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筆閣 > 洪荒,再造乾坤 > 第26章 西王母
  孟極也是靜極思動,想要出去走走了,他在昆侖山的山谷中待了也有五百余年,正好借著由頭去傳說中的青丘轉轉。

  不提遠處歡呼雀躍的小灼華和夭夭,孟極來到湖邊,只見原本平滑如鏡的湖水不停翻滾,一只黑色的瓶子從湖底冒出。

  正是上品先天靈寶水臟瓶!!

  五百年間,孟極不僅把力量大道的框架搭建好,還順道把混沌魔神的腎臟,也就是水臟洞給煉化了。水臟洞搭配著先天葵水,被他給煉成這件寶貝。

  水臟瓶的威力奇大,比后來觀音菩薩手上的玉凈瓶和金翅大鵬鳥的陰陽二氣瓶只強不弱。

  玉凈瓶側重救死扶傷,起死回生,可比性不強。但陰陽二氣瓶和水臟瓶相比,就顯得遜色很多了。

  陰陽二氣瓶里的先天陰陽二氣是很厲害,但是瓶子本身的質量不行,居然還能被觀音賜下的三根毫毛鉆破。

  僅僅從質量上來看,這陰陽二氣瓶就很不合格,法寶的煉制極為粗制濫造。

  孟極的水臟瓶中,裝著的先天葵水在威力上就不比陰陽二氣差,瓶身的品質也更勝一籌,乃是用混沌魔神的腎臟所煉制。

  只要把敵人裝進瓶中去,就是大羅金仙也別想輕易脫身。

  孟極把瓶子放在湖里,是拿它來做陣眼的,他利用山谷形似蓮花的特性,在這里布下了聚靈陣,方便自己修煉。

  夭夭就是孟極布下聚靈陣后,這滿山谷的桃樹感受甲木之精誕生的桃樹精靈。

  像這樣的桃樹精靈可遇而不可求,從某種意義上來說,夭夭甚至可以說是孟極的女兒。

  因為這甲木之精,其實就是孟極修煉木之大道時,身上泄露的氣息。

  所以孟極才會對夭夭比較包容,經常指點她修煉。

  現在他準備動身去青丘,水臟瓶當然可不能留在這里,所以就取了出來。

  山谷中少了聚靈陣,縹緲的仙靈之氣也散去不少,如此巨大的動靜,驚動了遠處的夭夭和小灼華。

  她們飛過來,好奇的看著水臟瓶。

  “大仙!這是您的法寶嗎?看著好厲害啊!”

  小灼華羨慕的問道。

  孟極看著光華流轉的水臟瓶,感慨道:“這是水臟瓶,重十萬八千斤,瓶中裝著無量先天葵水,任何人被裝進瓶子里,被我這先天葵水沖刷,不消一時三刻,立刻化為膿水。”

  小灼華咋舌不已,害怕的看著水臟瓶,不敢靠近,總覺得這瓶子下一刻就會飛過來把她裝進去化為膿水。

  “小灼華不用害怕,那是大仙的法寶,不會傷害我們的。”夭夭安慰她。

  “真的!!那我能摸摸它嗎?”

  小灼華眼睛亮了亮,壯了壯膽子,還想要伸手去碰水臟瓶。

  孟極故意晃了晃水臟瓶,瓶中的先天葵水發出轟隆隆的水聲,又嚇得她收回了手。

  “嘿嘿嘿,你要是不怕被化成膿水,那就可以碰……”

  “我不要…我不要化成膿水!!”

  小灼華連連搖頭,躲到夭夭的身后,惹來孟極哈哈大笑。

  ……

  數日后。

  “夭夭,你說什么?”

  孟極眉頭緊鎖,非常不理解夭夭的選擇。

  夭夭坐在桃樹枝上,說道:“我是這里的桃樹精靈,我要是離開了山谷,這些桃樹都會枯死的,所以我不能離開這里。”

  原來如此,夭夭因桃樹而生,是這片桃林的精氣神,要是夭夭離開了它們,桃樹枯萎而死就只是時間長短的問題而已。

  孟極吐了口氣,他雖然知道了原因,但卻沒有任何辦法。

  他總不能把整個山谷的桃樹都挖出來帶走吧!所以只能嘗試著勸解夭夭了。

  “那你就不想和我們出去,去看看外面的世界嗎?”

  說到外界,夭夭有些遲疑,但最終她還是搖了搖頭,堅持己見。

  “有大仙和小灼華出去幫夭夭看就好了,夭夭幫你們守好山谷,你們也要好好幫夭夭看看外面的世界,等你們回來了,就把它當成故事說給夭夭聽。”

  小灼華淚眼婆娑,“夭夭……”

  她很舍不得夭夭這個好朋友,但回到青丘,不僅僅是她娘親的交代,也是她自己的執念。

  想要她放下執念留在這里陪著夭夭,根本就不可能。

  孟極又嘗試著勸說了幾次,均都無果。

  “罷了,既然你不想離開,那我就再逗留幾日,給你布置個更好的陣法當做守護大陣吧!”

  夭夭開心的點頭。

  數月后,孟極立于湖邊,雙眼炯炯有神,暴喝道:“藏鋒聚煞,凝氣為兵,七星就位,助我成陣。”

  “天樞!”

  “天璇!”

  “天璣!”

  “天權!”

  “玉衡、開陽、瑤光!!七星劍煞大陣成!”

  伴隨著孟極一聲暴喝,周圍就有七座山峰化為陣眼,聚攏風云,七柄煞氣凝聚的神劍隱約顯現,天上的北斗七星更是搖落一道道的星光,沒入七柄神劍身上。

  桃花山谷周圍千里之地,頓時被沖天煞氣覆蓋,殺氣騰騰。

  七星劍煞大陣剛成,就驚動了昆侖山上潛修的大能西王母娘娘。

  “凝煞為劍,搖動七星,這是在布陣嗎?也不知是何方道友,竟有如此神通?”

  西王母一直待在西昆侖山潛修,從鴻鈞的紫霄宮回來后,更是被尊為洪荒女仙之首,雖然她從未在意過這些虛名,但也能從側面了解西王母的厲害。

  “這些年一直苦心鉆研斬三尸之法,竟然不知昆侖山來了位神通廣大的鄰居,如今我參悟斬三尸也有小成,是時候出去走動走動了。”

  西王母雍容華貴,身披五彩裘衣,周身神光映射,光彩照人,乃是洪荒少有的先天神圣。

  只見她走出宮門,一只鸞鳥便拉著御攆出現,左右各有一隊宮娥仙女,捧花抱扇,上前恭迎。

  西王母看了看,搖頭笑道:“今日不出遠門,只是在山間轉轉,尋個鄰居,無需此等排場,你們都退下吧!”

  “是,娘娘!!”

  宮娥們應聲退了下去,鸞鳥也把御攆拉走。

  西王母看了看天邊,掐動素手,推演著天機,一個晃身消失在宮殿之中。

  “此次會友,竟然還有此等機緣!妙哉!妙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