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筆閣 > 洪荒,再造乾坤 > 第36章 棋子
  孟極在魚峰山住了幾個月,對天狐幻境的情況也有所了解,其中不少天材地寶都讓他很是心動。

  其中讓他最心動的,就有白澤獻給青丘娘娘的壽禮‘先天庚金之精’,還有大羅金仙級別的‘金色龍鱗’,以及‘首山之銅’等等。

  他身上的靈寶還是太少了,滿打滿算也就兩件半,捆仙繩算半件,紫極葫蘆和水臟瓶的部分功能還有些重合。

  他打算借此機會,把這幾樣天材地寶弄到手,先天庚金之精煉入捆仙繩,這樣一來捆仙繩先天五行就集齊了三樣。

  然后首山之銅用來煉制一件攻伐靈寶,龍鱗可以煉成護身鎧甲。

  除此之外,還要給小灼華也準備一兩件靈寶,他這個做師父的,總不能連一件法寶也不給弟子吧,這多少有些說不過去。

  白澤見孟極盯著天狐幻境中的先天庚金之精,打趣笑道:“看來孟極道友對我這先天庚金很感興趣呢?我這寶貝可有不少人都盯著呢!你想得到,只怕沒那么容易……”

  “對了,你給青丘娘娘準備了什么壽禮?之前問你你也不說,神神秘秘的藏到了現在,總該拿出來看看了吧!不然我都開始懷疑你沒準備了!”

  “要是沒有壽禮當彩頭,這天狐幻境你可進不去!”

  白澤不知從哪里變出一把折扇,輕輕搖動著,無比愜意的和孟極說著話。

  說實話,白澤這人給孟極的感覺很不錯,兩人才相處幾個月,就好像是認識多年的好友,雖然不到無話不談的地步,但也能互相打趣了。

  “壽禮我早有準備,白澤道友且看我手中何物?”

  一只精巧的竹籃出現,白澤不以為然的看了過去,瞬間眼睛突起,整個人趴了過來,不可置信的道:“這……這是西王母的蟠桃?”

  孟極微笑點頭,“準確的說是九千年一熟的極品蟠桃。”

  白澤把臉湊到竹籃上,陶醉的聞著蟠桃的香氣,搖著頭道:“你怎么會有西王母的蟠桃?莫非你是西王母暗地里的私生子?怪哉!怪哉!!”

  孟極瞪了他一眼,沒好氣地道:“你才是私生子,我從昆侖山過來的,認識西王母不是很正常的嗎?她送我幾個蟠桃,也是知道我要來青丘才給的,有什么值得大驚小怪的!”

  白澤撇撇嘴,冷笑道:“是不是私生子這可難說!認識西王母是沒什么值得大驚小怪的,但是和她見過面的人,整個洪荒沒有一千也有八百,我怎么從沒見她送人這么多的蟠桃?”

  “這如此珍貴的蟠桃,就是交情極好的摯友,也只是送上一兩個罷了,你這竹籃里有多少個?整整九個!!要是拿來煉丹都能煉出幾百粒延壽萬年的仙丹了,你要不是她私生子,會給你怎么多?”

  白澤的話把孟極說的愣了愣,他當初接過這蟠桃的時候,還真沒想那么多。

  蟠桃是很珍貴,但僅僅是延長壽命,對自己來說確實沒什么大用。

  西王母也是聽說自己要去青丘,這才送出了幾個蟠桃。

  孟極來到青丘后,聽說了千秋壽宴,頓時就明白了西王母的意思,無非就是想借自己之手把這些蟠桃,送給青丘娘娘當壽禮罷了!

  在孟極看來,這屬于朋友之間正常的禮儀禮尚往來,也沒什么大不了的,就沒想那么多。

  可按照白澤的說法,似乎也有點道理!這么珍貴的蟠桃,送上一個兩個給朋友當壽禮都已經彌足珍貴了,這直接送九個,簡直就是想把事情搞大啊!

  一個蟠桃都足以讓絕大多數的太乙金仙打破腦汁了,更別提足足九個。

  孟極仔細回想了片刻,經過一陣抽絲剝繭,頓時明白自己竟然在不知不覺中,成為了西王母的一顆棋子。

  就是不知道這棋盤上擺著什么,居然需要動用九個蟠桃?

  孟極愣神了半天,自我安慰道:“算了,多想無益,既然已經打算拿它當成壽禮送出去,那就按照原來的想法做好了。”

  “反正這蟠桃我也用不上,能借花獻佛進入天狐幻境尋寶,對我來說就足夠了,就算西王母有什么算計,只要不是對他有害,那就順勢而為好了。”

  孟極熟知洪荒大勢,他才懶得管各族之間是如何爾虞我詐?大能們又是如何的布局落子?在他看來不管是東王公,還是帝俊、太一,又或者是十二祖巫,反正沒有一個是最后的贏家。

  只要巫妖量劫一來,這些人都會化為飛灰,為人族讓路,給仙道騰地方。

  只要自己不作死,同時得罪了巫妖兩大勢力,那么等他撐過巫妖量劫,眼前的這些算計都是過眼云煙。

  白澤眼珠轉動,一把搭著孟極肩膀,笑呵呵說道:“孟極道友,既然這蟠桃對你無用,不如送給我如何?你不是喜歡先天庚金之精嗎?包在我身上,我白澤別的沒有,就是先天庚金足夠多。”

  “只要你把蟠桃送給我,等我返回太白金星,這庚金之精定會雙倍奉上。”

  孟極撇了他一眼,沒有直接答復,反而好奇道:“你要這蟠桃也沒用啊?這東西也就對太乙金仙以下的人有用,你都大羅境界了,這蟠桃最多也就嘗個鮮,你用兩倍的庚金之精來換,豈不是虧大了?”

  “不虧!不虧!能嘗個鮮就夠了,這世上的桃子我白澤幾乎嘗了個遍,可西王母的蟠桃卻從來沒吃過,庚金對我來說不算什么,蟠桃才是稀世珍寶,孰輕孰重,一目了然啊!”

  “孟極道友,不知……”

  白澤雙手摩擦,嘿嘿笑道。

  孟極想了想,雖然白澤的提議很誘人,但還是搖頭道:“不換!蟠桃乃是西王母借我手送給青丘娘娘的,我拿來換庚金之精,實在不妥。”

  “更何況,進天狐幻境我也能得到庚金之精,既然如此,我有何必與你交換呢?更別說,在天狐幻境中,我還有可能會得到的更多……”

  白澤氣惱無比,冷哼道:“說不定什么也撈不著呢?這么多人同時進入天狐幻境,這庚金之精可不一定屬于你。”

  孟極摸了摸眉間,神眼若隱若現,微笑道:“白澤道友還想親自下場把庚金之精搶回去嗎?如果是這樣,那就拭目以待吧!”

  說到這,孟極更是眼前一亮,對啊!如果我能把蟠桃搶回去了,那豈不就是一樁穩賺不賠,無本萬利的好買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