。

  紫府洲的靈脈由于方諸山的變故,產生暴動,無盡的純陽之氣沒有了東王公的坐鎮,直沖云霄,更是顯得雜亂無章。

  帝俊見此,手上飛出河圖洛書,一道道靈光沒入山川大地,大江大河,疏浚著紫府洲的山川河流,很快就撫平其中暴動的天地靈氣。

  “帝俊道友好手段!有此河圖洛書,何愁天地不靖,乾坤不寧,好一件疏通天地脈絡的先天靈寶啊!”

  老子看著漸漸安定下來的天地靈氣,對著河圖洛書就是一通贊嘆。

  帝俊也微笑道:“老子道友過獎了,帝俊這微末的本事如何能入圣人弟子的法眼,老子道友不笑話帝俊,帝俊便已知足矣!”

  老子搖搖頭,笑而不語。

  他把目光從河圖洛書上移開,看向了浩蕩的東海,站在方諸山山巔,俯瞰著整個紫府洲,目光悠遠。

  “吾當初在紫霄宮中,便曾算到帝俊道友和東王公道友之間或許會起些爭執糾紛,只是沒想到竟然來得這般突然,又是這般酷烈,吾當初還想著居中調和一翻,沒想到竟到了不死不休的地步。”

  “能讓帝俊道友做到如此程度,想必不僅僅是大道之爭那般簡單吧,吾左思右想也只想到了‘道統’二字,只是想不到道友入洪荒所立道統為何?吾倒是好奇的很?”

  老子收回目光,轉頭看向被無盡金光中包裹著的帝俊。

  帝俊身披金翅神甲,周身散發著刺目的金色神光,豐神俊朗,等閑之人甚至都無法直視他的真身。

  直視者,輕則落淚,重則眼瞎,更嚴重的甚至還有引火自焚的危險。

  這些金色神光其實都是太陽真火,天生就存在帝俊身上,有著焚山煮海的威力。

  帝俊身上的太陽真火若是全力爆發,煮干東海是比較難,但是讓東海海水沸騰還是比較輕松的。

  孟極身上雖然有神眼,身處億萬里外的青丘,但也不敢直視帝俊真身,生怕引火燒身,不僅是孟極,無數洪荒大能投注過來的目光中,也沒幾個敢看的。

  “道統?”帝俊輕笑道,“老子道友要是這樣理解,也不是不可以,吾確實有意要在洪荒中立下‘道統’。”

  此言一出,老子、元始天尊、通天教主神色都微微凝重,元始天尊更是眉頭一皺,冷哼道:“道友好大的口氣,如今洪荒之中莫不以吾師之仙道為正統,你現在也想立下道統,難道是想和我等老師爭一爭那道祖的尊位?”

  元始天尊這話一出,帝俊旁邊的太一和鯤鵬就忍不了了。

  太一不屑道:“立個道統便算口氣大?我等就算真的要立道統,那又如何?旁人怕他鴻鈞,我與大哥可不怕,他要想動我等,還得問過我手里的混沌鐘答不答應。”

  鯤鵬更是記恨元始天尊在紫霄宮辱罵他扁毛畜牲的仇,譏諷道:“此乃我妖族之事,又礙著你們仙道何事了,這圣人弟子管的未免也太寬了點。”

  元始天尊和通天教主聞言勃然大怒,他們本來就對太一、帝俊兩人殺了東王公感到不滿,現在又聽他言辭之中的不敬,更是惱怒。

  前者操起了玉如意,后者手里也提著青萍劍,紛紛怒視著太一、鯤鵬,就要對兩人出手。

  “豎子,你好膽!”

  “敢對老師不敬……莫非以為我通天的青萍劍不利!!”

  眼看著幾人就要打起來,老子搖了搖頭,拄著拐杖就來到元始天尊和通天教主身邊,兩只手一左一右伸了出去。

  很快玉如意和青萍劍就被按住。

  老子瞪了兩人一眼,怒斥道:“都不許胡鬧,退下!!”

  “師兄!”元始天尊忍住了怒火,看到老子態度堅決,只能忿忿收手。

  “師兄!!他……”

  通天教主還想再說什么,卻又被老子一眼瞪了回去,只能一拂衣袖撇過頭去。

  不僅是元始天尊和通天教主被攔住了,蠢蠢欲動的太一和鯤鵬也被帝俊給制住了。

  太一、鯤鵬悻悻收手,場面冷了下來。

  帝俊滿含歉意,“三位道友勿怪,太一生性魯莽,鯤鵬也是有口無心,還請三位道友海涵,切勿放在心上。”

  老子也笑道:“道友言重了,我等修道之人本就應該清心如水,是我這兩位師弟妄動無名,起了嗔怒之心。”

  “些許的口角不足掛齒,吾還靜待帝俊道友給我解惑呢!哈哈哈!!”

  帝俊看了眼周圍,暗中關注方諸山的目光也不知多少,但他建立妖族天庭的事也不是秘密,倒也不怕被人聽去。

  “既然老子道友想聽,帝俊便一展心中抱負,若有不足,還請諸位道友指教了。”

  “自盤古大神開天以來,天地清濁越發分明,又有鴻鈞圣人補全天道,直至今日洪荒的天道也算是健全了。只是帝俊自三十三天外的太陽星而來,一路所見卻深有感觸……”

  “現如今的洪荒,自從龍鳳麒麟三族敗落之后,便是混亂無序,殺伐四起,導致大地之上處處生靈涂炭,怨氣沖天。是以帝俊欲聯絡洪荒萬族,建立妖族天庭作為公器,定天條,行天規,使洪荒萬族遇上糾紛之時,能有章可循,避免過多毫無意義的殺戮。”

  “妖族天庭!!”

  “天條?”

  “天規!”

  “帝俊此人野心不小……”

  “若是真能建立妖族天庭,定下天條天規,倒也確實可以束縛不少人,減少洪荒萬族的殺戮,我看可行……”

  帝俊剛剛提出建立妖族天庭,便引來洪荒之中的大能的討論,思索著其中帶來的影響。

  老子微微愣住,緊接著深深地看了眼帝俊,天庭!此人所想倒是與老師不謀而合,東王公應劫也不算冤了。

  帝俊說著,看了眼天上的太陽,只見熊熊燃燒的太陽內部,扶桑樹上的一根枝椏斷裂,穿越三十三天落在了方諸山周圍。

  扶桑樹枝落入東海湯谷,瞬間長成參天大樹,一片樓閣亭臺,仙宮大殿更是坐落在紫府洲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