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筆閣 > 洪荒,再造乾坤 > 第32章 ‘神棍’白澤
  孟極循聲望去,一個須發花白的青年仙人坐在酒館的角落里,對著一眾妖怪擺弄著幾片龜甲。

  “各位道友,可有人想要算卦的!”

  “不是我白澤吹噓,當今之世論算卦之準,能超過我的不出一手之數,今天路過青丘也算與眾位有緣,區區一壺青稞酒,便能得到我白澤神算的一卦,可謂大賺特賺。”

  白澤捻了捻幾縷胡子,潔白如雪的須發將他襯托得仙風道骨,飄然出塵。

  當豐見孟極對白澤感興趣,于是推開眾妖怪,來到白澤身邊,無奈道:“白澤道友,你算卦的本事如何,這酒館當中誰人不知誰人不曉,又何苦非要賴在此處,戲弄新客人呢!”

  “若白澤道友實在喜歡這青稞酒,不如由在下請客,與道友一醉方休,只是懇請道友能高抬貴手,放過我當康族的酒館如何?”

  白澤也算是這個酒館中最出名的客人,每天在酒館中給人算卦,他卦金也不多要,就只是一壺青稞酒。

  一開始,很多客人為了圖個新鮮,也找他算卦,但白澤這個人拿了人家卦金,算出來的卦象卻全是壞的。

  卦象壞倒沒什么,這要是算到點子上了客人可能也就捏著鼻子認了,可白澤算卦卻非常特立獨行,別人問姻緣,他卻給人算禍福,還沒個好結果。

  一個牛族的客人不信邪,找他問了吉兇,白澤卻笑嘻嘻的告訴人家,你老婆有喜了,雖然肚子里懷的不是小牛犢,而是小狼崽,但也算添丁進口了不是。

  牛頭人當場裂開,宛如晴天霹靂!!

  白澤把這牛族的客人得罪死了,一張臉綠的發黑,七竅生煙,顯然氣壞了,卻又拿白澤沒辦法,從此以后就再也沒見過這牛頭人來喝酒。

  酒館也是消息靈通之地,久而久之就都沒人找他算卦了。

  如果白澤算卦只是單純的不準,那也就罷了,他們當康峰還可以把他請出去,列為不歡迎的對象。

  但白澤的卦象偏偏都非常的準,只是找他算卦的人,都沒有什么好下場罷了,也算是有真本事的人。

  他們當康峰開門做生意,總不能趕客人不是,再說人也不一定能趕得走,當豐也就睜只眼閉只眼了。

  白澤看見當豐,眼睛瞬間閃亮,上前就給了當豐一個大大的擁抱,然后哈哈大笑道:“當豐道友說笑了,我白澤又豈那種是白吃白喝之人,我只是單純的喜歡給人算卦而已,哪有什么高抬貴手的說法,更不可能是和你當康族過不去。”

  當豐苦笑道:“我寧可白澤道友白吃白喝,也好過算卦!!”

  白澤在這里待了好幾年,客人都被他騷擾的不耐煩了,很多老客人都躲著他,不敢用寶貝來酒館換酒喝了。

  酒館的生意都因此冷清了不少。

  白澤訕笑道:“禍福無門,唯人自招,客人們都愛聽好聽的,而忽略難聽的話中,所包藏的禍患,我也只是好心提醒他們而已。”

  當豐翻了個白眼,什么好心提醒,我看你就是故意的,專門去揭別人的短處,痛處來取樂。

  你白澤要是有那么好心,怎么不見你心疼心疼我這店里的買賣,在這樣下去,酒館可就要黃了。

  孟極看著白澤,心中也有好奇,白澤神獸在后世也是鼎鼎有名的存在,對于這種能流傳姓名的大能,孟極倒是很感興趣,他的卦象究竟會怎樣?

  “白澤道友,我乃葫蘆山葫蘆大仙孟極,道友既然喜歡算卦,不如替在下算上一卦如何?”

  孟極的話不僅把白澤和當豐的目光都吸引了過去,整個酒館的人也都看了過來。

  “居然還有人不信邪,去找那白澤算卦。”

  “真的假的!!難道他不知道白澤的事情?”

  “又是哪個倒霉蛋,去觸這個霉頭。”

  “哈哈哈,又有好戲看了,俺老牛就知道這酒館中有熱鬧可瞧。”

  “就是不知這人身上有什么樂子……”

  當豐擔憂的看著孟極,勸解道:“孟極道友,這卦算不得啊!白澤道友的卦象太過兇殘,給人算卦要么非死即傷,要么妻離子散,實在不詳!!”

  白澤似笑非笑的看著孟極,圍著他打量來打量去,嘿嘿笑道:“我就說為何今早有喜鵲臨門,原來是有客人上門,孟極道友如今情況你也了解了,可還愿意算卦?”

  小灼華擔心的抓著孟極的衣襟,小腦袋撥浪鼓似的搖著,不想讓孟極算。

  當豐和酒館的客人也都好奇看過來,前者是擔憂,后者則是期待。

  孟極把所有人的神情都看在眼里,他安慰的摸了摸小灼華,讓她稍安勿躁。

  “白澤道友,便幫我測個吉兇吧!出門在外,莫不以安全為要!白澤道友可能幫我算算近期是否有災禍臨身。”

  “問吉兇禍福!正是在下最拿手的本領,孟極道友有如此魄力,倒是讓白澤刮目相看。”

  白澤說著,從桌子上抓起一塊龜甲遞給孟極,又說道:“今日的青稞酒味道定然極美,孟極道友想要測問吉兇,便親自焚燒此龜甲,吾當可根據焚燒的裂紋得出吉兇。”

  孟極結果龜甲,仔細的摩擦著,這是一塊很普通的龜甲,隨處可見。

  燒龜甲以裂紋問卦,這個倒是和巫族的巫卜之術很像,沒想到白澤一個妖族的人,居然會這樣的算卦之術。

  如果他沒記錯的話,這白澤似乎是帝俊的鐵桿手下,最得力的助手,甚至可以算是智囊。

  也不知道他來青丘是為了什么?希望不要影響到小灼華吧!

  孟極端詳著手中的龜甲,心中卻在揣摩著白澤留在青丘的動機。

  “請吧!孟極道友!!”

  白澤笑呵呵的提醒著孟極,目光在孟極身上游走,最后停留在了肩膀處的小灼華身上,笑意更濃了。

  帝君的任務終于有著落了!!

  孟極見白澤看了眼小灼華,還露出了姨媽笑,頓時有些不悅,冷哼道:“不就是燒個龜甲,白澤道友可看好了,看看孟極的吉兇如何?”

  說著,掌心燃起熊熊烈火,裊裊青煙升起,龜甲冒著滋滋滋的聲響,瞬間就化做了灰燼。

  白澤看見龜甲化成了灰,愣了愣,孟極五卻還不停手,一團水汽再次冒起,灰燼被水包裹,片刻后又重新化為一塊龜甲。

  龜甲成形后,孟極就扔給了白澤,撇撇嘴問道:“白澤道友,不知我這塊龜甲的卦象如何?是兇是吉啊!”

  白澤接過了龜甲,卻連看也沒看,只是盯著孟極嘆息道:“兇卦!!”

  “并且是死無葬身之地,挫骨揚灰,神魂俱滅的……”

  “大兇之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