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筆閣 > 洪荒,再造乾坤 > 第25章 桃之夭夭,灼灼其華
  小狐貍顯得很失落,因為她好像真的沒有名字。娘親去世的時候,實在太倉促了,倉促到甚至沒有告知她自己的名字。

  夭夭看見小狐貍失魂落魄的模樣,上前安慰她,“小狐貍別難過了,就算沒有名字我們也是好朋友啊!夭夭之前也是沒有名字,還是大仙給我取的呢!”

  “朋友……取名字?”小狐貍眼睛亮了起來,“對啊!我也可以讓人給我取個名字啊!”

  說著,小狐貍兩眼放光看著夭夭,說道:“夭夭,我們既然是好朋友,那你給我取個名字吧!”

  夭夭愣了愣,猶豫道:“可是……我不會取名字啊!”

  小狐貍用腦袋拱了拱夭夭,“求求你了求求你了,夭夭,我也想要個名字!!”

  夭夭抵擋不住小狐貍的苦苦哀求,只能艱難的答應。隨后她就陷入了冥思苦想,只是時間長了,不僅把自己的小臉蛋皺成苦瓜,也把小狐貍急成了熱鍋上的螞蟻。

  孟極好笑的看著兩個小家伙,把腳下的三只妖怪趕到角落里蹲著,省得礙眼。

  獅子精、老虎精和狗熊精表現得十分順從,不順從也沒辦法,實力不如人就只能任人宰割。

  實力為尊!妖族中向來如此,它們從根子上就遵從著優勝劣汰,物競天擇的自然規則。

  孟極的實力比他們高出了太多,讓他們實在經不起反抗的念頭。

  夭夭想了很久,實在是想不到什么好名字,但看著兩眼希冀,看著自己的小狐貍,又實在不忍心拒絕她。

  就在她不知所措的時候,正好看到了孟極驅趕妖怪,頓時找到了救星。

  “對啊!我的名字都是大仙給取的,不如讓大仙也給小狐貍取個名字好了。”

  夭夭高興的握緊小拳頭,拉著不明所以的小狐貍就來到孟極身前,興沖沖道:“大仙,大仙!您給小狐貍取個名字好不好?夭夭實在想不到好名字!”

  孟極本能的拒絕了,但夭夭實在想不出什么好名字,只能纏著孟極。

  孟極看見兩個小家伙滿臉期待的神色,也有些于心不忍,摸了摸鼻子,只能無奈地答應。

  “只此一次,下不為例!”

  其實取名倒沒什么,他分分鐘就能想出一大堆的名字,只是這小狐貍是青丘的,若是自己和她的關系太近,難免會和青丘扯上不必要的因果。

  在洪荒中,因果是最難揣測的了,是福是禍都難以預料。

  所以懂得天數的人,在大劫來臨前,都會選擇少沾因果,避世而居。

  小狐貍身上的因果,孟極雖然有些顧慮,但還不至于忌憚,要不然他也可能答應夭夭,幫她取名字。

  孟極想了想,就對著兩個小家伙道:“夭夭的名字是我根據桃樹的顏色取的,所謂桃之夭夭,灼灼其華,因此我給她取名為‘夭夭’。”

  “至于小狐貍嘛!你身上火紅色的毛發,倒是和桃樹有些相似,看來你們二人的緣分不淺,不如就把這后半句送給你了,名字就叫‘灼華’吧!”

  夭夭和小狐貍都紛紛在心中念著灼華兩個字,小狐貍念著念著更是興奮的跳了起來,一旁的夭夭也為她感到高興。

  小狐貍得了新名字,高興之余,也恢復了調皮的本性,和夭夭打鬧了起來。

  孟極笑著搖了搖頭,正欲離開時,小狐貍卻突然停下了打鬧,一臉嚴肅地道:“不對!不對!大仙,夭夭,娘親說過我是青丘的公主,所以我不能叫做灼華,而應該叫做‘青丘灼華’。”

  “青丘灼華……”孟極默念三遍,忽然一種奇妙的觸動涌上心頭,覺得這名字還真不錯,他又掐指一算,頓時天機明朗。

  “原來是有師徒之緣嗎?”

  孟極若有所思,看向小狐貍,他的眼中有金色神光隱隱泛起,一個照面就把小狐貍給看了個通透。

  血脈中隱隱約約有著九尾狐的虛影,看來是青丘狐族無疑了,年齡……嗯?年齡居然才九個月大!

  孟極驚訝的看著小狐貍,問道:“小灼華,你年齡才九個月?”

  小狐貍懵懂的掰了掰手指頭,好半響才點點頭,“哎!好像還真是九個月啊!大仙你是怎么知道的?”

  孟極笑笑不答,他現在還沒弄清楚這份師徒緣分因何而來,不知道是要斷掉,還是順其自然。

  不過這小狐貍既然是青丘狐族的公主,他想要收小狐貍當徒弟,就必須得去青丘轉一轉了。

  莫非……師徒的機緣在青丘?

  孟極陷入沉思。

  “哎!大仙!!你還沒告訴我你是怎么知道的呢?”小狐貍的求知欲很高,見孟極不答,就追問道。

  孟極被打斷了思路,看著小狐貍毫不怕生的模樣,以及她渴望的眼神中,隱藏于深處的一絲孺慕。

  他心中微動,收徒的念頭重了一分,但還是忍住了,摸了摸小狐貍的腦袋后,就夸贊起她的名字來,“青丘灼華這個名字很不錯,和你很相配呢!”新筆趣閣

  小灼華心里美滋滋,臭屁道:“是嘛!我也覺得很好聽,我的名字一定是全世界最好聽的!!”

  不過小灼華顯然沒那么好打發,她轉過頭后,就又扯著孟極的衣袖,追問著:“大仙你還沒告訴我,為什么會知道我的年齡呢?你難道認識我娘親!”

  小灼華緊張的盯著孟極,她看到孟極的時候,就覺得莫名的親切,現在他又知道自己幾個月大,難道真的認識娘親嗎?

  孟極這才恍然大悟,知道小狐貍為什么非要執著地追問了,感情是把自己當成了親人了啊!

  也是……畢竟她也只是一個剛出生沒多久,就失去了母親的孩子。

  渴望親情的她,自然不想放棄一絲一毫的可能。

  只可惜,他真的不是她的親人,也不認識她娘親。

  孟極稍微遲疑,但還是搖了搖頭。

  “本大仙能掐會算,自然知道你的年齡,我不是你娘親的朋友,甚至都不知道青丘在哪里?”

  小灼華的眼神逐漸黯淡,眼中噙滿了淚水,顯得異常的失落。

  “原來你也不是……”

  孟極看著小灼華失落的模樣,不由想起‘狐死首丘’的成語,看來這青丘狐族對于族人和祖地的眷戀,是刻在了骨子里的啊!

  夭夭落在小灼華的腦袋上,拿出水蜜桃安慰著她。

  只是收效甚微,小灼華雖然接過了水蜜桃,但仍然是一副沒精打采,強顏歡笑的模樣。

  “本大仙雖然不知道青丘在哪里?但想找到它,簡直易如反掌!”

  小灼華驚喜的扭頭,看著不遠處的孟極。

  “真的!!”

  孟極驕傲道:“我葫蘆大仙從不騙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