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筆閣 > 洪荒,再造乾坤 > 第22章 共工
  共工部落附近,一處樺樹林中。

  大巫‘羿’正在教導弟子射箭,“持弓要正,手不能抖,射箭時不能只用眼來看,必須要用‘心’來看。”

  “只有把心融入到箭中,讓精神跟隨著箭矢飛出,才能箭出無所不中。”

  “師父,這好難啊!!”

  “是啊!不用眼睛看怎么可能射中兇獸啊!這根本就做不到。”

  一群巫族少年七嘴八舌,紛紛吐槽。

  大羿眉頭皺起,手掌一翻,一個少年手中的樺木弓就落入他手中,恰逢遠方明目張膽地飛來一道血光。

  大羿微微瞇了瞇眼,看清血光中是一尊妖神后,就閉上眼睛。

  心靈感應世界,一張弓拉開,弓弦如滿月,錚鳴一聲,箭矢直沖九霄。

  相柳正拼命逃往共工部落,一想到巫神繇還落在孟極的手中,一陣錐心之痛就襲上心頭,他一定要搬來救兵,解救自己的兄弟。

  “繇兄弟,你一定要撐住啊!!”

  可就在他靠近共工部落,剛準備放松的時候,一根箭矢映入眼簾。

  危險!!

  相柳被驚出一身冷汗,身體的本能讓他以一種不可思議的角度彎曲,躲避著箭矢。

  正在他為自己的反應而感到自豪,以為能躲過箭矢的時候,頭顱忽然一陣刺痛,一股巨力貫穿拉扯,帶出紅白色的腦漿。

  這……為什么?

  相柳萬分不解,應聲落地,龐大的身軀落在樺樹林中,無數的古樹遭受摧殘,斷折。

  “現在還有誰敢說閉上眼睛射不中兇獸的……”大羿把樺木弓丟回去給少年,收獲一眾小徒弟崇拜的目光。

  “區區一個妖圣也敢在我共工部落附近撒野,上一個如此大搖大擺沖撞我部落領地的,都已經變為林中枯骨,沒想到還有人不長記性。”

  相柳聞言,努力的睜開眼,正好看到大羿冷笑的身影,那魁梧奇偉的身軀,正是共工部落的人。

  自己人啊!我們是自己人啊!!

  他心中有萬分的委屈,只覺得心酸不已,頻繁的受傷,讓他再也支撐不住,昏迷前只來得及顫顫巍巍的說道:“快去救巫神繇……”

  “……”

  大羿身形一頓,樺樹林中瞬間冷場。

  “他剛才說了什么?”

  一個徒弟猶豫著回道:“好像是巫神繇大人!!”

  “師父,我們是不是殺錯人了?”

  小弟子們一個個面面相覷,弱弱地問著大羿。

  大羿嘴角抽搐,怎么說話的?這條小蛇雖然被射穿了腦袋,但不是還沒死呢嘛!既然沒死那怎么能算殺錯?

  大羿瞪了眼說話的弟子,說道:“這妖怪既然認識巫神繇,那應該不是敵人,你們還不趕緊回部落喊幾個巫師過來,給他治治傷!!”

  小徒弟一個哆嗦,連忙道:“是,師父!!”

  “可惜了這么肥美的蛇肉……”

  大羿惆悵的看了眼跑遠的弟子,又轉頭看向相柳,咕囔著說道。

  ……

  巫師很快到場,各種巫術很快把相柳的傷勢穩住,一缸缸紅紅綠綠的湯藥灌進去,相柳終于從昏迷中清醒。

  大羿見狀上前問道:“你是何人?方才你說阿繇怎么了?”

  相柳剛剛清醒,就被大羿盤問,他晃動著自己僅剩的五個頭顱,悲從中來,沙啞著嗓子道:“我乃是云迷大澤水臟洞的妖圣相柳,巫神繇與我是結拜兄弟,今天我們本想去討回個公道,沒想到……”

  相柳把事情的原委一一道來,說到最后已是聲淚俱下,他心中十分明白,憑著他和孟極的關系,巫神繇此次能活下來的概率微乎其微,幾乎是十死無生。

  但他還是抱著最后的希望,懇求著大羿說道:“你們快派人去救我繇兄弟吧!他還在那孟極賊子的手里,危在旦夕!!”

