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筆閣 > 洪荒,再造乾坤 > 第2章 誅仙劍陣
  迎著朝陽,孟極貪婪的吸收著太陽散發的紫氣精華。

  在這靈氣稀薄的荒山野嶺中,孟極想要化形而出,只能拼命的吸收各種養分,讓自己盡快成熟。

  孟極雖然向往成為祖龍那樣的存在,但其實他最想要成為的人,卻是盤古。

  這是他想了很久才想明白的。

  從后世中穿越過來的他,很清楚祖龍終會隕落的結局,所以他雖然向往祖龍的強大,但卻不想成為祖龍那樣的人。

  倒不是孟極對于長生不死有什么執念,他只是單純的覺得盤古比祖龍更強。

  雖然孟極并沒有見過盤古的模樣,但不耽誤他把盤古當成自己的目標。

  其實不管是盤古,還是祖龍,他們的最終的下場,都也沒什么兩樣。

  盤古因為開天辟地,最后累死,倒地不起,身化天地。祖龍也是在龍鳳麒麟三族的大戰中隕落。

  如果是追求長生不死的話,這兩位顯然都不合格。

  強如盤古、祖龍這樣的存在,最終都隕落了,孟極的跟腳雖然是十大先天靈根,但他不覺得自己能和盤古、祖龍比,能夠超越他們,達到不死不滅的境界。

  況且孟極也覺得,一個人一輩子如果就只是為了追求不死不滅,長生不老,那也太無趣了。

  這樣的生活并不是他所想要的。

  他想成為盤古,也不是因為盤古的力量有多么的強大。

  孟極所羨慕的,是盤古居然能創造出這樣一片廣闊的天地。

  他也想當創世神,當造物主,開辟出一方大千世界,創造生命,稱尊道祖,讓如同祖龍這樣偉大的存在,都只能恭恭敬敬的喊他父神。

  嘖嘖……

  如果真有那天,絕對爽爆了。

  ……

  轟隆隆!!

  就在孟極吸納著靈氣的時候,天地忽然劇烈震動,天地靈氣暴亂,一陣猛烈的巨響從西方傳來,那狂暴的轟鳴,瞬間席卷整個洪荒。

  緊接著大地涌起無窮無盡的黑霧,從西向東蔓延而來。

  很快,整個天地都變得昏暗,突如其來的變故,令恐慌的情緒在無數的生靈間傳導,導致人心惶惶。

  孟極還沒明白發生了什么,就看到天地之間風云翻滾,一陣陣哀樂奏響,伴隨而來的,還有無邊的血雨灑落。

  “桀桀……”

  “鴻鈞老兒,吾這誅仙劍陣的滋味如何?”

  “祖龍、鳳凰、麒麟都已經相繼斃命,死在了我誅仙劍陣之下,接下來也該輪到你了。”

  “只要再把你殺了,整個洪荒大地,就再也沒有人敢和我羅睺作對。桀桀……鮮血的滋味,殺戮的快感,等我羅睺魔祖證得魔道圣人,洪荒億兆生靈很快也都能感受到吾的快樂了,哈哈哈!!!”

  一個囂張變態到極致的聲音傳來。

  什么!!

  孟極聽到這聲音,倒吸一口冷氣,祖龍、鳳凰、麒麟這么快就都死了?

  他可還沒化形呢!

  孟極雖然震驚,卻沒有懷疑羅睺話中的真實性,因為洪荒生靈,一旦修煉到混元境界,那都屬于是天地的寵兒,道果與天道聯系緊密。

  一旦有混元境界的強者隕落,天道都會立即生出感應,降下無邊血雨,以示哀悼。

  眼下天道意志頻繁顯化,一陣接著一陣的哀樂不絕于耳,整片天空也都被血雨染紅,這所有的證據,足以證明羅睺說的并非虛言。

  “羅睺你休要猖狂,想取本座的性命,還得問過我手中的造化玉碟!”

