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筆閣 > 洪荒,再造乾坤 > 第5章 兄弟同心,金剛之力
  “嗡!!”

  天道震顫,一陣陣天道之音嗡鳴,響徹云霄,整個洪荒天地風云際會。

  碧落天穹之上,落下億萬朵金花,無垠的大地,也涌現無數金蓮。那些山崖、野地上,到處盛開著芝蘭玉樹,異香撲鼻。

  龍、鳳、麟、龜等神獸的虛影在天空中飛舞翱翔,一個個呈祥獻瑞,垂下萬道功德金光。

  竟是天道有感,慶賀天降圣人。

  “吾乃鴻鈞,證道圣人,今日立仙道于洪荒,當為洪荒修行之正統。”

  “凡是與我仙道有緣者,皆可前往三十三天外的玉京山紫霄宮,聽吾傳道。”

  就在鴻鈞剛剛成圣,立下仙道的瞬間,天道立即有感自動演化三十三天,一座恢宏的宮闕虛影也在洪荒中出現,凌駕諸天,介于三十三天和億兆遠古星辰之上。

  鴻鈞盤坐在蒲團上,雙眼似睜非睜,似閉非閉。

  無數洪荒大能的目光掃過,鴻鈞也沒有遮遮掩掩,十分大方的敞開宮門,迎接所有人的目光。

  同樣處于三十三天之外,不過卻是由億兆星辰組成的星河深處,那是整個洪荒中,距離混沌最近的地方。

  被譽為萬星之母的斗姆元君,目光復雜的看向紫霄宮。

  “天道圣人!!”

  “或許是時候,讓帝俊和太一他們去洪荒看看了……”

  星河璀璨,也無法掩蓋身為至尊星辰的太陽星的光芒。

  太陽星內,無窮無盡的火海之中,一株扶桑樹上,正棲息著兩只金烏,帝俊和太一也心有所感。

  他們先是向斗姆元君的方向點頭示意,才好奇的看向鴻鈞的紫霄宮。

  一直待在太陽星的他們,對洪荒也十分的好奇。新筆趣閣

  神山祖脈昆侖山,三清紛紛從悟道中驚醒,一老者,一中年,一少年凝重起身,元始天尊和通天教主全都面色沉重,看向老子。

  老子微微抬頭,眼眸中一片紫氣縈繞,他看著頭頂的紫霄宮虛影,心中默默推演著天機。

  片刻后,他才喃喃自語道:“機緣來了……”

  鴻鈞證道成圣,在洪荒中造成了非常巨大的轟動,與三清同在昆侖山脈修行的東王公和西王母也紛紛投注了目光。

  不周山中的伏羲、女媧,以及西方靈山圣境中的接引道人、準提道人,也都全都有所感應。

  ……

  一朵金花輕飄飄落在魔葫上。

  卻如雪花落入水中,很快融化進入魔葫內部,在十二品滅世黑蓮演化的無邊血海,掀起了萬丈波瀾。

  ‘羅睺’面色鐵青,看著那朵代表功德的金花,暴怒罵道:“鴻鈞老賊焉能成圣?這洪荒中要是有圣人,那也只能是我羅睺魔祖。”

  他才剛看到孟極被拖入海底,還沒來得及高興呢!就被這突如其來的消息,搞的心態爆炸。

  他是羅睺的執念化生,雖然已經不是原來的羅睺了,但說到底也屬于羅睺的一部分,對于鴻鈞的厭惡那是與生俱來的。

  此時鴻鈞成圣,天降恩澤,普天同慶,代表功德金花落到了他的面前,這在他的眼中,無異于當面打臉,瞬間就讓他怒火中燒,陷入暴怒。

  羅睺怒火中燒,孟極卻清醒了過來,他現在的求生欲望空前強烈,不想就這樣毫無作為的死去。

  空前的危機下,孟極冷靜了下來,耐心等待最后的一線生機。

  大道五十天衍四九,天無絕人之路,不管什么事情,都有一線生機,而這一線生機孟極已經看到了。

  羅睺憤怒的把金花捏碎,散開成點點金光,他看著孟極陷入海底不再掙扎,以為孟極放棄了抵擋。

  他終于等不及了,迫不及待的催動黑蓮,施展秘法。如同黑洞般的嘴巴,鯨吞著血海中的無量血水,吞噬血海中所有的養分以待重獲新生。

  鴻鈞帶給他的刺激非常大,現在的羅睺心中所想都是重生以后,該怎樣去找鴻鈞算賬,完全沒注意到,孟極眼中的光芒越發熾熱。

  孟極心中寧靜,主動配合羅睺的吞噬,進入他腹中。

  “終究只是一縷執念,就算僥幸誕生了神智,擁有了生命,也會因為執念太深形成偏激的思想。終于讓我有機可趁,羅睺你最大的錯誤,就在于沒有多等上片刻,事先抹除了我的神智。”

