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筆閣 > 洪荒,再造乾坤 > 第20章 立正無影
  就在孟極為自己新添了一件寶貝而高興的時候,一股沛然無匹的壓力從上方傳來。

  孟極猝不及防,險些沒有站穩,趴倒在地。

  幸好他及時感應到危機,法天象地的神通瞬間施展了出來,變得身高萬丈,整個云迷大澤的水波濤翻滾,孟極也從水底,冒出頭來。

  “何方鼠輩,在此偷襲你爺爺!!”

  孟極的三只眼睛都噴吐著怒火,身高萬丈的他,哪怕是站在云迷大澤的水里,身軀也依然顯得無比的偉岸。

  “孟極,你可還認得我?”

  一道同樣火藥味十足的聲音傳來,孟極循聲看去,正是相柳和巫神繇。

  孟極看見是相柳,頓時哈哈大笑,“我當是誰?原來是我的手下敗將,怎么……相柳道友這次尋了朋友過來,莫非是想要報仇了?”

  孟極嘴上討點小便宜,心里卻暗暗警惕,經過幾次斗法,他也學乖了,手上悄摸摸的放在了腰間,準備第一時間趁其不備先將這兩人先收進葫蘆再說。

  但他那里知道,相柳和巫神繇早就先商量好了對策,決定引蛇出洞之后,就直接下狠手,不給他留后路。

  所以孟極剛剛拋出葫蘆的時候,頭頂上就籠罩了一片陰影,一只巨大無比的青銅鼎倒扣下來,讓他躲無可躲。

  天旋地轉間,孟極和紫極葫蘆就都被裝進了青銅鼎的空間內,龐大的重力從四面八方擠壓過來,孟極瞬間都喘不上氣了。

  他本能的催動法天象地,與這股沛然重力相抗衡,可無論他使出多大的力氣反抗,無論他的身形變得有多么高大,仍然無濟于事。

  孟極渾身毛孔浸出血珠,骨頭縫甚至噼啪作響,要不是法天象地這門神通實在厲害,在他被裝進青銅鼎的瞬間,恐怕都要被擠壓成了肉泥。

  紫極葫蘆也被重力鎮壓,任憑孟極如何催動,就是沒有反應。

  “哈哈哈!!”巫神繇和相柳來到青銅鼎邊上,居高臨下的看著鼎內的孟極垂死掙扎。

  “相柳兄弟,我巫族的青銅鼎威力如何?他那葫蘆就是再厲害,現在也動彈不得,不消一時半刻,任他神通再厲害也要化為肉泥。”

  相柳激動不已,蒼白虛弱臉龐都因此恢復了幾分血色,“繇!!快快快!!趕緊把他壓死,絕不能給他活命的機會。”

  巫神繇搖頭笑道:“放心吧!已經煮熟的鴨子,難道還能飛走?”

  他嘴上這樣說著,手里卻不含糊,見孟極居然能抗住青銅鼎的重力,幾個法決掐動,青銅鼎再次閃耀光芒。

  一股比先前更龐大的重力壓下,孟極瞬間雙膝跪地,口吐鮮血,就連內臟也受到擠壓,產生劇烈的疼痛。

  生死危機當頭,孟極也終于從懵圈的狀態清醒過來。

  “抗不住了!!”

  孟極看著近在咫尺的紫極葫蘆,想要把它收回來,可渾身上下就像是被灌了鉛似的,動彈不得。

  孟極也嘗試了用元神催動它,可雖然能聯系得上,但紫極葫蘆也同樣動彈不了。

  “這只青銅鼎的重力根本不分對象,只要是進入它內部的物體,不論人還是靈寶都只有一個下場,那就是被它給撕碎,壓成殘渣。”

  孟極如今五內如焚,骨頭和內臟都受到非人的擠壓,受了不輕的內傷,他知道不能再耽擱了,只能撇下紫極葫蘆,先脫身為妙。

  “立正無影!!”

  孟極心中默念,體內的空間法則開始波動,法力也瘋狂運轉,只見他的身形忽然虛幻,宛如水中月,鏡中花。

  立正無影剛剛運轉,孟極就感覺自己仿佛突然與世隔絕,脫離了洪荒,進入到一個光怪陸離的空間。

  外界青銅鼎造成的壓力全都消失,根本作用不到自己身上。

  不過立正無影的缺陷也很大,那就是不能移動,如果自己移動了,那神通就會跟著失效,所以現在只能算暫時脫險。

  孟極心頭微動,既然自己不能動,那就讓相柳他們移動,只要這青銅鼎離開現在的位置,那他就能脫身了。

  既然如此,就只能靠騙了!

  “相柳,你以為靠一只青銅鼎就能殺我不成,像這樣的鼎,爺爺我來去自如,根本就關不住我。”

  “哈哈哈!!”孟極仰天大笑。

  相柳驚怒道:“這是怎么回事?繇兄弟,他……他怎么能說話了。”

  巫神繇同樣滿臉不可置信,趴在青銅鼎的邊緣,看著滿臉輕松的孟極。他發瘋似的掐動法決,一波接一波不可思量的重力,向孟極席卷而來。

  孟極冷笑道:“別白費力氣了,區區重力也想傷我?要不是爺爺糟了你們的暗算,就憑這青銅鼎也想鎮壓我?”

  說著,孟極瞬間隱去身形,消失在青銅鼎內。

  “不……不見了!!”相柳驚慌失措。

  巫神繇也擦了擦眼睛,呆愣原地道“居然……居然有人能逃出祖巫親手煉制的青銅鼎,不可能,這絕對不可能!!”

  相柳見巫神繇這副模樣,也徹底慌神了,急忙道:“不好,我們快逃!!這青銅鼎既然對付不了他,那我們就有危險了!”

  巫神繇被相柳的話驚醒,竟然真的收起了青銅鼎,轉頭就和相柳一起逃命去了。

  可當他沒走出幾步,心里總覺得哪里不對,電光火石之間,他忽然想起青銅鼎里的紫極葫蘆。

  “不好,我們上當了!!”

  巫神繇捶胸頓足,懊惱不已。

  然而為時已晚,當他收起了青銅鼎,孟極就已經離開了原地,一條墨綠色的捆仙繩無聲無息貼近他。

  巫神繇來不及反應,就被捆仙繩五花大綁,一身巫力全部被封印,渾身也變得酥軟無力,跌倒在地。

  孟極的捆仙繩只是半成品,只能針對修煉水、木兩種大道法則的敵人,幸好巫神繇是共工部落的,從小修煉的正是水之大道,才讓孟極綁個正著。

  相柳臉色大變,看著被五花大綁的好兄弟巫神繇,心情跌落谷底。

  “孟極!我兄弟可是共工部落的巫神,你若是敢傷他性命,巫族定會和你不死不休。”

  一陣血霧升騰,一只噴吐著血光的蛇頭被留下,目眥欲裂的放著狠話。

  孟極變得身高萬丈,一腳把相柳的頭顱踩成血泥,冷哼的望著遠處。

  “哼哼!!算你跑得快!”

  孟極這回差點就死了,也是動了真怒,一腳踩爆相柳的頭顱后,轉頭冷冷的看了眼巫神繇。

  青銅鼎沒了巫力的催動,落入云迷大澤之中,孟極搬不動青銅鼎,但紫極葫蘆終于被他拿了回來。

  “既然相柳跑了,那你這個好兄弟就留下為他擋災吧!”

  “哼哼!巫族?別人怕你們,我孟極可不怕!!”

  紫極葫蘆亮起光芒,巫神繇咒罵的聲音漸漸消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