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筆閣 > 洪荒,再造乾坤 > 第37章 大羿與相繇
  瑤臺之上,孟極把蟠桃拿出來的瞬間,就吸引了無數人的目光。

  蟠桃這種極品先天靈果,體內蘊含極強的天地靈力,哪怕是境界很低的人,都能一眼看出不凡來,更別提這些參加千秋壽宴的各族精英們。

  剛才還在討論如何拉攏青丘狐族的幾個妖仙,這時也停止了討論,把目光放在了孟極的身上。

  “這人是誰,他怎么會有蟠桃,難道是西王母娘娘派來的,東王公也沒說娘娘還派了人過來啊!”

  那幾個妖仙面面相覷,也不知道要不要上前和孟極打聲招呼,畢竟東王公和西王母都是鴻鈞公認的男仙之首和女仙之首,在別人眼里,他們也算是一伙的。

  就在他們猶豫之時,瑤臺上香風陣陣,無數花瓣從天而降,狐族的仙女們捧著花籃,踩著裊娜的步子,簇擁著青丘娘娘出現。

  青丘娘娘身邊還站著一個身穿紅裙的小姑娘,她的眼睛狡黠而有神,小腦袋瓜左右尋找著什么,直到看見孟極的瞬間,這才露出了驚喜的神色。

  小姑娘正是青丘灼華,她終于化形了。

  “師父!師父!!我是灼華,你看你看,是不是要認不出來了?”

  小灼華松開青丘娘娘的手,飛快地撲向孟極,不停的搖晃著孟極的手臂。

  “娘娘給我吃了顆珠子,我就變成這個樣子了,娘娘好厲害啊!師父,娘娘還說我用不著三千年就可以成玄仙了呢,到時你可要教我御葫化虹之術,你可是答應過我的。”

  小丫頭閉關幾個月化形,早就憋壞了,如今剛出來就忍不住找孟極傾訴。

  孟極捏了捏她的小臉蛋,小灼華化形后粉妝玉砌的模樣,果然像西王母所說的很是討喜。

  但孟極沒有忘記正事,見青丘娘娘過來后,就左手一推,那一籃子的蟠桃就緩緩飛了出去,懸停在青丘娘娘身前。

  “孟極恭賀娘娘千秋壽辰,此蟠桃就當個彩頭,還望娘娘收下!”

  青丘娘娘瞥了眼蟠桃,纖纖玉指勾住籃提,接著往上一拋,在無數人熱切的目光中落入頭頂大如車輪的滿月中。

  孟極這才發現,青丘洞天所謂的滿月,其實就是一塊無框的圓形鏡子,也就是狐族的天狐幻境。

  這籃蟠桃落入其中,很快就化做一棵桃樹,舒展著枝葉。

  “蟠桃我就收下了,替我謝過西王母的好意,今日來參加我壽宴的賓客,規矩一如以往,想要何寶物,就各憑本事吧!”

  “是!娘娘!!”

  恭敬而熱切的聲音響起,瑤臺上數千名各族妖仙,群起響應。

  這些人大多數都是玄仙境界或者太乙金仙境界,至于摩拳擦掌,想要闖闖天狐幻境的大羅金仙,就只有白澤一人。

  青丘娘娘看著白澤蠢蠢欲動的模樣,不由無奈,暗中給他傳音。

  “白澤道友,您莫不是想搬空我狐族的寶庫?我這天狐幻境可經不起您這尊大羅金仙的折騰,還請高抬貴手……要是白澤道友也想參與,盡可派遣門下弟子來參與,這可都是往年的規矩。”

  白澤聞言身形一滯,直接在風中凌亂,難道修為太高也是錯?門下弟子?他一向獨來獨往的,哪里來的弟子?

  白澤左思右想,最后只能哀怨的看了眼青丘娘娘。

  青丘娘娘掩唇淺笑,讓你整天打我狐族的主意,今天不讓你吃個悶虧,我這口惡氣如何能消。

  孟極正在逗著小灼華,看到白澤這副模樣,頓時湊了過去,笑道:“白澤道友怎么悶悶不樂,方才不是挺神氣的嘛?”

  白澤氣不打一處來,瞪了眼孟極,“莫非我白澤注定與蟠桃無緣?”

  ……

  洪荒大地,諸天星辰閃耀星光,其中心宿星光華大盛,氣機與地上的青丘相連,異象頻頻。???.

  空間漣漪泛起,一隊人影出現,這些人影個個身材魁梧,孔武有力,身上披著各種各樣兇獸皮毛制成的皮裘大衣,活脫脫的遠古部落的野蠻人形象。

  巫族之人的穿衣風格,狂野粗獷,在洪荒大地一直獨樹一幟,妖族雖然底層的妖怪穿著也十分簡陋,但是妖神以上的大妖,那審美都是比較正常的,不像巫族從上到下,始終如一。

  來到涂山外的這隊人影,正是巫族派來給青丘娘娘賀壽的。

  而帶隊之人中,還有孟極的老熟人相繇。

  相繇恭敬下拜,的對著站在最前面的漢子說道:“大羿大巫,屬下已經確認過,此地正是涂山。”

  大羿看著相繇:“相繇,我說過很多次了,以后直接叫我大羿就行,阿繇的死共工大人已經懲罰過你了,不必再放在心上。”

  “你身上現在流著阿繇和共工大人的血,那就是我巫族之人,是我大羿的兄弟,兄弟之間無需這般客氣。”

  相繇搖頭苦笑,“祖巫大人還有大羿大巫雖然不怪罪于我,但阿繇終究是被我害死的,相繇一日不殺孟極賊子,為阿繇報仇,又如何能心安理得的存活天地之間,和大羿大巫稱兄道弟。”

  “相繇這五百年來,無時無刻不深受煎熬,既后悔當初讓阿繇去幫我報仇,以至于害死了他,又恨不能將孟極挫骨揚灰,以解心頭之恨。”

  相繇咬牙切齒,低著頭的他。雙眼透射著仇恨的光芒。

  五百年了,這些年他瘋狂的尋找孟極的蹤影,但孟極就像是人間蒸發一樣,怎么也找不到。

  現在的相繇已經不是當初在云迷大澤肆意橫行的妖圣相救,他現在就只有一個愿望,一個念頭。

  那就是讓他再碰上孟極,報仇雪恨,洗刷恥辱。

  大羿握了握手里的弓箭,嘆氣道:“算了我也懶得再勸你,這些年你憑借共工大人的精血,修為可謂是一日千里,但是執念太深,終究難以突破大羅金仙,成為大巫。是選擇繼續找孟極報仇,卡在太乙金仙巔峰,還是放下執念,成為大巫,其中孰輕孰重,你自己掂量吧!”

  “好了!我們不能再耽擱了,看這心宿星光華大盛,想必千秋壽宴也即將開始了,我巫族剛開始行走洪荒,拉攏狐族是十二位巫族共同提議,我等不能馬虎。”

  “是!相繇明白!!”

  沉靜的夜色下,巫族眾人闖入涂山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