  孟極順著被鯨吞入腹的血水,輕而易舉的進入了羅睺的體內,而他身邊已然圍繞著六點散發著不滅靈光的光芒。

  加上自己身上散發出的,恰好是紅、橙、黃、綠、青、藍、紫七種顏色。

  羅睺忽然一陣心悸,等他反應過來時,已經為時已晚。

  七道光芒合而為一,在一片金光中,孟極身披金甲,周身綻放耀眼的神光,猛然爆發,就有萬道璀璨金光,瞬間穿透羅睺的魂魄。

  “啊……”

  羅睺慘叫,魂魄被金光射成了篩子,一道道黑煙從他體內冒出,又被孟極的金光凈化。

  一朵黑蓮從羅睺體內剝離,血海異象直接崩潰,孟極回歸到自己的葫蘆空間。

  此時的葫蘆內,一半金光,一半黑光,羅睺的執念沒能慘叫幾聲,就被孟極打得魂飛魄散,現在他正在和黑蓮爭奪對于葫蘆的掌控權。

  七個葫蘆娃同心合力,合而為一,讓孟極擁有了可以和黑蓮抗衡的力量,也就是金剛之力。

  金剛是世間一種至堅至利的力量,既能金剛不壞,又能無堅不摧,是力量與智慧的代表,天生克制各種邪魔外道。

  孟極又以有心算無心,利用金剛之力在羅睺的體內瞬間爆發。

  萬物相生相克,任憑羅睺如何抵抗,最終也只能灰飛煙滅。

  一朵殘破的黑蓮出現在孟極眼前。

  孟極皺眉,面對這個罪魁禍首,他自然不可能手下留情,于是運轉金剛之力,凈化黑蓮。

  黑蓮沒了主人的操控,也不再反抗,只是任憑孟極如何凈化,就是奈何不了這朵殘破的黑蓮。

  “我就不信了,還整治不了你了……”

  孟極氣惱,調動神火焚燒魔蓮。

  七個葫蘆娃已經合而為一,先天葫蘆藤培育的每個葫蘆娃,都孕育著一條大道,都有他們主修的法則神通,所以孟極才這么難以化形。

  其他的葫蘆娃都還沒有誕生靈智,合體之后,各種神通和法則大道,就都被孟極繼承了過來。

  孟極原本是主修力量大道,力量法則,輔修木之法則的,現在七者合一,火焰法則也就在他的修行范圍之內。

  孟極口中噴出火龍,朝著黑蓮燒去,這蘊含了火焰法則的神火,早已經不是普通凡火,可謂焚山煮海,威力無窮。

  然而,就是這樣強大的火焰,在這朵黑蓮的面前,卻根本不夠看。

  孟極加大火焰,整個葫蘆空間都化為火海,黑蓮也只是靜靜待在原地,沒有任何變化,仿佛焚燒它的不是什么火焰,而是它賴以生存的土壤。

  隨著焚燒無果,孟極的臉色越加難看,如果無法破壞這黑蓮,那豈不是要讓它在這住下了?

  孟極不清楚自己化形還需要多久,留著這朵黑蓮終究是個隱患,可是自己又破壞不了魔蓮!

  思來想去,孟極又嘗試了別的辦法,水淹火燒,連熱脹冷縮的辦法都用出來了,也奈何不了它,最后還嘗試了驅趕,也沒什么用。

  “實在不行,就只能把它煉化,這朵黑蓮如今也只是一件無主的靈寶,只要參悟了它體內的神禁,也就能把它掌控在自己手里,到時自己成了它的主人,就不信它還能噬主!”

  孟極看著這朵邪乎的黑蓮,心中屬實有點抵觸,但又不能放任不管,畢竟這葫蘆空間可是自己的化生之地,要是自己化形的時候,這蓮花又整出別的幺蛾子,那危害可就大了。

  “那就煉化吧……”

  孟極心一橫,放出神念參悟著黑蓮內部的神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