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筆閣 > 傅九衢辛夷是什麼小説 > 第243章 寧墜深淵不負她
  氤氳的天光下,廣陵郡王黑眸幽光閃動,面色蒼白凝重,一身雪白輕袍襯得俊臉如儔,一時間,擾得辛夷思緒紛亂。

  她瞇起眼,淡淡問:“郡王知道您在說什么嗎?”

  傅九衢直起身來,袖袍微動,修長的手指慢慢上移,拽住辛夷的胳膊往面前一拉,辛夷便跌坐在他的床沿。

  辛夷惱急:“郡王!”

  傅九衢繞過胳膊來,圈住她,“本王不配嗎?”

  辛夷如今的姿態,就像是坐在傅九衢的懷里。

  她略微尷尬,“郡王說的是什么話?您是郡王,只有別人不配的份,哪有你不配的……”

  傅九衢那只彎過來攬住她細腰的胳膊又收了收,側目來看,“那你為何不應我?”

  辛夷復雜的情緒,盈滿于心,完全不知如何接話了。

  “郡王不要開玩笑了。我說的那些話,不是在使小性子,更不是埋怨你。我理解并尊重你的選擇,還不滿意么?橫豎你們這些貴人事多,顧慮也多,不像我這種孤家寡人,做事全憑我自己的心情……”

  傅九衢眼梢挑挑,“你心情好時,便給我幾分好臉色,哄著我、勾著我,心情不好時,你便始亂終棄,說走便走,可是如此?”

  辛夷:……

  大概是傅九衢的表情太過認真,她原本有些憋悶的心緒,竟被他委屈的樣子逗得輕松起來,一股笑意油然而生……

  于是,她微微頷首,就那么坦然地笑出聲來。

  “知我者,郡王也。沒錯,我就是這樣隨性的人。”

  傅九衢當即便沉下聲音,“辛夷。”

  一字一頓,咬牙切齒。

  辛夷看他寒臉如霜,笑意更盛,覺得這樣的廣陵郡王莫名有幾分孩子氣,讓她逗弄之心頓起,“郡王這么兇做什么?不喜歡我說實話,那我往后不說便是。我走了。你慢慢生氣吧,恕不奉陪……”

  她說著便欲掙開傅九衢。

  傅九衢冷哼一聲,突然用力托住她,將人往上一抱。

  辛夷始料不及,身子本就輕盈,落入熊掌便沒了反抗,被傅九衢安置在他的身前,牢牢地圈住。

  “走啊。看你往哪里走……”

  辛夷揪緊眉頭,“郡王到底要怎樣?”

  傅九衢一雙水光瀲滟的眼,看定她。

  “不走。”他聲音低淺,手撫上她的臉,目光切切,“不要走。”

  辛夷訝異。

  傅九衢雙眼微闔,安靜地抱著她,下巴擱在她的肩膀上,沒有別的舉動,表情溫柔而平靜。

  “讓我抱抱。”

  辛夷僵硬地看著他,忘了動彈。

  傅九衢輕輕順著她的頭發。

  這一刻,時光仿佛定格。

  許久,辛夷抿了抿嘴,抬起手指頭戳一戳他。

  “你是不是廣陵郡王,該不會被人奪舍了吧?”

  傅九衢睨她片刻,眉頭一蹙,“不無可能。”

  若非被人奪舍,他怎會如此在意一個婦人?

  明知抱緊她便會落得一個身敗名裂受萬人唾棄的下場,仍是一意孤行飛蛾撲火,寧墜深淵不負她。

  這個念頭強烈而熾熱,燃燒般席卷著傅九衢的血液,催生他情緒泛濫。

  他捉住辛夷的手,低頭看著她,目光澀然而堅毅。

  “若是行遠珍惜你,你同他相處也得快活,那我自該放手離去,絕無二話。若他不珍惜你,你也不得快活呢?我若放手,豈非害人害己?你、我、行遠,都不得善果。”

  辛夷怔怔看他,“所以郡王覺得如何是好?”

  傅九衢苦笑一聲,默默將她拉入懷里。

  “我本已下定決心與你訣別……”

  辛夷心臟跳得撲通撲通的,與他對視,“那郡王怎么不好好同我訣別?”

  傅九衢抬高她的下巴,凝眸看她。

  “我方才若不留你,你還會回頭看我嗎?”

