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筆閣 > 洪荒,再造乾坤 > 第27章 收徒
  孟極把控制七星劍煞大陣的劍令交給了夭夭,又把口訣傳了過去,直到夭夭完全學會后他才停了下來。

  說實在的,他們兩人相處的時間也有兩百多年了,這突然間要分離,孟極除了不舍以外,最放心不下的就是她的安全了。

  雖然夭夭已經兩百歲了,也有了天仙境界的實力,但她在孟極眼中,永遠也只是那個善良泛濫又非常固執的小姑娘。

  “夭夭,我不在家里你記得萬事都要小心,那些膽敢打你主意的人,絕不要對他們有什么憐憫之心,就用我給你布下的這個七星劍煞大陣,給我往死里打,直到轟成渣為止。”

  “還有不要輕易相信別人的話,山谷之中也不要讓陌生人進來,不管是誰叫你打開大陣,你都不要答應,直接用劍氣把他嚇走就好了。”

  “要是他想硬闖,這種人更是該殺,絕對不要手下留情。如果實在打不過,那就跑吧!我留給你的乾坤挪移符要貼身收好,該用的時候就要用,不需要節省。”

  孟極啰啰嗦嗦的說了一大堆,他從來不是一個話多的人,但是總感覺今天有說不完的話。

  他身上的傳承不少,也是個能掐會算的,青丘他是一定要去的,夭夭留在昆侖山也有她自己的機緣,所以他才放心把夭夭留下來。

  其實他心中有預感,這一走大概會過很久才能回來了!

  說著,他看見山谷中的三只妖怪,頓時把他們攝來,用先天葵水結合昆侖山中的銅鐵,現場煉制了三個緊箍圈,一人一個給他們戴上。

  “夭夭,我再傳你緊箍圈的用法,這三只妖怪就留給你解悶用,平時你有什么臟活累活重活就都交給他們好了。”

  夭夭紅了眼眶,說道:“我知道怎么用的,大仙以前教過夭夭。”

  孟極怔了怔,隨后點頭,“原來已經教過了嗎?那就好……”

  ……

  “道友這是要出遠門嗎?看來我拜訪的不是時候啊!”

  西王母從天而降,笑著對孟極說道。

  孟極驚訝看去,只看見一片七彩祥云中,一個氣度雍容的美婦人降臨山谷,這迷霧陣也好,七星劍煞大陣也罷,居然都阻攔不住她,讓她輕易的闖入了其中。

  要不是看她身上神光燦燦,清氣煥然,不像是兇神惡煞之輩,要不然孟極都直接出手了。

  “孟極有失遠迎!不知這位道友突然來訪,所為何事?”

  孟極拱手行禮,不卑不亢的問道。

  其實他心中略微有點忐忑,因為他完全看不穿西王母的深淺,但是西王母卻可以無聲無息的接近他。

  單從這一點來說,就已經很能說明問題了,說明眼前這美婦人的實力起碼超過他一個大境界,甚至很有概率是混元境界的大能。

  而居住在昆侖山上的女性大能,貌似只有一個,那就是……

  西王母看孟極的神色,見他這么快似乎就猜到了自己的身份,心頭也是有些驚訝。

  她雖然有著女仙之首的名頭,但實際上一直深居簡出,很少有在洪荒中走動,按理說應該沒什么人認識她才對,但孟極卻似乎瞬間猜到是自己。

  “道友不必拘束,我又并非惡鄰,此次拜訪雖然是冒昧了,但我今日心血來潮,推演天機后,方才得知在道友處,有人與我有師徒緣分。”

  此話一出,孟極是真的驚訝了。

  師徒緣分?

  還是和西王母有師徒緣分?這人該不會是我吧?不可能啊!我與西王母八竿子都打不著,總不能在她附近住上一陣子,就與她有緣了吧!

  可要不是我,又會是誰?

  小狐貍嗎?這個似乎也不怎么靠譜!

  天機他也推演過,小狐貍和自己有師徒緣分,不可能和西王母扯上關系。

  不是他,也不是小灼華,那就只剩下夭夭了,難道這就是夭夭的機緣?

  什么?你說那三只妖怪?

  拜托,這三只妖怪在孟極眼中,就跟三只牲畜沒什么兩樣,根本就沒把他們當成人來看待。

  他相信以西王母的眼光,絕對是和他一個級別的。

  “西王母說笑了,夭夭她何德何能,怎會與您有師徒緣分呢?”

  孟極摸了摸夭夭的小腦袋,似乎不大相信西王母的話。

  西王母笑了笑,看向夭夭的眼神中充滿了喜愛和慈祥,“她的名字叫做夭夭嗎?看著就是個乖巧伶俐的好孩子。”

  “如果我沒看錯的話,夭夭應該是桃樹精靈吧!這倒是和我的蟠桃樹相得益彰,我此次前來就是想收夭夭當弟子,照料蟠桃園的,就是不知道友意下如何?”

  西王母越看越滿意,沖著夭夭不住的點頭。

  孟極也有些愣住了,蟠桃樹和夭夭?是那棵十大靈根之一的蟠桃樹嗎?那對夭夭來說還真是天大的機緣了。

  雖然自己也是十大靈根的葫蘆藤孕育而生的,但自己最擅長的還是力量大道,對夭夭的幫助肯定沒有蟠桃樹那么大,夭夭要是做了西王母的弟子,不僅安全上有保障,未來成就不可限量啊!

  不過這西王母收徒怎么比他還要草率,這才看了兩眼吧,就要收夭夭當徒弟了,該不會有什么問題吧!新筆趣閣

  “道友無須顧慮,我是真心實意想要收夭夭為徒的,定不會讓她受到半點委屈。”

  西王母努力打消孟極的顧慮,夭夭這樣的桃樹精靈和蟠桃樹簡直是絕配,兩者放在一起簡直互惠互利,不僅能極大的縮短蟠桃的成熟時間,對夭夭的修煉也能進步得快,甚至大羅金仙也是指日可待。

  能把一個未來的大羅金仙收為弟子,西王母心情相當的好。

  孟極也能感受到西王母的心意,就看向夭夭,想問她的意思。

  夭夭看了看西王母,猶豫道:“可是這些桃樹……”

  西王母笑了笑,“這個簡單,你要是舍不得,我把它們一同移栽到蟠桃園就好了,此地離我的道場也不算遠,到時還可以讓你繼續照料它們。”

  夭夭聽聞也終于點頭,拜了西王母為師。

  孟極和小灼華都為她感到高興,小灼華甚至羨慕的說道:“太好了,夭夭!我也好想要個師父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