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筆閣 > 洪荒,再造乾坤 > 第28章 蟠桃
  西王母笑了起來,往小灼華的身上看了看,也看到了她身上的九尾狐血脈,手上頓時掐指一算,莞爾笑道:“小姑娘想要拜師,卻不知師徒早已經相遇……”

  小灼華眼神亮了,她湊到西王母身邊,高興的問道:“娘娘也要收我為徒嗎?”

  西王母揉了揉她的小腦袋瓜,搖頭說道:“你我沒有師徒的緣分,想要拜師還要另尋他人才是。”

  說著還瞟了眼孟極,孟極摸了摸鼻子,略微苦笑,他本打算到青丘再收徒的,現在看來要提前了啊!

  小灼華很是失落,沒看出西王母意有所指,但夭夭卻聽出來了,湊到她的耳邊輕輕說了什么,小灼華忍著耳朵上的癢,驚喜的轉頭看向孟極。

  她三兩步蹦到孟極身邊,臨了卻又有些膽怯,問道:“大仙!我能拜您為師嗎?灼華也想要個師父!!”

  孟極看著她期望的小眼神,也只能默認的點頭了。

  現在這種情況,他要是不答應,可就徹底地傷了小灼華的心了。

  “師父!師父!!”

  小灼華連著叫喚兩聲,“我青丘灼華今后也有師父了!!”

  孟極一個腦瓜崩給她,沒好氣道:“說什么傻話呢,一整天沒個正形,也不怕別人笑話。”

  西王母恭喜道:“恭喜孟極道友收得愛徒,小灼華她天真率直,也很討喜呢!”

  孟極搖頭嘆道:“討喜還是討嫌還很難說,我也不求著她日后能孝順我,只求她能給我少闖禍就好了。”

  西王母笑了笑,看著小灼華,忽然說道:“方才聽她說自己叫做青丘灼華,小灼華難道是青丘狐族的嗎?”

  孟極點點頭,說道:“小灼華身世可憐,剛出生就沒了娘親,但看她血脈應該是青丘的九尾狐血脈。”

  西王母道:“那道友剛才想出遠門,就是想帶小灼華去青丘?”

  “正是!”孟極點頭回應,“娘娘有此一問,可是對孟極有何交代?”

  西王母說道:“我與那青丘也算舊識,孟極道友既然要去青丘,我便送道友一份大禮,此物或許能幫到你們。”

  說著,西王母玉手張開,一籃子的蟠桃出現在她手上,都是九千年一熟的極品蟠桃,個個果肉飽滿,紅撲撲的,又有異香撲鼻,令人垂涎。

  小灼華和夭夭都暗暗吞咽,眼巴巴的看著西王母手中的蟠桃。

  “這九顆蟠桃就贈與道友,此靈果能使太乙金仙增添壽數,多活上十萬八千年,也算是不錯的仙珍奇品。”

  西王母邊說,邊把蟠桃送到孟極手中,孟極受寵若驚的收下,他就是太乙金仙啊!

  一個太乙金仙的壽命也僅有十二萬八千歲,一顆蟠桃就能讓人添壽十萬八千年,簡直就是逆天了,不愧是洪荒的十大靈根。

  自己的先天葫蘆藤和人家一比,似乎有些丟份啊!這樣的極品靈果就是享有怎樣的贊譽,也絕不算過分。

  孟極把蟠桃收好,好奇問道:“我曾聽聞,娘娘這蟠桃有三千年一熟的,尋常人吃了可得道成仙,六千年一熟的,吃了能長生不老,還有這九千年一熟的,吃了更是能與天齊壽,這蟠桃當真有如此威力?”

  西王母搖頭失笑:“這世上哪有什么靈果是吃上一顆就能長生不老,與天齊壽的,就是所謂的得道成仙,也只是憑借蟠桃的靈力成為微末的人仙罷了。”

  “蟠桃終究是外物,只可錦上添花,扶危濟困,在人壽命將終之時,增添少許壽命罷了。想要真正的長生不老,終究只能依靠自己一步一步的苦修。”

  “不成大羅終為土灰!任你神通如何了得!可以躲過十次百次,甚至千次災劫,最終也難逃天數。因為人總有松懈的時候,只要你松懈了,各種劫數便會臨身,沒有大羅金仙的實力,如何應劫?”

  孟極了然點頭,太乙金仙每五百年就會有三災降下,就算他再能躲,也在劫難逃。更別提壽命將終時的天人五衰了,整個人的精氣神都能給你泄去。

  蟠桃也只能延長你的壽命,屬于治標不治本,要是壽命再度臨了,而蟠桃又續不上可不就只能應劫了。

  那些靠蟠桃或者仙丹來續命的仙人,就只能受制于人,成為別人的棋子。

  在西王母眼中,這蟠桃根本算不得什么珍貴之物,和夭夭比起來,不值一提。

  一翻交談,孟極也擺脫了蟠桃對他的影響,心態也跟著發生了改變。看向蟠桃的時候,已經沒有了原本那般的看重了,只是把它當成了比較珍貴的靈果。

  說起來蟠桃的珍貴之處,就在于能增添壽命了,這對于尋常的仙人來說,或許真的很珍貴,可對于孟極來說就真不算什么。???.

  對于孟極來說,他需要的,或者說需要考慮的從來不是如何增添壽命,而是如何證道混元,證道盤古境界。

  向盤古大神靠齊,甚至超越盤古,這才是洪荒所有大能的終極夢想。

  鴻鈞如此!

  羅睺亦是如此!

  孟極當然也不例外,他從化形前就想著能超越盤古,在洪荒之外,再造乾坤開天辟地。

  “多謝娘娘指點,是孟極之前太看重外物了,險些被這蟠桃迷了本性而不自知。”

  孟極真誠的向西王母道謝。

  西王母含笑點頭,“孟極道友果然慧根天成,我也只是實話實說罷了,當不得指點一說,孟極道友能有所領悟,全賴自身造化與我無關。”

  “不論如何,此番能有領悟,還是要感謝娘娘的!”

  孟極對著西王母深深一拜,西王母無奈只能微微偏過身去。

  “道友太過了,我等也只是淺談兩句,如何能受此大禮,罷了罷了!!我便以夭夭師父的身份受你此禮,日后定照看好夭夭,不讓她受半點委屈。”

  西王母說著把夭夭拉過來,從懷里掏出一塊玉如意送給了她,竟然是一件中品的先天靈寶。

  孟極見夭夭喜歡,也由衷地為她感到高興。

  “如此,孟極便代夭夭謝過娘娘了。”

  西王母笑了笑,又拿出幾個蟠桃,分給了孟極、夭夭和小灼華,幾人開心的吃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