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筆閣 > 洪荒,再造乾坤 > 第12章 血煉之法
  孟極還是沒狠下心來,砍去了自己的手臂,把自己變成獨臂俠。

  相柳瞬間失去了蹤跡,孟極現在就是想追,也追不上了。更何況,以他自己現在的情況,根本就做不了劇烈的運動,更無法全力追擊敵人。

  “去追相柳根本不現實,只怕人還沒追上,自己就先毒發身亡了,為今之計,只能先找個地方,嘗試解毒吧。”

  孟極看了眼周圍狼藉的環境,這個地方已經不安全了,自己化形時七彩沖天,和相柳爭斗的動靜也實在太大,根本不知道周圍藏了多少雙眼睛,正在等著自己虛弱的時候,想要趁虛而入。

  孟極收好葫蘆,直接一個隱身,確定了沒有被人窺視之后,找了個方向化作光芒飛走。

  三千里外,孟極尋到一座荒山,在半山腰的位置,發現一個陰涼干燥的山洞,把里面的幾只老虎趕走,這個山洞就被他給霸占了。

  山洞不算很大,勝在空氣還不錯,光線層層折射進來,也十分透亮,洞穴深處居然還有一處泉眼,難怪這幾只老虎把這里當成巢穴。

  孟極左右看了看,這里除了沒什么家當以外,其他都還不錯,就用法力幻化出一把利劍,對著一塊巨石削砍,兩三劍下來,一張簡陋的石床問世了。

  隨后,一股清泉水被引來,沖刷著石床,把所有的粉塵沖洗干凈。

  石床變得光滑整潔,細膩的質地,都可以和玉石相媲美了。

  孟極滿意的點頭,有了石床最起碼不用坐在地上祛毒療傷,等會打坐運功也會方便很多。

  “接下來,還要在洞口處布置一些簡單的陣法,阻止野獸和敵人的入侵,以免打擾到自己療傷。”

  孟極得到了羅睺的傳承,簡單的陣法對他來說,簡直就是信手拈來。

  三塊溫潤的玉石升空,孟極捏了幾道法術打進去,又灌輸了一些法力,三個簡單的陣盤就做成了。

  這是一個簡單的三才絕殺陣,以天、地、人三才為理念,構成的一個殺陣。

  主要以困敵、殺敵為主,進入陣中的敵人和野獸,每經歷一刻鐘,就會遭到三輪飛劍滅殺,周而復始。

  其實,孟極剛開始,只是想布置一個幻陣,拿來預警就好了,奈何羅睺的傳承中,大多數都是殺陣,幻陣和困陣這種沒什么殺傷性的陣法,反而相對稀缺。

  思來想去,就干脆布置了三才絕殺陣了。

  孟極得到羅睺的傳承也有三千年了,他整理了大量的各類陣法,以他目前的條件,這個三才絕殺陣也是最容易布置。

  洞口被陣法堵住,孟極安心不少,盤膝坐在床上。

  他的手臂已經徹底麻木了,孟極輕輕拍打了一下,竟然沒什么知覺。

  他眉頭微皺,又擰了小臂上的肌肉,還是沒有任何的疼痛。

  “有些麻煩了!!”

  孟極同時修習數條大道,雖然以力量大道為主,但他身為先天葫蘆藤所培育的葫蘆娃,對于甲木大道也很精通。

  他對于參悟甲木大道,可以說僅次于力量大道。

  甲木法則的力量,對于修復傷勢,甚至療毒都有著很強的效果,雖然還沒到可以斷臂重生的階段,但是一般的傷勢也難不倒他。

  只不過相柳的蛇毒也不簡單,不僅是對肉身有效,還能感染元神。

  孟極不慎中招,盡管鎮壓及時,可他為了和相柳斗法,頻繁的動用了法力,導致毒素擴散加快,入侵了元神。

  孟極修煉的幾條大道中,主修的力量大道對療傷療毒根本派不上用場,輔修的甲木大道又差了點,水火兩條大道,更是入門都沒到。

  “這一時半刻也死不了,先看看先天葫蘆藤和羅睺的傳承中,有沒有對癥下藥的辦法吧!”

  不到最后一刻,他不想自斷手臂,更何況如今的毒素都沾染了元神,總不能連元神也挖去一塊吧!

  元神上的損傷,可不是一年兩年能恢復過來的,更別提元神受傷以后,還有可能耽誤自己領悟大道,更進一步。

  孟極先是看了看葫蘆藤的傳承信息,解毒的辦法倒是有,只是……

  “這密密麻麻的藥方,千奇百怪的草藥,等我湊齊了,也早就一命嗚呼了。”

  孟極臉色難看,只能放棄在葫蘆藤這邊下功夫,轉頭把心神沉入紫極葫蘆,想在羅睺的傳承中找到解毒的辦法。

  “第一步,放血保命,減少毒素,第二步,以魔火焚燒體內余毒,只要肉身、元神都挺過了魔火的焚燒,無論何種毒素皆可清除……”

  “凝聚魔火也很簡單,只需活祭百萬生靈,抽取其中可堪一用的十萬生靈魂魄,以業火為引,七七四十九天可成。”

  孟極看得面皮抽搐,且不說自己能不能挺過魔火的焚燒吧,這活祭百萬生靈,抽取十萬生靈的魂魄煉制一縷魔火,就不是他能接受的。

  不就是想解個毒嘛!沒必要這么大動干戈的。

  “我就不信……就沒有別的辦法了!!”

  孟極繼續尋找各種解毒辦法,這回要找個靠譜點的。

  “嗯……這個辦法!!”

  “似乎可行!!”

  “血煉之法?所中之毒如果從兇獸體內而來的,可以采用血煉之法,將兇獸的軀體煉制成解毒丹。”

  “此類含毒的兇獸,血肉之中往往藏有可以抵抗毒素的物質,以血煉之法將此類物質提取出來,當有幾率藥到病除。”

  有幾率?

  相柳的一只頭顱被紫極葫蘆收了,足足有一座山大小的頭顱,用他的血肉提取幾枚解毒丹藥綽綽有余。

  只是……這個幾率問題,可大可小啊!

  也不知道藥效怎么樣?

  孟極有些遲疑,接連咳嗽幾聲,心肺隱隱作痛。

  “蛇毒已經擴散到五臟六腑了?既然如此,就管不了許多了……先把解毒丹練出來再說吧!現在似乎也有沒什么別的選擇了。”

  “哪怕解毒丹只有一些效果,也絕對比現在要好。”

  “方才打斗之前,我聽那相柳自報家門說是什么水臟洞的妖圣,等我穩住了傷勢,大不了就去他老巢,堵他的家門口,就不信拿不到解藥!”

  說著,孟極把紫極葫蘆扔在半空,直接以葫蘆為爐鼎,催動血煉之法,煉制丹藥。

  這血煉之法是很簡單,以自身血液為引子,再根據煉丹還是煉器,念動不同的口訣即可。

  血煉之法,不僅可以拿來煉制丹藥,也可以煉制法寶,以前羅睺就經常用血煉之法來煉制法寶。

  而血煉之法煉制的丹藥,也常常會有些神奇的效用,可以治療各種疑難雜癥。

  血煉法寶更是能和主人血脈相連,共同成長,不過血煉法寶也有瑕疵,那就是法寶受到損害,主人往往也會受到牽連。

  所以血煉法寶雖然可以和主人共同成長,但還是有很多人不愿意煉制。

  畢竟與人斗法之時,法寶損壞的情況還是經常會發生的,血煉法寶的特性,很有可能會成為主人的一個弱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