  辛夷想了一下,“會啊。”

  “騙子。”

  “認真的。我是個俗人,被美色所惑,難免會意志不堅……”

  “騙子。”

  “……”辛夷莫名覺得自己腦袋上被他刻了騙子兩個字。

  傅九衢臉色蒼白,表情里卻帶了一絲淺笑,戲謔莫名。

  “當初你可不曾給國舅爺半點機會,也不曾見你意志不堅。”

  “那不一樣。國舅爺又沒有廣陵郡王那么俊……”

  辛夷回答得理所當然,遠不知此話入耳,傅九衢內心如何狂喜。

  他深吸一口氣,心緒浮動,竟有些按捺不住,猛地將懷里的小娘子攬緊,實實在在地擁有感,瞬間便填滿了張巡回來后的失落和煎熬……

  “你這女子,嘴軟心腸硬,說得好聽做得狠心。”

  “你呢?”辛夷笑著看他。

  傅九衢伸手往她臉上一捏。

  “本王哪里都硬,哪里都狠。”

  辛夷斜眼一瞥,嗤聲:“你那個叫毒。嘴也毒,心也毒。”

  “算你識貨。”傅九衢低哼,神色儼然輕松下來,“遇上本王,是你的福分。”

  “……”辛夷見他又傲嬌起來,輕咳一聲,模仿起他方才的樣子,正經臉說道:“對行遠,我是有愧的……往事已矣,從此你我,橋歸橋,路歸路,訣別便訣別……”

  “你啊——”

  傅九衢低笑一聲,無奈地看著她問:“你還不明白本王的心意?”

  辛夷想了想,微微一笑,“心意是會被現實打敗的。”

  這些話她當初對曹翊說過。

  很莫名的,她也想聽聽傅九衢的答案。

  “郡王,我出身不好,長公主不會同意我們在一起的。你清醒一點可好?”

  傅九衢沉眉輕笑:“這個你不用管,我會說到她同意為止。”

  辛夷淺淺瞇眼,半真半假地道:“我聲名不好,不敢連累郡王受過,污了郡王美名。郡王若與我在一起,定會有人說三道四,這一輩子,大抵都不得消停了。”

  “你看本王在乎么?”傅九衢冷笑一聲,看著她冷肅地道:“說我無妨,誰若敢說你……發現一個,殺一個。看誰還敢?”

  辛夷心里咯噔一下。

  傅九衢雙眸幽暗,俊臉冷漠,讓她覺得不是油嘴滑舌地說說而已,而是他真的這么想,也敢這么做……

  辛夷沉吟片刻:“我性子也不好,脾氣大,禮數不周,尊卑不分……很容易給郡王惹來禍端。”

  傅九衢:“本王護短。你若是惹禍,那一定是禍的不對。”

  辛夷:“……我也不懂三從四德,不會像小周娘子那般會侍候人。”

  傅九衢:“我喜歡的是你,你為何要像她?你也不必侍候我。”

  頓了頓,他盯住辛夷,輕雅一笑,滿是促狹地低聲逗她,“我來侍候你。”

  辛夷即使有萬千個不肯的念頭,也被廣陵郡王放下身段的溫言軟語給撫平了。到最后,她再說不出什么,只是抿著嘴唇,看著眼前這個男人,幽幽一嘆。

  “如此說來,郡王天不怕地不怕,不忌世俗不怕流言,唯獨在乎的只有張都虞候罷了。那郡王可有想過,你當要如何面對他?”

  傅九衢眉目一冷,臉色黯淡下來。

  他不是沒有私心的人,只是在兄弟面前,會下意識放低底線,忽略自己的感受。在辛夷之前,傅九衢未嘗情愛,對張巡把話說得太滿,如今想來,只剩一腔自嘲。

  “我有愧,無法面對。只能用別的方式去彌補他了。”

  辛夷臉上的笑,倏地斂住,“你要如何彌補他?”

  傅九衢淡淡地道:“除了你。別的,我都可以讓給他。”

  辛夷一聽,心里劃過一抹涼意。

  在她看來,張巡在情感上是很渣的,但在時下的人眼里,張巡不僅不是渣男,還是一個光明磊落,高情遠致的大丈夫。至于他有幾個女人,這根本不是古人衡量渣男的標準。

  可以想見,傅九衢對張巡的觀感如何,才會同他結義?

  那往后,背著這樣的愧疚,傅九衢在張巡面前,豈不是失了先機?那不是相當于把性命攥到了別人的手上?

  辛夷望著傅九衢深深的眸色,認真問:“依你之言,我們怎生是好?”

  進不得,退不舍,兩難全。

  傅九衢皺眉,輕撫她的臉,“事緩則圓。行遠剛剛回京,眼下不是坦白的好時機,且等他安置下來,大理國世子的事情解決了,我再與他推心置腹地細說,想必他會體諒你我……”

  體諒?

  辛夷覺得張巡此人十分的大男子主義,未必是愿意體諒的人。但傅九衢把話說到這個份上了,對他們的兄弟情有他自己的解讀,辛夷不想多話。

  畢竟她對張巡的評價帶了主觀臆斷,也許并不中肯。

  更何況,她的立場,如果說張巡的壞話,不是挑撥離間,也顯得迫不及待改嫁,橫豎不是人。

  她點點頭,“好。我聽郡王的安排……”

  傅九衢好似松了一口氣,將把她的臉扳正過來,眼對眼相視,音色輕淺地笑。

  “還叫郡王?”

  辛夷一愣,“那我叫什么?” 由于各種問題地址更改為請大家收藏新地址避免迷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