  “你說什么!!”大羿勃然大怒,“阿繇落在別人手里?你怎么現在才說?趕緊給給我帶路!!”

  大羿的箭術相柳也領略過了,知道此人必定是共工部落的大巫,所以他雖然被呵斥著,但也敢不爭辯,就這樣帶著大羿返回了云迷大澤。

  只是兩人趕來時,早就為時已晚,現在的云迷大澤已經人去樓空。兩人搜尋一翻,也只是在湖底找到了巫神繇的尸體,還有青銅鼎。

  大羿強忍著怒火,冷冷地瞪著相柳,用巫族秘法把青銅鼎收起來,帶著相柳和巫神繇的尸體返回共工部落。

  現在的情況,必須要稟告給祖巫,讓共工來定奪了。

  ……

  共工部落占地數萬里,九條大河匯聚之處,就是共工的神殿。

  神殿極為恢宏,雄偉壯觀,十二根擎天玉柱刻著十二尊祖巫的浮雕,寬闊的大殿中央,一座高臺上,共工正在冥思,推演著水之大道。

  大羿帶著相柳來到跟前。

  “祖巫,大羿有要事稟告!!”

  共工推演大道被阻斷,睜開了雙眼,眼中似乎蘊含著滔天洪水,他渾身的水波黑鱗也反射幽光。

  臥在他腳下休憩的黑龍,也被共工的威勢驚醒,同樣睜開了巨大的龍眸,望向了大羿。

  “大羿,所為何事?”

  伴隨著共工的話語,整座共工神殿也仿佛蘇醒過來,水霧蒸騰,空氣都變得格外濕潤粘稠起來。

  大羿說道:“祖巫,巫神繇在云迷大澤被人殺死,九鼎之一也險些丟失,吾恰巧碰上此事,特來稟告!!”

  “阿繇被人殺了!!”

  共工身形微頓,神殿內氣氛頓時壓抑起來,水汽越來越濃郁,漸漸地凝結成水珠,最后化為滔滔江水,波濤翻滾的江水環繞著三人,就這樣停滯在半空之中。

  兩股水流化為巨蟒,纏繞在共工的腳下,托舉著共工,讓他來到大羿和相柳的身前。

  “阿繇是我的親信,也是我共工的嫡系血脈,究竟是什么人,膽敢殺他?”

  大羿恭敬低頭,先把巫神繇的尸體放出來,再說清楚事情的來龍去脈。

  共工看向相柳,說道:“這么說來,阿繇是因為你而死的?”

  相柳噗通跪地,痛哭流涕道:“祖巫大人,是我害死了繇兄弟,我死不足惜,但請祖巫大人一定要為繇兄弟報仇。”

  “哼!仇我共工當然會報!!”

  共工冷哼一聲,眼中兇光暴露,“可你……既然死不足惜,那就去死吧!!”

  一掌拍出,相柳只覺得被滔天的巨浪拍中,渾身的血肉、骨骼在一瞬間就粉碎,整個人被拍成了血霧,飄蕩在神殿之中。

  “啊!啊!!”

  血霧之中,相柳痛苦嚎叫,他天賦異稟,天生就擁有九個頭顱,傳承下來的天賦神通就是這九條命。

  每次一死他都會斷去一只頭顱,最近接連死去四次,所以還剩五個頭,現在又被共工拍死一次,九條命也變成了四條命。

  共工略微驚訝,怒火也隨著相柳被拍成血霧的瞬間而消散,他眼中放出一道神光,一下子就把相柳看了個通透。

  “竟然是天生九命,可惜只剩下了四條,如此天賦殺了倒是有點可惜!!”

  神殿內,相柳的血霧一陣蠕動,身體在緩慢地重新構造。

  共工頗為欣賞的看著相柳,想了想,手掌微抬,巫神繇的尸體浮起來,隨后也被一拳震成血霧。

  一滴,兩滴,三滴。

  巫神繇的巫族精血被共工提取出來,融入相柳的身上。

  最后見相柳重塑肉身的速度實在太慢,就又咬破了自己的食指,彈入一滴自己的精血。

  “我幫你彌補本源,從今天起,你就是我巫族之人,名字就叫做‘相繇’。”

  相繇茫然的搖晃著九個新腦袋,略微懵圈的看向共工、大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