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筆閣 > 洪荒,再造乾坤 > 第35章 天狐幻境
  月華如水,仿佛銀紗般鋪在青丘洞天之內,給整個世界籠罩一層朦朧的美感。

  一千年一次的千秋壽宴還有好幾個月才開始。

  孟極和白澤都被青丘娘娘安排到青丘洞天的魚峰山居住,此山中有眾多水潭、溪澗,山前山后又栽種了無數緋紅的楓樹,風景極佳。

  白澤蹲在一處水潭邊上,雙手撥弄著清澈見底的潭水,水中的魚兒似是被神秘的力量影響,每每想要逃離魔掌,卻又繞了回來。

  “魚兒!!魚兒!!你們也想找白澤大神算卦嗎?”

  “這可不行!你們又沒有青稞酒當酬金,白澤大神是不會隨便給人算命的!”

  “什么?你們執意要算?”

  白澤長嘆一聲,“罷了罷了!!既然如此,本大神就你們批個好卦,準許你們祭祀我的肚子好了。”

  孟極搖了搖頭,他們在魚峰山居住了幾個月,到現在也算是徹底了解了白澤的本性,這家伙就是純粹的玩心重。

  不管遇上什么東西,他都想要整出點事來,就像這潭水中的魚,你想吃就吃吧,還整出個給魚算卦來。

  不過說到魚,他似乎也好久沒有吃了。

  后山,一塊空地上,裊裊炊煙升起。

  兩道忙碌的人影在火堆旁辛勤的勞動著,這兩人影正是孟極和白澤,孟極忙著烤魚,而白澤忙著吃魚。

  孟極修煉著火之大道,對于火候的掌控很到位,雖然一開始還有點生疏,但后來也就漸入佳境。

  不得不說,這青丘洞天內的魚就是鮮美,盡管沒有調料,但烤出來的魚不僅不腥,反而又嫩又滑,鮮香無比。

  “好吃,真好吃!!”

  白澤挽起袖子,仔細地吹開了魚身上的灰燼,毫無形象的大吃特吃,連魚骨頭都不肯放過。

  “這些烤魚真不賴,都可以和龍肝鳳髓相比了,真乃人間美味啊!”

  孟極聽他說起龍肝鳳髓,對這傳說中的美食很感興趣,好奇問道:“白澤道友還吃過龍肝鳳髓?那是個什么滋味?”

  白澤驚奇的打量了孟極兩眼,說道:“你不知道龍肝鳳髓?”

  “這可不應該了啊!龍肝鳳髓如今在洪荒各大妖族中,那可是一道名菜,沒吃過的人少之又少,孟極道友好歹也是太乙金仙,居然沒吃過?怪哉!怪哉!”

  從前有多囂張,現在就有多慘。

  祖龍和鳳凰身死后,龍族和鳳族就開始跌落神壇,一舉從洪荒霸主的位置跌落谷底。

  龍游淺水遭蝦戲,虎落平陽被犬欺。

  沒有了混元境界的大能的坐鎮,龍、鳳、麒麟三族威望大跌,遭受氣運反噬,族人修煉時,境界提升緩慢,逐漸衰落。

  從前敢怒不敢言的,被三族欺負的各大妖族們,此時紛紛揚眉吐氣,騎在他們身上作威作福。

  無數的龍鳳麒麟要么被奴役,充當坐騎,或者拉車的寵獸,要么淪為食材,成為他人的盤中餐。

  白澤想了想,說道:“孟極道友若是沒嘗過龍肝鳳髓,那此次千秋壽宴可就有口福了,這青丘乃萬族匯聚的場所,最不缺的就是各種吃食,龍鳳之類的食材也不過是等閑平常之物。”

  孟極搖搖頭,說道:“口腹之欲非我所求也,想當年我沒化形時,也曾一睹祖龍的風采,只是沒想到時過境遷,這龍族竟變得如此凄慘。”

  白澤笑道:“凄慘?那是你沒看到當年被他們壓榨的洪荒各族們的處境,三族量劫爆發,又有多少人在他們的淫威下,不得不沖鋒陷陣化為飛灰。”

  “今日的種種慘狀,只能說是他們自己咎由自取罷了,所謂今日因,明日果,因果報應,循環不爽。”

  “是啊!!因果報應!!”

  孟極嘆息,“就是不知現在洪荒各族種下的因,日后又會結出什么樣的果……”新筆趣閣

  “以牙還牙,以眼還眼罷了,這是在了結因果,如何能淪為一談……”

  白澤聞言直接反駁,但隨后眉頭一皺,聲音漸息,手中的烤魚都被晾在一旁,索然無味。

  倒不是孟極圣母,他和龍鳳麒麟三族沒有什么恩怨,只是客觀的說上兩句罷了,此時見白澤眉頭緊鎖,陷入沉思,他也就不再說話了。

  昔日霸主,淪為盤中餐,可悲可嘆!!

  ……

  數月后。

  青丘洞天格外熱鬧,一道巨大的光門被打開,涂山中一道道光芒飛起,進入到青丘洞天之內。

  洪荒萬族都派出代表,前來給青丘娘娘賀壽,其實賀壽都只是次要的,他們真正的目的,其實另有所圖。

  三族衰落洪荒不僅沒有消停,反而更加動蕩,各族為了成為新的霸主,彼此征伐,廝殺。

  青丘是洪荒中消息最靈通之地,整個洪荒有什么風吹草動,都會在這里流傳開來,因此不論是洪荒各族,還是帝俊都十分關注此地。

  青丘洞天主峰之上,會客瑤臺之中,無數客人魚貫而入,孟極和白澤早早被邀請過來,坐在靠前的位置上。

  “聽聞此次千秋壽宴,青丘娘娘尋回一個流落在外的血脈,心情不錯,希望我等能夠完成東王公的旨意,與之締結盟約。”

  “是啊!如今洪荒之中越發兇險,東王公有圣人撐腰,定能一統洪荒各族,成為新的霸主。”

  “就看青丘娘娘如何選擇了……”

  孟極對面不遠處,有好幾個仙人落座,面對眾人的目光也毫不避諱,侃侃而談。

  “鼠目寸光之輩,那東王公有何真本事,也就仗著鴻鈞老祖的威勢,不然如何能與帝君相比。”

  白澤不屑的看著那幾人,東王公孤家寡人一個,也想稱霸洪荒,簡直就是癡人說夢。

  就算他靠著鴻鈞的支持,得了個男仙之首的名頭,拉攏到不少仙人、族群和他結盟,但這些人都不過是些趨炎附勢之徒罷了。

  有利益的時候當然沒問題,可要是劫難來臨,他們跑得比誰都快。

  白澤也罷,帝俊也罷,他們從來沒把東王公放在眼里,要不是因為鴻鈞,東王公早不知死多少回了。

  這些人居然還想給東王公賣命,拉攏青丘,何其不智也!

  他白澤都難以完成的差事,這些人還不如多花些心思找來天材地寶,獻上好點的壽禮,也好哄得青丘娘娘開心,能夠進入天狐幻境,練練心境。

  這樣也不算白來一場。

  天狐幻境乃是青丘洞天獨有,既是青丘娘娘用來給狐族的狐子狐孫鍛煉心境,修煉幻術用的,也是整個青丘狐族的寶庫。

  里面收藏著無數天材地寶,甚至還有先天靈寶的存在。

  每千年一次的千秋壽宴,青丘娘娘都會對外開放天狐幻境,把賓客們的壽禮放進去,讓大家各憑機緣獲取。

  至于能得到些什么,得到多少東西就全看自己的本事和運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