  被誅仙劍陣困住的鴻鈞臉色鐵青,誅仙劍陣囊括了整個洪荒的西方大地,無窮無盡的紅光煞氣中,他看著那條身長億萬里的祖龍尸體,心情糟糕透頂。

  連祖龍這等強者,都已經輕而易舉的被羅睺的誅仙劍所斬殺,進入陣中的四尊混元境強者,已經相繼死去了三個,僅剩自己。

  看來是自己小覷了這誅仙劍陣,反而害了諸位道友的性命。

  祖龍的尸體還在被誅仙劍氣一點點的湮滅,誅、戮、陷、絕四劍真不虧為洪荒第一殺伐至寶。

  他們四人聯手闖陣,居然都抵擋不住,反而相繼敗亡。

  在誅仙劍陣中,他們四人先是被無窮煞氣包裹,分割了陣型,就連天機都被遮掩蒙蔽,無法算出彼此的位置,只能孤軍作戰,被羅睺一一攻破。

  不得不承認,這羅睺的人品雖然不好,但在陣法一道的天賦當真天下無雙,自己根本無法與之相比。

  鴻鈞眼睜睜看著祖龍死去,連為其收尸都做不到,只能催動頭頂的造化玉碟垂下道道清氣,保護自己的周全。

  伴隨著祖龍、麒麟、鳳凰三尊混元強者的隕落,整個西方道消魔漲,魔焰滔天。

  誅仙陣內游曳著四道驚天劍氣,時而沖霄而起,斬斷星河,時而縱橫捭闔,犁分四野。

  羅睺是挺舒爽的,卻讓鴻鈞承受了極端的壓力。

  而最令鴻鈞無法接受的,還是誅仙劍陣居然綁定了整個西方的無邊靈氣,整個西方大大小小的靈脈都被羅睺動了手腳,成了誅仙劍陣的一部分,給劍陣提供運轉的靈力。

  “不行,再這樣下去,就算我有造化玉碟護體,也遲早被誅仙劍陣活生生磨死,為今之計只能速戰速決,決不能拖延。”

  鴻鈞分析目前情況,得出結論。

  只是羅睺壓根不給鴻鈞機會,躲在誅仙劍陣內,不顯山不露水,就是不和鴻鈞正面交手。

  而且誅、戮、陷、絕四劍,本來就是羅睺專門煉制出來針對鴻鈞仙道的攻伐至寶,又加上可以蒙蔽天機,鴻鈞想要找到羅睺可以說是難上加難。

  羅睺掌控著誅仙陣圖,調動整個西方磅礴的靈氣,單單以威力而言,比起鴻鈞手中的混沌至寶造化玉碟亦是毫不遜色,甚至在殺伐上更勝一籌。

  誅仙劍陣內,鴻鈞的實力會越來越弱,而羅睺有整個西方的靈氣加持,則會越來越強。

  此消彼長,鴻鈞深知再拖下去,最后就只有身死道消一途。

  羅睺得意猖狂的大笑,誅、戮、陷、絕四劍在他的掌控下,有著毀天滅地的能量,要不是鴻鈞有造化玉碟護體,早就和祖龍等人一樣灰飛煙滅了。

  他見誅仙四劍一時奈何不了鴻鈞,倒也不著急,又拿出沾染了祖龍、鳳凰、麒麟這三尊混元境強者之血的弒神槍,再次偷襲和消磨鴻鈞的法力。

  “入了本尊的誅仙劍陣,任你鴻鈞有驚天本領,也只有乖乖受死的命。嘿嘿……你若是肯束手就擒,待本尊殺你證道之后,一時高興,興許還可以幫你找回真靈,在本尊座下當個記名弟子。”

  “記名弟子?我看不妥!!”

  鴻鈞搖了搖頭,反唇相譏道:“你長成這赤發紅瞳,怪異丑陋的模樣,一看就知這魔道不是個什么好東西,想來是殺戮過多,日夜承受業力纏身,煎熬所致。”

  “修煉這所謂的魔道,想必也是難受的很,羅睺啊羅睺!我勸你也別證什么魔道了,不如一頭撞死在我這造化玉碟之下,將來我鴻鈞有幸成圣,也能把你的真靈尋回,使喚你在我紫霄宮外當個看門童子,沐浴我仙道靈光,也好讓我那童兒休息休息,打個小盹兒,豈不美哉。”

  羅睺眼角抽搐,肺都要氣炸了,大怒罵道:“鴻鈞老兒,你死到臨頭了,還敢呈口舌之利,我好心好意要收你為弟子,你竟不知好歹。”

  “本尊今日會讓你知道,拒絕我羅睺的后果有多么的嚴重!!”

