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筆閣 > 洪荒,再造乾坤 > 第21章 心魔
  “孟極……你敢殺我,我巫族定與你不死不休,啊……啊!!”

  “有本事就放了我,讓我們大戰八百回合!!”

  “孟極,我詛咒你不得好死!!”紫極葫蘆的血海之中,巫神繇凄厲的咒罵著。

  孟極冷眼旁觀,根本不予理會,靜等紫極魔葫身上的紫氣越發濃郁,逐漸發威,光華大盛。

  紫極葫蘆里裝著的血水,乃是盤古大神死后的污血所化,是羅睺從真正的洪荒血海中取來,以秘法改造后,封存在十二品滅世黑蓮中的。

  這血水可以溶解萬物,非混元強者萬難抵擋,根本不是巫神繇區區一個太乙境界的巫神所能抵擋的。

  在巫神繇破口大罵的時候,血水也從他的七竅鉆進其體內,一陣陣慘叫聲響起,他的五臟六腑都被業火灼燒,無盡的血水沖刷之下,血肉也漸漸的融化。

  巫族之人很少有修煉元神的,他們的精神意志與肉身融合,因此肉身就是他們的全部。

  現在巫神繇的五臟六腑被融化,血肉之中的精神意志也被消磨殆盡,算是徹底死絕了。

  殺死一尊巫神,紫極魔葫內的血海掀起一陣狂風暴雨,沖盈的煞氣,連帶上巫神繇臨死前的怨念,反過來沖擊孟極的心神。

  孟極嘴角溢出鮮血,臉上忽明忽暗,變得陰晴不定,心境泛起波瀾。

  “怨念纏身,又添業力!不知不覺我身上的業力居然這么濃厚了。”

  孟極皺起眉頭,只覺一陣心旌神搖,他想打坐穩住心神,卻發現怎么也靜不下心來,心中念頭紛雜,心情煩躁。

  “殺戮!”

  “鮮血!!”

  “予取予奪!”

  “孟極……盡情的享受殺戮吧!享受殺戮的快感……”

  “肆意掌控他人的生死,這是何等愜意的享受啊!”

  一道道蠱惑人心的聲音響起,從他心底蔓延開來。

  孟極猛然睜開眼,心魔?冷哼道:“小小心魔,也敢妄想蠱惑你爺爺!!”

  說著,眉心上的神眼驀然睜開,璀璨的金色神光流轉,倒灌而入,作用在元神和肉身之上,緊接著他的周身金光大盛。

  孟極被金光渲染,宛如天神下凡,心神亦如琉璃金剛,不染塵埃。元神中原本涌現的種種紛雜念頭,以及藏在心底作祟的心魔,全都被一掃而空。

  “怎么會有心魔?”

  孟極十分不解,如果是業力纏身他還能理解,畢竟在化形之前,他也沒少殺害生靈,各種各樣的兇獸,他沒殺一百萬,也有幾十萬。

  只要殺生,就會產生業力,孟極都殺人如麻了,身上的業力自然不會淺了。

  可是產生心魔,這是他始料不及的。

  心境不穩才會有心魔,他的根基境界向來十分穩健。所修煉的七條大道之中,也有五條突破到了玄仙的境界。他這一身的實力在玄仙之中,不說是舉世無敵,也屬于十分稀少了。

  就連太乙金仙他也是觸手可及,要不是為了整合自身的大道,明確自身力量體系,他隨時都可以突破。

  從沒聽說過,這樣境界安穩,根基扎實的情況,居然還能招惹心魔。

  孟極踏在云迷大澤的水面上,碧綠的湖水倒映著他的臉龐,劍眉星目,紅唇皓齒,五官之間隱約流轉著淡淡的紫氣。

  “難道是……紫極葫蘆!!”

  孟極心中一動,若有所思。隨即心神沉入紫極葫蘆之中,摸索著緣由。

  血海之中,巫神繇的尸體沉浮其中,他的五臟六腑早已經被腐蝕一空,只留下一具空殼皮囊。

  面目全非的五官,還能依稀感受到他生前的不甘。

  巫族之人不懼生死,渴望戰斗,向往轟轟烈烈的戰死,巫神繇被捆仙繩五花大綁,無比憋屈的被紫極葫蘆融化成血水,也難怪他心中會有如此強烈的不甘。

  “不過巫神繇的怨念也只是一個誘因,真正給我招惹心魔的,還是紫極葫蘆,不…應該說是紫極魔葫!!”

  孟極深深呼吸,搖頭嘆息:“我怎么就忘記這是件魔道靈寶了呢!最近使用的太頻繁了,險些忘記魔道靈寶可是最能蠱惑人心的,它們往往可以潛移默化的改變人們的心性,隱患重重。”

  “日后這紫極魔葫還是少用為妙,等我把水臟瓶煉制出來,就用水臟瓶對敵吧!”

  “還有這巫神繇,既然人都已經死了,那恩怨也就兩清了。逝者已矣!也沒必要羞辱他的尸體,還給他留點體面好了。”

  孟極制作了一副石棺,把巫神繇放進入,最后沉入云迷大澤。

  “打打殺殺,既沾因果,又添業力,實在是得不償失,接下來還是修心養性好好修行,體悟大道吧!”

  孟極看著身上的越發濃郁的業力,心中也有了憂慮,心魔誕生也算提醒了他,再不消停一點,解決身上的業力,他遲早也會殺劫臨身。

  “如今得罪了巫族,此地不宜久留,還是躲遠點吧!對了……那尊青銅鼎!!”

  孟極剛想離開,又想起沉在湖底的青銅鼎,于是折返湖底察看。

  一個深坑中,一尊九丈高的青銅鼎靜靜待在那里。

  它體表有無數巫紋,水波紋,通體呈青黛色,隱隱約約有毫光閃爍,一看就是尊寶貝。

  孟極想起被青銅鼎鎮壓時,那股令人窒息的壓迫感,頓時見獵心喜。

  先上手抬了抬,青銅鼎紋絲不動。

  “這玩意兒可真沉!!我再用法天象地試試,看能不能抬動它。”

  孟極說話間,身體變成上百丈大小,手臂比擎天玉柱還要大,雙手抓住青銅鼎的雙耳,用力搬動。

  無窮的力量涌動,青銅鼎也終于緩緩挪動,孟極雙腳都陷入泥里,脖子上也暴起青筋。

  “不行!!還是太沉了!”

  孟極松開青銅鼎,任由它落回原地,再次砸出一個小坑。

  這尊青銅鼎絕對是重寶,要不是實在太重了,他絕對會收入囊中,把它帶走。

  孟極雖然能挪動青銅鼎,但也非常吃力,想要帶走它根本不現實。

  要不是得罪了巫族,此地不宜久留,說不定還能想想別的辦法,現在只能遺憾的放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