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筆閣 > 洪荒,再造乾坤 > 第3章 血鱷老祖
  孟極臉色很難看,自從三十年前羅睺在西方布下天道第一殺伐大陣誅仙劍陣后,整個洪荒就亂套了。

  無窮的殺戮魔氣肆虐整個天地,讓原本性格就十分暴戾的兇獸變得愈加癲狂。

  三十年來,孟極僅僅為了自保,就不知殺死了多少因為發瘋襲擊他的兇獸。

  以至于他所在的懸崖峭壁周圍,都已經堆滿了累累的巨型尸骨。

  兇獸殺的多了,孟極再怎么掩藏自己的行跡也都沒了用,最后終于暴露出來。

  這些洪荒中已經殺紅了眼的癲狂兇獸,見到孟極和其余六個葫蘆上先天的寶光,一個個就像是深海里的鯊魚聞見了血腥味一樣,前赴后繼的襲擊孟極。

  “這些兇獸還有完沒完了?要是再這樣下去,別說是化形了,有沒有命在都得兩說!!”

  孟極真心累了,還沒有發育完全的他,只能待在葫蘆內苦惱的看著周邊暴動的兇獸潮。

  葫蘆山所在的位置,雖然靈氣稀薄,但山勢也是層巒疊嶂,峰回路轉。

  再加上沼澤遍地,應該很少有巨型兇獸經過才對,可現在的情況是,哪怕孟極的藤蔓遍布周遭數千里方圓的領地,也給他帶不來絲毫的安全感。

  沒辦法兇獸太多了。

  所有的葫蘆藤都沾滿了兇獸的鮮血,越是靠近孟極的地方,也就越血腥,千里地界也淪為一個個修羅場。

  為了存活下去,孟極也殺紅眼了,死在他手里的洪荒兇獸都是以萬為單位計算的。

  可盡管這樣,這些兇獸們還是不要命似的沖擊孟極。

  酷似飛蛾撲火!

  ……

  孟極盯著天空上方,已經濃郁到化不開的魔氣,以及天地間到處翻涌的紅光戾氣,眉頭上的疙瘩就是消不下去。

  這該死的羅睺惹!!都已經三十年了,他怎么還不去死?

  這所謂的道祖鴻鈞,感覺也不怎么樣啊!幾十年了還沒反殺羅睺!!

  孟極疲憊之余,只得靠詛咒羅睺,吐槽鴻鈞來解悶。

  不料,他話還沒多說兩句,天空一道金光忽然穿透黑云,漫天的魔氣居然開始消退,片刻時間,就顯露出了天空蔚藍的底色。

  孟極先是呆愣了,接著喜出望外。

  魔氣居然消退了?

  這是要恢復正常了?

  紅彤彤的寶葫蘆內,孟極雙手叉腰,興奮的翻了個跟斗。

  “哈哈哈,果然是天無絕人之路,合該我孟極命不該絕啊!這該死的魔氣它終于要消停了!!”

  孟極心情大好,伴隨著魔氣退散,周圍兇獸的神智也逐漸清醒過來,生出了恐懼心,戰力大減。

  并且,不出所料的出現了騷亂。

  孟極趁勝追擊,一根根葫蘆藤仿佛追魂鎖鏈,帶著濃郁的木之法則氣息,洞穿一只只體型巨大的兇獸,無情的絞殺著周圍它們的生命。

  只是殺著殺著,孟極又漸漸感覺到了不對勁。

  因為這兇獸潮居然沒有崩潰。

  一開始雖然因為混亂,兇獸們死傷慘重,但他已經殺了半天,這些兇獸居然還沒有潰散。

  反而漸漸地站穩了腳跟,就好像它們身后有什么讓它們感到極端恐怖的存在,愣是一只后退的兇獸都沒有。

  所謂事出反常必有妖!!

  孟極警惕的意識到了不對,他神識掃蕩四周,隱約的察覺到自己被什么人給盯上了。

  “哈哈哈!!被發現了嗎?看來你還不算蠢到家嘛!”

  一個聲音從遠處的沼澤底下傳來,孟極聞聲看去,心臟瞬間提了起來。

  只見充滿毒氣的碧綠荒蠻沼澤中,一片陰影漸漸地浮出水面,一條腦們上長滿了眼珠的血色鱷魚上了岸。

  血色鱷魚搖頭晃腦,艱難的上了岸,在山岳般龐大的身軀下,他的四肢確實顯得過分短小。

  “吾乃血鱷老祖,嘖嘖嘖……寶葫蘆啊寶葫蘆!這般濃郁的先天靈光,看著就美味極了。”

  “沒想到我血鱷老祖在這樣的荒山野嶺中,還能遇上先天靈果,哈哈哈!!老祖果然是福澤深厚,天地所鐘!!”