  弒神槍抖動,道道槍影化作億萬丈的魔光,宛如一條條混沌魔龍,向鴻鈞撞去,魔龍身上還裹挾著無邊的殺戮法則,瞬間就把鴻鈞淹沒。

  鴻鈞有造化玉碟護體,盡管弒神槍威勢驚人,他就是不慌不忙,只是席地而坐,靜誦黃庭。

  默默的催動著造化玉碟,護住自身,推演羅睺在誅仙劍陣的方位。

  羅睺見鴻鈞不還手,只是催動造化玉碟抵擋自己的攻擊,不由冷笑連連。

  我有整個西方的靈氣為依托,倒要看看你鴻鈞能撐到幾時?很顯然,羅睺以為鴻鈞只是在硬撐罷了。

  ……

  轉眼三十年過去。

  誅仙劍陣仍舊紅光漫天,煞氣、魔氣肆虐,鴻鈞如同沉寂的石頭一般,在這三十年間一動不動。

  忽然,鴻鈞猛然睜開眼,周身的清氣也瞬間大盛,一道銳利的目光洞穿了億萬里內的重重虛空,看向了誅仙劍陣的某處。

  “終于找到你了!!”

  鴻鈞面帶微笑,頭頂的造化玉碟瞬息放棄防守,來到他的手上。

  沒有絲毫猶豫,鴻鈞心狠手辣,果決的扔出造化玉碟,任由周圍的一道道槍影、劍氣穿透他的軀體。

  他拼著重傷,也不肯放過這唯一的機會,隨著他的手指輕輕一指,造化玉碟便突兀的出現在羅睺根前。

  羅睺露出驚愕的目光,接著瞳孔猛縮,在他恐懼的神色中,身為混沌至寶的造化玉碟轟然破碎,自爆了!

  “轟隆!!”

  熾烈的白光爆發,湮滅著羅睺周圍億萬里的空間,磅礴的力量足以毀天滅地,瞬間摧毀誅仙劍陣的核心中樞。

  羅睺引以為傲的魔軀,也在一瞬間被撕裂成粉碎,身上所有的生機斷絕。

  就連護體靈寶,極品先天靈寶十二品的滅世黑蓮,也沒來得及反抗,碰上這毀天滅地的力量,瞬間冰雪消融,碎成一大一小的兩塊,被卷入虛空亂流。

  誅仙劍陣被鴻鈞強行打破,與誅仙劍陣聯通的靈脈,在這瞬間也跟著受損,再加上自爆的恐怖力量席卷,頓時給西方大地帶來一場毀滅性的浩劫。

  西方無數的仙山靈脈,就這樣被鴻鈞硬生生破去,這些靈脈也統統受損,至此西方將變得靈氣枯竭,土地貧瘠。

  至于那些沒能出世的先天靈寶,也跟著統統夭折,生存在西方的生靈,死于浩劫中的何止億兆。

  “咳咳咳…鴻鈞…你心夠狠!!”

  殘破不堪的大地上,虛空中,羅睺的殘念慘笑的聲音傳蕩,透露著癲狂。

  鴻鈞也好不到哪去,面如金紙,氣若游絲,他被弒神槍洞穿了胸膛,釘在地上。

  “鴻鈞老兒……你也別太得意……我羅睺雖然敗了,但你也好不到哪去!”

  “自爆造化玉碟的惡果,加上我弒神槍穿透的傷勢,你就算不死,最起碼也沒了半條命……”

  “以你如今的狀態,我倒要看看……你如何躲過這慘死的億兆眾生,所帶來的的無窮業力!!”

  “哈哈哈!!!”

  鴻鈞一口鮮血噴出,默默拔除刺入胸口的弒神槍,冷眼的看著陰魂不散,喋喋不休的羅睺殘念,一句聒噪就把殘念驅散,天地清寧。

  “我鴻鈞既然敢做,又豈會沒想到后果?不論如何,此次終究是我鴻鈞贏了,至于如何消弭業力?”

  鴻鈞冷笑連連,只要他鴻鈞能成天道圣人,他有的是辦法解決。

  “相比于業力,自爆造化玉碟所帶來的本源損傷才是令我意想不到的啊!”

  造化玉碟為混沌中孕育的至寶,自開天辟地以來,跟隨鴻鈞多年,兩者早就不分彼此。

  方才自爆造化玉碟,和他自己自爆也沒什么兩樣,雖然威力奇大,可也確確實實傷到了鴻鈞的根源。

  要知道,根源上的傷勢,可不是簡單的用時間就能彌補的。

  如果不能把根源上的損傷治好,他鴻鈞就算突破了天道圣人的境界,也遲早是一個隱患,將來傷勢惡化,境界跌落還是小的,身死道消,再也無法超脫桎梏,證道盤古才是大。

  鴻鈞默默把誅仙四劍、弒神槍收好,看著滿目瘡痍的西方大地,又是腦殼疼。

  他搖了搖腦袋,返回紫霄宮療養。

  “看來……只能走以身合道這條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