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筆閣 > 洪荒,再造乾坤 > 第15章 先天葵水
  河豚總管話音剛落,堆積成山的累累骸骨中,就殺出了一個個骷髏巨獸,它們踏著黑色的迷霧,向孟極殺來。

  骷髏巨獸的身上升騰繚繞著縷縷黑氣,如果仔細去看,就能看到這些黑氣正在不斷的扭動著身形,每一縷黑氣都是一條毒蛇。

  每一個被蛇咬過的人,都討厭蛇,孟極也不例外,冷笑著道:“這萬蛇噬心大陣看著倒像是那么回事,可實際上卻漏洞百出,不堪一擊。”

  孟極研究了三千年羅睺的陣法傳承,這樣的所謂大陣,在他眼中根本就是小兒科,和班門弄斧沒什么兩樣。

  在加上還有神眼的輔助,孟極只需打量兩眼,就能知道這座陣法的陣眼所在。

  “雕蟲小技,看我如何破陣!”

  孟極撤下腰間的葫蘆,直接就甩了出去,只見紫極葫蘆倒懸在半空之中,葫蘆嘴憑空生出吸力,萬蛇噬心大陣中無數陰煞之氣構成的滾滾黑煙,就化成漩渦,被吸收干凈。

  沒了陰煞之氣掩護,整個大陣的威力就減弱了三成,剛從蛇窟中爬出的毒蛇,都沒機會攻擊孟極,紫極葫蘆光華轉動,又把葫蘆嘴對準了它們。

  一條條毒蛇毫無反抗之力,就被吸入葫蘆內,連慘叫聲都沒有,直接就化為了血水。

  孟極身形拔高數十丈,一腳把骷髏巨獸踩塌,威風凜凜,又調動神眼深處的金剛之力。

  一道金光射出,整個水臟洞瞬間沸騰照亮,所謂的萬蛇噬心大陣,在這道金光面前根本不值一提,直接灰飛煙滅。

  河豚總管心膽欲裂,第一時間就想逃跑,可孟極反應更快,一腳就踩在他的后背上,讓他趴在原地,動彈不得。

  他還想用天賦神通膨脹起來,再次逃生,可孟極腳上加力,瞬間就像個泄了氣的皮球,干扁下來。

  “相柳!!我知道你就在洞中,這陣法可困不住我,你要是不交出解藥,你的水臟洞可就保不住了。”

  孟極施展了法天象地,聲如洪鐘,這回他沒有全力施展,所以身形只是暴漲了數十丈,但這身形,在水臟洞的小妖怪們看來,也十分巨大了。

  “孟極,你不要太過分了!!”

  水臟洞深處,一片陰影快速延伸過來,八只腦袋如同山岳晃動,龐大的身軀在黑暗中反射著粼粼黑光。

  相柳從一處黑暗深淵中現身,目光冰冷,又帶著憤怒,盯著孟極。

  “你害我失去一個頭顱,如今又大鬧我的洞府,還想讓我給你解藥?哼哼!!真當我好欺負的嗎?”

  孟極眉頭微皺,不悅道:“明明是你覬覦我的寶貝葫蘆在先,又暗箭傷人,讓我中了蛇毒,元神受損,如今不過是來問你討個解藥,怎么說的我好像罪大惡極,專門欺負你了。”???.

  相柳冷哼道:“誰對誰錯就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害我損失了一只頭顱,還想問我要解藥,豈不是癡人說夢。今日我就是不要這座洞府,你也別想活著走出水臟洞。”

  孟極嗤笑道:“就憑你這所謂的萬蛇噬心大陣?別以為你頭多,就腦子好使,就算你命再多,又能跑的了幾次?”

  相柳哈哈大笑:“我既然敢留下來,又怎么可能沒有倚仗,區區一座萬蛇噬心大陣,我相柳根本不看在眼里。”

  “天堂有路你不走,偏偏要闖入我水臟洞,我原本還想著,要怎樣才能把你騙進洞來,沒想到你竟然自己送上門了。”

  說話間,水臟洞居然漸漸發生變化,所有的石壁開始變得柔軟,變成一堵堵肉墻,原本的洞口也封閉起來,一股股黑水從墻壁中滲透出來,向孟極和相柳淹沒而去。

  黑水極為粘稠,孟極雙腳被淹沒,瞬間感受到它驚人的腐蝕力,頓時吃驚道:“這是什么?”

  “哈哈哈!!”相柳仰頭大笑,“此乃先天葵水,整個洪荒最為污穢之物。在盤古大神開天辟地之時,曾有三千混沌魔神前來阻撓,被盤古大神所殺。混沌魔神的尸體落入洪荒,成為洪荒世界的養分。我這水臟洞便是其中一位混沌魔神的腎臟所化,其身上的先天葵水,幾乎可以污染任何的先天靈寶。”

  “孟極,我承認你的紫極葫蘆是挺厲害的,只可惜碰上了我這先天葵水,只能怪你自己倒霉了,哈哈哈!!”

  孟極皺起眉頭,混沌魔神?先天葵水?洪荒還有這么厲害的水嗎?居然能污穢任何先天靈寶!

  “如果真如相柳所說,自己的紫極葫蘆也是先天靈寶啊!動用紫極葫蘆的話,豈不是會被污染了。”

  可要是不用,在這水臟洞中自己又逃無可逃,腳下的先天葵水只會越來越多,自己單憑法天象地,法力消耗太大了,一旦法力耗盡,小命可就懸了。

  眼下擺在孟極眼前的,就只有兩條路,一是祭出紫極葫蘆,不管不顧先收拾了相柳,趁著先天葵水還沒徹底污染了紫極葫蘆前,先把相柳殺死。

  第二似乎就是等死了。

  孟極瞬間想通自己的處境,也不墨跡,紫極葫蘆瞬間變大,朝著相柳就飛過去,想要把他裝進葫蘆里。

  相柳也不是傻子,他重傷未愈,早就防著孟極狗急跳墻,找他拼命,眼見紫極葫蘆飛來,一個蛇尾橫掃,先天葵水頓時化為滔天巨浪,攔住了紫極葫蘆。

  孟極見狀心里一驚,趕忙把紫極葫蘆收回來,這要是被先天葵水碰到了,指不定就要被侵蝕了。

  紫極葫蘆及時回到自己手上,只是不小心碰到了幾滴先天葵水。

  孟極松了口氣,擦拭著葫蘆上的水滴,避免給葫蘆造成更大的損傷。

  “咦!”

  這是怎么回事?

  孟極眨了眨眼睛,看著葫蘆上被先天葵水滴中的部位,怎么感覺……好像并沒有被侵蝕啊!

  難道……相柳在騙我?

  不對!先天葵水的侵蝕力很強,剛才他雙腳浸泡在里面,可是真切感受到的。

  孟極為了驗證自己的想法,再次把腳伸進水里,火辣辣的刺痛感襲來,讓他瞬間收回了雙腳。

  隨后想了想,又偷偷取了幾滴,滴落在葫蘆藤上,卻看到了一道黑煙裊裊升起,葫蘆藤上只留下了一個淡淡的黑斑。

  “滴上一滴都有如此效果,那要是泡在里面,估計用不了多久,就得靈性全無,驅使不動。”

  這先天葵水對靈寶的克制也太大了。

  孟極暗暗心驚,最后再把先天葵水滴在紫極葫蘆上,想象中的黑煙沒有出現,那幾滴先天葵水居然順著葫蘆光滑的表皮直接滑落了。

  “這……怎么會這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