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筆閣 > 洪荒,再造乾坤 > 第17章 共工部落
  孟極現在的境界處于玄仙巔峰,所修習的幾條大道中,以力量大道最強,接著是甲木大道和金剛大道,這三者都邁入了玄仙的門檻。

  再往下,還有水之大道、火之大道、空間大道、以及風之大道,這四條大道的領悟程度都比較弱,處于天仙境界的階段。

  所謂玄之又玄,眾妙之門,修行到了玄仙的境界,于仙道而言,就算是跨過了門檻,登堂入室了。

  正常人修煉,無非都是感悟天地法則,感悟天地大道。從一開始零零星星的感悟,到漸漸的完整,直至圓滿,一條大道被完全參悟透,到了圓滿的境界,那就是所謂的大羅金仙。

  到了大羅金仙就可以開辟洞天世界,壽命不受天地規則的限制,從此我命由我不由天。

  而在大羅金仙之前,所有人修煉都是有主次的。玄仙就是一個分水嶺,一開始,人們在感悟天地法則時,往往都會有各種各樣的感悟,導致有可能會同時修煉數條,甚至數十條大道的情況。

  這種情況非常常見,甚至是不可避免。

  但是突破到玄仙之后,他們都會選擇出最適合自己的大道,以這條大道為主,明確自己未來的道路。

  所以玄仙境界是門檻,邁過了就等于在悟道上登堂入室。

  之后的太乙金仙,是一個悟道大成的境界,他們對于所修大道的理解,已經十分的深刻,透徹,距離大羅金仙只差一步之遙,種種神通法術信手拈來。

  太乙金仙雖然號稱與天地齊壽,但其實所修煉的大道法則不圓滿,無法開辟洞天,因此還是有壽元限制的。

  等到壽元終結之時,天地就會降臨天人五衰,這個時候,他們要么靠吃天地靈果增加壽命,要么就去修煉各種可以躲避天災的神通。

  而這兩者,往往都被大神通者,或者大勢力把控壟斷,尋常的太乙金仙根本觸碰不到。

  孟極盯著混沌魔神的腎臟,漸漸有所感悟,只覺得混沌魔神血肉上的法則秘紋與自己所修煉的大道,隱約間有了些許聯系。

  ……

  云迷大澤東南方向,數十萬里外。

  這里是一片九江匯聚的平原,再往南數萬里,就是洪荒中赫赫有名的神山昆侖山。

  昆侖山盤亙在洪荒大地上,東西走向不知道有幾億萬里,與共工部落毗鄰的,則是西王母所在的西昆侖。

  共工部落不少的巫神、大巫都經常去昆侖山中打獵。

  自從龍、鳳凰、麒麟三族落幕,妖族群龍無首,巫族開始走向洪荒。

  共工部落從祖地遷徙到西昆侖附近,整個部落占地數萬里,部落中人善水,所以族人幾乎都是緣水而居。

  祖巫共工身為先天水神,所掌控的水之大道法則,早已經突破了圓滿的層次,跨越了天道法則的束縛,成就混元無極道果。

  他動用了無上神力,在洪荒的四極,抽調來九條大江大河,貫通整個部落。

  這九條大河,讓整個共工部落的水資源無比豐沛,甚至其中還蘊含著濃厚的水之法則,可以供整個部落的族人們參悟。

  “轟隆隆!!”

  水聲濤濤的大河里,無數成年的巫族人跳入水中,逆著河流奔走,他們正與河水對抗,利用河水錘煉肉身。

  大河中也有無數兇猛的水獸,兩者激烈的搏殺,引來不少族人的喝彩。

  巫族之中,所有人都崇尚力量,身形高大的巫人,每一個都是頂天立地的勇者,熱衷于戰斗搏殺,桀驁不馴的他們,恨不能戰天斗地。

  部落一個角落里。

  一群巫族少年聚集在此,他們圍著一只青銅大鼎,目光中燃燒著熊熊的斗志。

  “我蠻熊今天一定能扛起這只大鼎,完成成年禮,成為一名真巫。”

  一個虎背熊腰的少年出列,圍繞著鼎足比他還高的巨鼎高聲喝道。

  “哈哈哈!!蠻熊你已經來舉了三次鼎了,每次你都這么說,又有那次成功了?我看你還是回去多吃些肉,長點力氣再來吧!”

  “光吃肉哪里行啊!就蠻熊這種狀況只能靠喝奶!我聽人說了,小孩子多喝奶,力氣才能長得更快!!”

  “哈哈哈!!”

  “對對對!!”

  “喝奶!!喝奶!!喝奶!!”

  “蠻熊快回家喝奶去吧!!”

  圍在附近的少年個個起哄,紛紛奚落著站在巨鼎下的蠻熊。

  蠻熊被氣的七竅生煙,臉色漲紅,生氣道:“你們才需要回家喝奶,我蠻熊從小就不知道奶是什么。我已經十二歲,今天一定能舉起這個大鼎,成為我巫族最年輕的勇士。”

  “你們都給我擦亮眼睛了,我現在就讓你們看看,我蠻熊的力量。”

  巫族成年的標準有兩個,一個就是舉起這個大鼎,另一個是獨自獵殺一頭成年的兇獸。只有這樣,他們才能在自己的衣服上繡上一尊青銅鼎,成為一名巫族的真巫,受到族人們的尊敬。

  真巫從一鼎到九鼎,實力最強的九鼎真巫,力量堪比天仙。九鼎真巫之上,還有玄仙境界的巫將、太乙境界的巫神,以及能和大羅金仙媲美的大巫。

  大巫再往上,就是整個巫族最至高無上的十二祖巫,他們每一尊都是混元境界的強者。

  蠻熊氣沉丹田,雙手抱著巨鼎的一只鼎足,使盡渾身吃奶的力氣,雙臂青筋暴起,可還是只能輕微撼動大鼎,惹來陣陣嬉笑。

  “不可能!!我怎么可能還差這么多!”

  哐當一聲,巨鼎落地,蠻熊的雙手因為力氣用盡,止不住的顫抖。

  “我昨天還掀翻了一頭蠻牛,力氣足足增長了一倍,為什么還是舉不起來!!”

  蠻熊不可置信,面對小伙伴們的奚落,他充耳不聞,淚灑當場,最后失落的離開。

  “唉!!這只小蠻熊!”看臺上,一尊巫神搖頭嘆息,“還真是一根筋,連最基本的發力技巧都不會,還想舉起大鼎,也不知道他父母是怎么教他的。”

  蠻熊的身體條件,在他看來其實已經達標,甚至遠超同齡的少年,就是對力量的運用太粗糙了,很多勁力都用錯了地方。

  “等以后有機會,就提醒提醒他父母吧!可不能埋沒了這么有天賦的孩子。”

  巫神‘繇’大快朵頤面前的兇獸肉,心中想著。

  “大人!外邊有人說是您的好友,想要求見大人!”

  一個侍衛快步過來,稟告道。

  “我的好友?”巫神繇好奇道,隨后閉上眼睛,仔細感應。

  一道熟悉的氣息出現,巫神繇驚喜的睜開眼。

  “竟然是相柳兄弟!!”

  巫神繇豁然起身,三兩步走出此地,來到營門之外,果然看到相柳臉色蒼白,氣息萎靡的站在那里。

  而相柳看到巫神繇,眼淚就再也控制不住,委屈的情緒噴涌而出,他嚎啕大哭的說道:“繇兄弟,你可一定要幫幫我啊!我實在是太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