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筆閣 > 洪荒,再造乾坤 > 第45章 因果神箭
  瑤臺上筵席早已準備好,但賓客們都亂糟糟的,這些各族的妖神妖圣們都有些發懵,好好的尋寶,怎么就忽然全回來了,這也沒到十二個時辰啊!

  但漸漸地這些人也發現了現場氣氛有些不對了,人群中,并封兩只圓潤的腦袋左顧右看,頓時發覺大羿、青丘娘娘、孟極等人身上那股劍拔弩張的氣氛。

  “今日是本宮的千秋壽宴,大羿道友若是來賀壽的,本宮當然十分歡迎,但若是來尋仇的,那就不用再說了。”

  青丘娘娘拉著小灼華,目視大羿,輕描淡寫的說道。

  先不提孟極是小灼華的師父,就算孟極只是一個普通人,今天來參加她的壽宴,那她也絕對不可能把人交出去。

  要是她那樣做了,那別人該怎么看她,又該怎么看待青丘狐族。

  別人來參加你的壽宴,卻被當場射殺,不管怎么說,青丘都將威嚴掃地。

  相繇強忍著怒火,回到了大羿身邊,見青丘娘娘拒絕大羿的提議,當即忍不住對大羿說道:“大巫,我們絕不能放過孟極這賊子……”

  大羿目光銳利,讓人不敢直視,他怒瞪了一眼相繇,就讓相繇如感墜入寒冬,吶吶不言。

  “娘娘,我巫族無意冒犯青丘,但孟極是我巫族的敵人,今天這一箭無論如何我大羿也要射出來,若是他僥幸不死,大羿就看在娘娘的面子上,暫時饒過他,可要是撐不下去,就只能怪他自己命不好了。”

  大羿轉頭對著青丘娘娘說道,一張巨型神弓已然握在手里,渾身透著殺氣,鋒銳的殺氣遙遙鎖定孟極。

  青丘娘娘鳳眸一寒,道:“大羿,你可知自己在說些什么?要知道這里可不是巫族的部落,而是青丘,是我狐族之地,你想當著本宮的面,殺本宮的客人?”

  大羿不為所動,雖然他也很想拉攏青丘狐族,但不代表著他就要放過為族人報仇的機會。

  殺死孟極,為阿繇報仇,在大羿看來,才是身為巫族大巫更應該做的。

  他相信就算是讓十二位祖巫來此,他們也會做出和他一樣的選擇。

  巫族之人向來頂天立地,重情重義,不管遇上任何事情,都應該將族人放在第一位。

  青丘娘娘不了解巫族,也從沒和巫族的人打過交道,自然不知道大羿的脾氣。

  她想用青丘的名頭來壓迫大羿,自然不可能讓大羿罷手。

  孟極被大羿盯上,只覺得渾身的雞皮疙瘩都起來了,一股寒意襲來,心頭蒙上一層死亡的陰影。

  “我這是……心慌?”

  一陣心慌意亂,孟極好久沒有過這樣的感覺了,上一次出現這種心慌的感覺,還是幾千年前沒化形的時候。

  那時,他碰上血鱷老祖,被奪魄神光定住,任人宰割。

  這大羿是把我當成砧板上的魚肉了?

  就在孟極感到羞惱的同時,耳邊傳來白澤焦急的聲音。

  “孟極道友快逃,這大羿起了殺心,你的兇卦就是應在這大羿的身上,快……再晚就來不及了!”

  孟極猛然一驚,想起幾個月前,他和白澤在酒館中算出的大兇之卦,心中一寒,也不管是不是真的了,在小命面前,選擇從心一點,一準沒錯。

  當即他也不敢再耽擱,紫極葫蘆光芒一閃,就帶著孟極遁入了虛空亂流當中。

  大羿冷哼一聲,手上殘影晃動,根本沒人看到他到底是如何拉弓射箭的,只見一道璀璨奪目的箭芒飛出,就這樣跟在孟極的身后,追進了虛空亂流。

  “大羿,你太過分了!!”

