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筆閣 > 洪荒,再造乾坤 > 第18章 鼎之輕重
  巫神繇大吃一驚,看著凄慘的相柳,他直接怒火沖天。

  “究竟是誰,竟然敢傷我兄弟!!”

  相柳看見巫神繇為他動怒,心中異常感動,開始聲淚俱下的控訴孟極,說道:“繇兄弟,你也知道的,我原本住在云迷大澤,那是何等的逍遙快活。可前幾日,有一賊人闖入了我的洞府,不僅把我打成這副模樣,還殺害了我的手下,霸占了我的洞府。”

  “此仇不報,我相柳還有何面目在洪荒之中立足啊!”

  相柳捶胸頓足,口中還時不時的咳出血來,看得巫神繇心疼不已。

  巫神繇扶著相柳,義憤填膺道:“相柳兄弟請放心,你曾救我性命,你我二人也早就發誓結為兄弟,同生共死。你的事情,那就是我巫神繇的事情,那個賊人膽敢霸占你的洞府,那就是和我過不去。”

  相柳感動不已,緊緊擁抱巫神繇。

  “繇兄弟,我果然沒有看錯你。不過這個賊子實在不好對付,他手上有一件寶貝葫蘆,能把人吸進去化作血水,我一開始就是因為貪圖他這件寶貝,才被他所傷,我也因此丟了一只頭顱。”

  “我本以為這件事到此為止,就回了洞中療養,沒想到這賊子竟不依不饒,仗著手中的葫蘆,闖入我的水臟洞逞兇,最后霸占了我的洞府,簡直可恨。”

  相柳氣得牙根癢癢,不停的痛罵孟極,要是他懂得詛咒之術,只怕孟極都要被詛咒死千萬次了。

  “葫蘆??”巫神繇十分疑惑,“區區一只葫蘆它能有什么作為,這不是用來裝酒水的嗎?”

  相柳苦笑道:“這便是那賊子的陰毒之處了,我一開始也以為那是一件防御靈寶呢!誰又能想到它竟然這么厲害!那葫蘆能射出光來,把人鎖定便萬難逃脫,兄弟我已經吃了兩次虧,可憐我那兩個頭啊!就這樣化為了血水。”

  巫神繇來了興趣,想要問個清楚,不過看到相柳身受重傷,還是忍住了好奇,把他先扶到自己的住處。

  恰逢手下過來,催促他回去主持考核少年們的成年儀式。

  巫神繇無奈,只能轉頭對相柳道:“相柳兄弟,你現在受了重傷,不如先安心在此療傷,等我把公事了了,就和你一起去搶回洞府!”

  相柳點頭,明白巫神繇職責在身,就領了他的好意,更何況自己現在的狀況也確實不好受。

  在短短的幾天時間內,他接連續失去了兩個頭顱,這已經不是簡單的傷筋動骨了。

  要是處理不好,這輩子說不定就要止步在妖圣的境界,不得存進。

  更嚴重點還有境界滑落的風險,要是真到了那一步,絕對比殺了他還要難受!

  巫神繇找人拿來一些療傷的靈藥,遞給了相柳,然后就急沖沖的回到自己的崗位上。

  他原本是共工的親信,突破到巫神境界后,就被派遣來看守九鼎,以及考核巫族少年能否成為真巫。

  這九鼎乃是巫族部落的重器,每一個巫族部落成立時,都會鑄造九鼎。共工部落的九鼎則更為珍貴,每一尊都是掏空了一座萬丈神山,提煉無數的精銅煉制而成,其真實的重量無比恐怖。

  每一只青銅巫鼎,里里外外都刻滿了巫族獨有的巫紋,只有懂得巫族秘法的人才能驅動它。

  巫神繇回到崗位,送到嘴里的兇獸肉變得毫無滋味,臺下的少年也沒一個能提得起他的興趣。

  數十天過去,成年儀式正式結束,巫神繇急不可耐收起巫鼎,回到自己的住處。

  “相柳兄弟,我回來了!”

  高大的神殿中,巫神繇急沖沖趕回來,和相柳相對而坐。

  “相柳兄弟,你身上的傷可好些了?”

  相柳點頭道謝:“已經好多了,只是短時間內都不能再劇烈斗法了。”

  巫神繇拍著胸膛道:“無妨,這次向那賊子尋仇,有我一人足以!!相柳兄弟只需在旁觀戰,我一定會為你討回公道的。”

  相柳聞言,卻有些猶豫了,“繇兄弟的本事,我當然是相信的,只是那賊子的葫蘆實在難對付,只怕……”

  “哈哈哈!!”

  “我說你怎么愁眉苦臉的,原來你是在擔心這個,放心吧!對付這葫蘆我早有準備。”

  巫神繇哈哈大笑,拍了拍相柳的肩膀。

  “那賊子仗著自己的靈寶厲害,竟敢欺負我兄弟,這回我巫神繇定讓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相柳大喜,激動的問道:“繇兄弟可是有什么對策?”

  巫神繇神秘一笑,從懷里掏出一尊巴掌大的青銅小鼎,示意給相柳觀看。

  相柳湊近了看,也沒看出什么端倪,頓時百爪撓心,忍不住問著:“這小小的青銅鼎,真能對付得了那葫蘆?”

  巫神繇笑道:“看來相柳兄弟不信啊?那我便讓你嘗嘗它的威力。”

  相柳眼睛一亮,躍躍欲試道:“要如何嘗試?”

  巫神繇笑而不答,看著手中的青銅鼎,口中念念有詞,只見青銅小鼎大放毫光,哐當一聲變大,落在地上。

  “這尊青銅鼎乃是我共工部落的重寶,威力無窮,單是自身重量,便達到不可思議的程度,如果沒有我巫族的秘法,就是大羅金仙也難以挪動。”

  “相柳兄弟不是想試試這尊青銅鼎的威力嗎?大可上前入手看看,可能抬得起此鼎呼!”

  相柳不大相信巫神繇的話,他自己的真身也有上千丈高,力氣之大,連山岳都能連根拔起。

  他這樣的力氣,會抬不動一尊青銅鼎?

  “既然繇兄弟相邀,我又豈能推辭?我倒要看看這鼎究竟有多重?”

  相柳走上前,單手抓住青銅鼎兩側的一只鼎耳,便用力往上提。

  不料,大鼎紋絲不動!

  相柳看到巫神繇眼中的笑意,臉上有些掛不住,又調整姿勢,把單手變雙手,用上足足的十成力氣,想要舉起眼前的這尊青銅鼎。

  然而青銅鼎就像是腳下生根,與大地連在一起似的,任憑相柳如何用力,就是一絲一毫的晃動都沒有。

  “為什么會這樣?”

  相柳不可置信,他非常清楚自己的力氣有多大,就算現在身受重傷,可剛才用出的力氣,就是拔起一座千丈高峰都綽綽有余了,可就是不能撼動這尊青銅鼎半分。

  這尊青銅鼎的重量,究竟有多驚人!!

  相柳心中駭然。

  ps:非常感謝各位書友的打賞,期待精品1500起點幣、羅家三少爺500起點幣、青涯道人200起點幣,北門橋頭100起點幣,大河公館100起點幣,感謝大家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