  血鱷老祖的目光寫滿了貪婪和邪惡,緊緊地盯著孟極。

  孟極被他看得起了身雞皮疙瘩,感覺渾身不自在。

  血鱷老祖的本命神通可以控制兇獸,讓它們成為自己的傀儡,從而攻擊敵人。

  之前的兇獸潮,就是他的杰作。

  目的也十分簡單,就是為了試探孟極的底細,看看這周圍有沒有什么守護大陣,或者守護靈獸之類的。

  可目前看來,顯然是他多心了。

  血鱷老祖前前后后觀察了孟極好幾年,已經把孟極的所有手段摸清楚,也終于放心下來。

  此時,見孟極察覺到了自己存在,他也就懶得再裝下去,直接圖窮匕見。

  ……

  孟極看著露出全貌的血鱷老祖,反差萌什么的是不存在的,他也沒這個心思去嘲笑別人。

  血鱷老祖身高千丈,比他扎根的懸崖峭壁還要高,孟極的臉色已經難看到極點。

  “該死的……這血鱷老祖是什么來頭,又是什么時候潛伏到附近的?這么龐大的體型,我居然半點動靜也沒察覺。”

  孟極已經意識到這血鱷老祖應該是學有大小如意之類的神通,并且藏匿的本事也極為了得。

  在看看他身上的妖氣,孟極的心更是沉入谷底。

  粗略估計,血鱷老祖的修為最起碼高了自己一個大境界,這么濃郁的妖氣,還有氣勢,根本不是普通的小妖怪所具有的。

  就是不知他有沒有到達妖圣的境界。

  好不容易等到魔氣退散,就遇上這樣恐怖的妖神。

  這是孟極穿越洪荒萬年以來,遇到的最大的生死危機。

  血鱷老祖舔了舔嘴上鋸齒狀的獠牙,他那密密麻麻的眼珠轉動時,哪怕不是密集恐懼癥的患者,也要忍不住頭皮發麻。

  孟極不小心看了一眼,就是一陣頭暈眼花,天旋地轉。

  血鱷老祖露出貪婪的神色,他盯著孟極,桀桀怪笑道:“葫蘆小娃娃,遇上老祖算你倒霉,老祖看你也誕生了靈智,若是識相的話,就乖乖的不要反抗,老祖還能在你臨死前給你個痛快,免受折磨。”

  血鱷老祖把身上的妖氣釋放,血紅色的妖氣刮起腥風,籠罩四周,把孟極和周圍所有的兇獸全都包裹進去,隔絕內外。

  這是要一網打盡啊!

  孟極臉色難看,不想坐以待斃,一根根葫蘆藤破開巖壁,從地底下鉆出,一邊纏繞血鱷老祖,一邊抽打而去。

  孟極雖然還沒化形,但他是先天靈根,又提前誕生了靈智,這些藤蔓在木之法則的包裹下,威力頗為不凡,之前的兇獸潮就有無數強橫的兇獸死在他的葫蘆藤下。

  血鱷老祖看著身上纏繞的藤蔓,不慌不忙,一層血焰從他體表熊熊燃燒,轉眼就把孟極的葫蘆藤化為灰燼。

  “小娃娃,莫怪老祖欺負你,你還沒化形就比普通的妖王還要厲害,一定是頂級的先天靈根,此等機緣讓老祖碰上,老祖有望妖圣……”

  妖圣,對應洪荒的通用境界那就是太乙金仙,在妖族中,各類妖怪之間等級森嚴,從低到高,分別有小妖、大妖、妖王、天妖、妖神、妖圣、大圣的境界。

  妖圣對應著太乙金仙,大圣就是大羅金仙,大圣之上的妖帝境界,目前可是寥寥無幾,只有帝俊、太一、伏羲、女媧、鯤鵬等少數幾人。

  妖帝就代表著混元境界,屬于洪荒的戰力天花板,至高無上的大能級別。

  血鱷老祖說他有望妖圣,那他目前的境界應該就處于妖神的等級,比孟極高一個大境界。

  孟極忌憚的看著血鱷老祖身上的血焰,他剛剛用藤蔓觸碰,錐心刺骨的疼痛,仿佛能傷人神魂。

  “血鱷老祖神通廣大,孟極自愧不如,這妖圣的境界對于老祖而言,應當是遲早的事,老祖又何苦非得吃了在下,害我性命。”

  “孟極看老祖孤身一人,也沒個隨從,不如老祖饒了孟極一命,待我化形后,也可供您驅使不是。”

  妖神血鱷哈哈大笑,萬千只眼珠中透露著千奇百怪的神色,有殘暴、有狡詐、有嗜血、有陰鷙,就是沒有半分慈悲,顯然沒有半點動搖。

  “老祖想要個驅使的,那還不簡單,小娃娃還是省省口舌,還是斷了這份念想吧,嘖嘖嘖……極品先天靈根的滋味,老祖我說什么也要嘗嘗鮮。”

  面對步步緊逼的血鱷老祖,孟極只覺得身墜冰窟,心中發涼,瘋狂的思索著對策。

  只可惜,在絕對的實力面前,孟極一時半會也毫無辦法。

  要是有個守護大陣之類的,多少也還能周旋些時日,可是現在……難道只能束手就擒了?