  青丘娘娘勃然大怒,瑩瑩玉指點出,整個青丘洞天都跟著晃動,無邊的力量瞬間匯聚成一只大手,居然后來居上,很快就追上了孟極,還有箭芒。???.

  大手沒有遲疑,直接就攔住了箭芒,隨手一捏箭芒就碎成點點亮光。

  就在青丘娘娘和孟極都松了口氣,以為沒事了的時候,一簇鮮血就從孟極的心臟處飆射而出。

  青丘娘娘一驚,不可置信的看著自己的手,白澤也同樣被驚到,豁然起身,神情凝重的看著孟極。

  而孟極則完全懵了,他完全不知道怎么回事,愣愣的看著心臟處的傷口,鮮血潺潺流動。

  虛弱感很快就襲來,他渾身的力氣就像是被抽走了一樣,精氣神也在不斷衰敗,肉身和元神都開始崩潰了起來,生機流散。

  他實在不明白,這支箭為什么還能射中他?它不是被青丘娘娘攔下了嗎?

  最離譜的是,它居然能越過紫極葫蘆的防護罩,直接射中自己的心臟。

  孟極被一箭射中,從虛空亂流中,跌回青丘洞天。

  這一切事情發生的都太快了,連一眨眼的時間都沒有,孟極想逃都逃不掉。

  大羿收好弓箭,開口道:“此乃我大羿獨創的因果神箭,當年你殺死巫神繇是因,今日你中我一箭就是果。只要你們的因果不斷,我這因果神箭就會箭出必中,哪怕中途被人攔下了,也無濟于事,這支箭的力量仍然會循著因果之力射中于你,藥石無醫。”

  孟極臉色蒼白,氣息微弱地道:“大羿道友好手段,孟極輸的心服口服,因果之道果然奇妙,我死得倒也不冤!”

  小灼華掙開青丘娘娘的手,梨花帶雨的哭著,撲在孟極身上,“師父!師父!!”

  “咳咳!”

  孟極咳嗽兩聲,安慰她,“灼華無須傷心,你不是想學御葫化虹之術嗎?要不我現在就教你如何?”

  小灼華不停搖頭,嗚咽道:“不要!不要!我才不要學,師父我想要你好起來,等我修煉到了玄仙境界的時候,再讓你教我……”

  “傻瓜,你現在不學,師父可就沒機會教你了,等師父死后,身上的幾件靈寶你和夭夭兩個人就都分了吧!”

  “哇!!師父你不要死……”

  小灼華一頭扎在孟極懷里,哭的死去活來。

  一旁的白澤看得很無奈,忍不住提醒道:“我說你們兩個夠了啊!小灼華,你難道忘了我當初給你的救命之物了?要是再不拿出來救你師父,你師父才是真的要死了呢!”

  “救命之物?你是說……三光神水!”

  “沒錯,正是三光神水。”

  白澤撫摸著自己潔白無瑕的須發,眉眼中透著得意的神色,“有我這三光神水在,別說他還沒死呢,就算他此刻肉身崩潰成肉泥,只要元神沒有完全寂滅,都能把人救回來。”

  “真的?”小灼華驚喜道。

  “當然是真的!我白澤什么時候騙過人。”

  白澤無比確定的回答。

  孟極昏昏沉沉中,只看到小灼華慌張的從儲物手鐲里掏出三光神水,直接就往他嘴里灌。

  三光神水乃是汲取日月星辰之精華提煉出來的療傷圣品,生死人,肉白骨都只是它最基本的功效。

  大羿還是太自負了,真以為孟極必死無疑,他沒想到天地間還有三光神水這樣的寶物。

  要是他全力射出因果神箭,一箭就把孟極的所有生機摧毀,連帶肉身和元神都通通湮滅。

  沒了肉身,沒了元神,就算孟極有三光神水也無濟于事。

  而現在說什么都晚了,三光神水入體,金烏、月兔、星河種種異象頻生,孟極身上的傷勢也頓時被止住,崩潰的元神和肉身都在快速的恢復著。

  一眨眼的時間,險些崩壞的肉身,竟然都恢復如初,孟極臉色也從蒼白變得紅潤,精神也跟著飽滿了起來,甚至法力都得到了不小的精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