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筆閣 > 洪荒,再造乾坤 > 第13章 烏煙瘴氣‘水臟洞’
  山洞中。

  孟極坐在石床上,身前半空中,紫極葫蘆滴溜溜的旋轉著。

  葫蘆內部空間,相柳頭顱的血肉已經消融,被完全化為了血水,巨大的顱骨也變得酥脆,綠油油的幽光從血海透射出來,把孟極原本就慘白的臉色,映襯的有些陰暗。

  單單從賣相來看,血煉之法無愧魔功之名,又是紅光,又是綠光的,確實很容易讓人聯想到那些邪惡的東西。

  但這門血煉之法,屬實是羅睺所有的傳承法術中,很少見的那種沒有太傷天和的法術。

  “啵啵啵!!”

  一粒粒丹藥從血海中升空而起,孟極臉色一喜,伸手接過葫蘆,把葫蘆塞撥開,一粒珠圓玉潤的丹藥出現在他手心。

  “血紅色的解毒丹,不知道的人還以為是毒藥呢?一點也不像是解毒丹。”

  孟極把解毒丹拿起來聞了聞,很香,是烤肉味的,扔進嘴里嘗了嘗,口感也確實不錯。

  “不知道這解毒丹有沒有用,藥效如何?”

  孟極閉目運轉法力,化解丹藥的藥力,在元神的觀察下,丹藥進入腹中以后,很快就化作一股精氣融入了肉體,讓肉體產生抗毒性,開始排除蛇毒。

  如此神速?!

  孟極臉上全是驚喜,實在是太意外了,本以為藥效會比較拉跨,沒想到這么有用。

  一粒粒丹藥吞入腹中,孟極體內的蛇毒也一點點被拔除,險些壞死的手臂,也慢慢恢復成原來的模樣。

  十天過去。新筆趣閣

  孟極睜開眼,眼神中既有高興,也透露著無奈。

  “肉體上的毒已經完全清除了,可元神上沾染的,卻半點也清除不去。如果解決不了元神上的蛇毒,自己就只會變得越來越虛弱,還有可能會導致修為倒退,境界跌落。”

  解毒丹藥效還是不錯的,可惜只能解除肉體上的毒,對元神層面完全沒辦法。

  “要是有洪荒第一療傷神藥‘三光神水’就好了,只需要一滴,甭管什么肉身元神,還是斷頭、斷手,它都能給你治好、接上。”

  只可惜三光神水實在是太難得了,那是由日、月、星三者之精華凝結而成,沒有機緣之人,萬年也難得一遇。

  傳聞中能開啟生靈靈智,讓人修為大漲的帝流漿,也只是三光神水的一部分,屬于月中的精華而已。

  “以后有機會,一定要尋找些三光神水備用,以防不時之需。”

  孟極看著手中已經沒用的解毒丹,不由搖了搖頭,無奈的想著。

  看來……還是要去一趟水臟洞,找相柳拿解藥了。

  ……

  葫蘆山處于洪荒的北邊,位于東西方的交匯處,往南數十萬里,就是西昆侖。

  孟極出了山洞,收起三才絕殺陣,推演天機,算出機緣在南方,就一路往南行走。

  他足足飛了有兩三萬里路,入目的全都是荒涼的荒山野嶺,以及洪水泛濫的洪湖沼澤。

  孟極才發現,原來不僅僅是葫蘆山荒涼,沼澤多,洪荒絕大多數的地方都是如此荒蕪。

  鐘靈毓秀的仙山福地,可謂是萬分難求。

  孟極停了下來,眼前是一片極為開闊的沼澤,烏煙瘴氣的水面上,布滿了黃綠色的浮萍和各種雜七雜八的水草。

  “轟!!”

  一拳打在水面上,孟極炸起來十幾條埋伏他的臭魚爛蝦,都只是些不知天高地厚,剛剛成精的小妖怪。

  “大王饒命,小的們無意冒犯……”

  從眩暈中清醒的魚蝦小妖意識到碰上了硬茬,紛紛磕頭如搗蒜,哭天喊地的求饒。

  孟極感到好笑,反過來安慰道:“你們無需驚慌,我乃是葫蘆老祖,偶然路過了此地,并非是什么殺人如麻的妖怪,不用擔心我會傷害你們性命。”

  “葫蘆老祖??”

  魚蝦們面面相覷,都沒聽說過。

  “老祖宗……您真的不殺我們?”

  一條鰱魚精戰戰兢兢的抬起魚頭,看向孟極,可才看了一眼,又嚇得一哆嗦收回了目光,繼續磕起頭來。

  孟極有些無奈,你這樣做,別人還以為我長得很嚇人呢!簡直有損老祖我英明神武的形象。

  “好了,你們不用磕頭了,老祖我有問題要問,你們只需如實回答,我立刻放你們離開!”

  一只只鰱魚精、龍蝦怪聞言,紛紛喜出望外,趕忙道:“是是是!不論老祖宗想問什么,我們一定事都無巨細的說出來。”

  孟極聞言,很是滿意,總算找到個問路的了,這些魚蝦小妖雖然膽子小了點,但還是比較上道的。

  “我問你們,這里是什么地方啊?”

  一些魚蝦小妖怪都有些愣住,沒想到孟極的問題這么簡單,最后還是鰱魚精搶答道:“回老祖宗,這里叫做云迷大澤。”

  “云迷大澤?好名字!”孟極點了點頭,方才看著大澤還覺得烏煙瘴氣,現在聽了名字再看,可不是云迷霧鎖嘛,倒也十分貼切啊!

  “那你們有沒有人知道水臟洞,還有妖圣相柳?”

  “相……相……相柳大王!!”

  龍蝦怪和鰱魚精聽到相柳的名頭,都被嚇得魂飛魄散,口齒不清。

  孟極眼睛一亮,見他們這樣,一道法力打出幫他們穩定心神,連忙追問道:“對對對,就是相柳,你們可知道他在哪里?”

  龍蝦怪驚魂未定,小心翼翼道:“老祖宗打聽相柳大王的行蹤,可是有什么要事?”

  “大王?”

  孟極若有所思,反問道:“相柳道友是你們的大王?他不是說自己住在水臟洞里的嘛?此地既然是云迷大澤,該不會是你等想蒙騙于我……”

  龍蝦怪大驚,連忙賠笑道:“老祖宗息怒,老祖宗息怒!我等并沒有欺瞞,這里……這里確實是云迷大澤啊!”

  “是啊!是啊!相柳大王確實是住在水臟洞里,可水臟洞就藏在云迷大澤的深處,位于沼澤綠波下面。”

  “當真?”

  “當然是真的!”

  “這方圓數千里,就沒有妖怪不知道水臟洞,還有相柳大王的。您若是不信,還可以詢問別的妖怪。”

  “是啊!是啊!!”

  “相柳大王每隔一段時間,都會出來活動,尋找食物,每次都是從云迷大澤的底下出來。”

  ……

  孟極把這幾個小妖怪放走,站在岸邊,看著這浩蕩無波的云迷大澤。

  一個個氣泡咕咕咕的翻涌,旋即破滅,一股股或黑色、或綠色、或黃色的有毒氣體釋放,看得人眉頭緊鎖。

  孟極眉間神眼亮起,透過重重水面往下察看,果然別有洞天。

  只見大澤水底,藏著一處洞口,洞門口處還有著‘水臟洞’三個字,水臟洞內,烘烘火光搖曳,撲天的紅焰之中,一縷縷惡煙冒出,青紅白黃黑不一而足。

  卻是洞中的妖怪們在燒鍋烤肉,準備大擺筵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