  孟極看著身旁六個憨態可掬,尚未出世的葫蘆娃,心中發狠。

  “血鱷老祖,我孟極也不是個好欺負的,你要是欺人太甚,大不了我自爆靈根,大家一拍兩散。”

  血鱷老祖聞言頓了頓,終于停下了腳步,這個他還真沒想到,自爆這種事對于他這種貪生怕死,自私自利的人來說,壓根就沒想過。

  半響后,他又陰鷙地道:“你騙不了老祖我,我就不信世上還有不怕死的,你給老祖吃了,真靈還有機會進入歸墟之地沉眠,你要真敢自爆,那可是形魂俱滅,不復存在了。”

  只是他話雖然這么說,但腳步也確實沒敢再動,身上的囂張氣焰跟著收斂,那陰鷙的語氣,多少也透露著不自信。

  “老祖若是不信,大可往前試試,孟極定讓老祖瞧瞧,什么是玉石俱焚,同歸于盡。”

  血鱷老祖聞言,皺著眉頭停了下來,山岳般巍峨龐大的身軀不斷縮小,變成一個紅袍禿頭的老者。

  他不悅的看向孟極,冷哼道:“小娃娃就憑你現在的實力,就算自爆了又如何?根本奈何不了老祖。左右也是個死,我勸你還是放棄抵抗,乖乖的配合老祖,還能少受點罪。”

  孟極心中冷笑,配合什么?我配合你讓你吃了我自己嗎?我要是真這么做了,那就不僅僅是蠢的問題了,而是智障。

  “小娃娃不識好歹,既然如此,老祖這還有個提議。所謂上天有好生之德,我看你這葫蘆藤上有七個葫蘆,老祖也不忍心趕盡殺絕,只要你把藤上其余的六個葫蘆送給老祖,老祖就饒你性命如何?”

  孟極斷然拒絕,冷冷道:“想也別想,我等兄弟一榮俱榮,一損俱損,斷無出賣家人,獨自茍活的道理。”

  血鱷老祖冷冷地看著孟極,也是被氣笑了,體內妖力暴動,一掌就把遠處的山頭轟塌。

  半響,他忽然嗤笑道:“小娃娃,你莫非真的以為,老祖拿你沒辦法吧?”

  孟極不明所以,看著血鱷老祖有恃無恐的模樣,心里警鐘連鳴,可愣是沒發現哪里不對勁。

  “老祖當我是三歲小兒嗎?這般誆我,你有什么手段,就盡管使出來便是……”

  血鱷老祖聞言,先是哈哈大笑,笑過之后,就陰惻惻地說道:“小娃娃,你先前說自己叫做孟極?”

  “是又如何?”

  孟極皺著眉頭回道。

  “是叫孟極就好,接下來,就讓你見識見識老祖的真本事……”

  孟極的心徹底提了起來,嚴陣以待,只見血鱷老祖周身上下紅光大盛,兩只眼睛出現無數的重瞳,每只瞳孔都在聚焦,兩道攝人心魄的妖異紅光射出,照在了孟極的身上。

  “這是……”

  孟極見紅光襲來,連忙調集靈力抵抗,可這紅光根本不受影響,輕而易舉照射在葫蘆上。

  孟極大驚失色,可他左看右看,也沒發覺有什么不對。

  可還沒等他松了口氣,遠處的血鱷老祖就突然地怒目圓睜,舌綻春雷般喊出他的名字:

  “孟極!!”

  聲音傳來的一瞬間,孟極只覺得忽然天旋地轉,動彈不得。

  “哈哈哈!!動彈不得了吧!這就是本老祖的本命神通‘奪魄神光’,只要被老祖的神光照中,再喊出名字,就能讓人魂魄分離,掌管身體的七魄就會聽命于老祖,供我驅使。”

  “小娃娃,現在老祖就是讓你自己跳到老祖的口中,你也只會乖乖聽話,沒有半點反抗。”

  “桀桀桀!!”

  “自爆?嗤!!”

  “滑天下之大稽,老祖不讓你自爆,你就永遠別想自爆……”

  孟極看著血鱷老祖嗤之以鼻的樣子,頓時如墜寒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