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筆閣 > 洪荒,再造乾坤 > 第38章 真假難辨
  青丘洞天,會客瑤臺之上。

  青丘娘娘催動頭頂的‘圓月’,天狐幻境的真面目緩緩出現在眾人眼前。

  明月變成了一面鏡子,鏡面波動,泛起空間漣漪,天狐幻境的入口被徹底打開,孟極看了過去,只見鏡中世界的畫面飛快轉動,不僅有之前蟠桃所化成的桃樹,還有首山之銅變成的萬丈神山,見首不見尾的金色巨龍,濤濤河流,無盡風雪,以及各種珍禽異獸。

  種種異象都是寶物所化,不僅把孟極看得心動,在座的數千賓客也都心癢難耐,恨不得馬上進入天狐幻境尋寶。

  “天狐幻境中機遇重重,不僅有我狐族準備的諸多寶物,也有各位道友歷次壽宴所帶來的各種壽禮。比如方才孟極道友就帶來了蟠桃,此乃西王母娘娘所贈,共有九個,每一個都能讓大羅金仙以下的仙人多活上十萬年。這蟠桃便是本宮,也是萬年難遇,諸位道友能否得之一二,就看各自的機緣和本事了。”

  “天狐幻境中,寶物雖多,但真真假假,假假真真,還請諸位道友在爭奪之時,盡量克制不要出現傷亡,因為誰也不知道自己為之大打出手的寶物是真是假,是一塊頑石,還是真正的寶物。”

  青丘娘娘素手伸出,天狐幻境降下一道純白色的光芒,映照在她掌心,一件件寶物在她掌心變換不定,流光溢彩。

  眾多妖仙看得眼熱,但細看時,寶物又變成了枯枝、頑石、泥土、野草,他們不可置信的擦亮眼睛,頓時又有變化,再次變成寶物。

  孟極皺眉,眉心神眼悄然睜開,往青丘娘娘的手心看去,這才發現哪里有什么諸多寶物,從始至終都只有一樣,只是一顆七彩的水系靈珠罷了。

  幻象被人看破,青丘娘娘頓時有所感應,順著感應看去,發現是孟極,這才微笑點了點頭。

  孟極的神眼蘊含金剛之力,金剛之力不僅僅代表著無堅不摧的力量,也代表著大智慧,可以破邪去妄,直觀事物的本源。

  有了這枚神眼,天狐幻境里的幻術,絕大部分對孟極來說都是無效的,只有少部分超出太乙境界的幻象才能干擾到他。

  但也僅限于干擾,是真是假,孟極若是細心體會也能分辨出來。

  青丘娘娘見現場氣氛高漲起來,數千賓客的本事有幾斤幾兩,她心中也有了個數,也不在吊人胃口,手上的珠子拋回天狐幻境,再一道法術打開入口。

  “天狐幻境已經開啟,諸位可自行前往,此次幻境尋寶可以停留十二個時辰,待諸位道友尋得心儀的寶物過后,本宮再設宴款待。”???.

  “謝過青丘娘娘!!”一眾妖仙道謝,話音未落,就紛紛化做流光,沖向了天狐幻境。

  一個個唯恐落后了,什么也撈不著。

  孟極倒是不急,這天狐幻境明顯不簡單,就算他身負神眼,也不敢保證能把寶物取到手,更何況是這些普通的妖仙。

  別人進去是碰運氣,寶物能得一樣是一樣,自己已經有明確的目標,不必急于一時。

  “白澤兄,你可有心儀之物,需要我幫你取來?”

  孟極揶揄道。

  白澤進不去天狐幻境,本就不爽,見孟極還這樣打趣他,不由撇嘴道:“明知故問,有本事你就把蟠桃拿出來,我先前答應你的雙倍先天庚金之精仍然有效。”

  “既然如此,孟極去也!!白澤道友且看好了!!”

  孟極哈哈大笑,聲音傳開,響徹青丘洞天,身化紅光直入天狐幻境。

  ……

  大羿和相繇隨著侍衛進入青丘洞天,剛剛進來就看到那瑤臺之上,仙光陣陣,祥瑞頻繁。

  無數的天材地寶,在頭頂的圓月之中閃過,讓人看得眼熱,百爪撓心。

  一行人正準備加快腳步,忽然就聽到了孟極的聲音。

  “孟極……”

  相繇渾身一震,不可置信的看向瑤臺,只見一道流光沖天而起,光芒包裹之下,可不正是他心心念念,朝思暮想之人。

  “是他,是他!真的是他!!”

  “哈哈哈,孟極!上天有眼,居然又讓我相繇碰上了你,今日我一定要讓你血債血償!!”

  大羿聞言一把拉過相繇,急忙問道:“你確定那人就是孟極?”

  相繇來不及平復心情,激動道:“他就是化成灰我也認得,絕對不會錯的。”

  “很好!很好!!”

  大羿哈哈大笑,“看來此次前來賀壽,算是來對了,待我等完成了使命,這孟極定不能讓他逃脫。”

  相繇緊緊盯著天狐幻境,點了點頭。

  ……

  孟極不知道巫族之人也來到了青丘,他現在已經進入了天狐幻境,幻境中云遮霧繞,空間極廣,他的元神之力能夠覆蓋數萬里方圓,也無法完全查探過來。

  “這天狐幻境少說也有數千萬里的空間,想要一一摸索,十二個時辰根本不夠,不能耽擱時間。”

  但他兩步路都沒走出,眼前的景象就頓時變化,剛才還是在草原上,現在就處于山谷之中。

  孟極微微愣住,明白可能是碰上寶貝了,神眼開闔,一道金光照射過去。

  果然山谷化為虛幻,一根石柱立在原地,周圍還有幾個虎視眈眈的守護兇獸。

  “這是什么東西?”

  孟極神識掃過,發現只是一根普通戊土石柱,只有一些渾厚的戊土法則。

  “我還當是什么寶貝呢?唉!食之無味,還是不浪費浪費時間了!!”

  孟極果斷離開,空留幾個不知所措的兇獸,不停咆哮著。

  “這孟極道友倒是個有趣之人,旁人恨不能掏空我這寶庫,唯有他見了寶貝,卻扭頭就走。”

  青丘娘娘慵懶的斜倚在榻上,嫵媚動人的身姿展露無余,她正與白澤交談著。

  白澤冷哼道:“他哪里是不想要,他只是想要更好的,等他把想要的天材地寶都拿到手,你再看他會不會搬空你的寶庫。”

  青丘娘娘咯咯笑道:“他要有這個本事搬空了,我倒是不介意,反正這些寶物本來也不屬于我,都是別人送的,要是他能搬空了,往后我也能清凈些。”

  白澤贊嘆道:“娘娘心性高潔,真是豁達,白澤不及也!!”

  青丘娘娘白了他一眼,正欲吃顆葡萄,不料摸了個空。她抬眼看去,正好看到小灼華打了個飽嗝,不由失笑。

  “貪嘴的小家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