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筆閣 > 傅九衢辛夷是什麼小説 > 第228章 巾幗不讓須眉
  大錘遞到辛夷手上的時候,那士兵怕她拿不動,還特地多握片刻才松手。

  辛夷微微一笑,單手拎起,輕輕松松地杵在面前的石頭上,轉頭看著狄青。

  “狄將軍,錘哪里,怎么錘?”

  她方才已經將裙幅拉起來夾在腰上,掄錘子說話那架勢,看著哪里像一個嬌弱的小娘子?

  園子里靜悄悄的。

  一群圍觀看熱鬧的人,剛才還竊竊不停,笑著討論,此時都瞪大雙眼盯著辛夷,滿臉不可置信。

  狄青眉頭松開,指了指那一排石頭,“打楔子。”

  辛夷唔聲,仔細研究了一下。

  這原本是一塊巨大的整石,好像是要從中剖開,上面已經插上了好幾個楔子,隱隱有裂開的紋理……

  傅九衢走到身邊,低低地道:“每個楔子敲兩下,別指著一個敲。”

  辛夷:“為何?”

  傅九衢:“以免整石碎裂,便不能用了。”

  辛夷給他一個了解的眼神,握緊大錘,高高掄起,重重砸向楔子。

  當!一聲。

  當!又一聲。

  大錘落在楔子上的聲音渾厚有力,一聽便知掄錘的人,力氣也不小。

  一時間,驚住眾人。

  便是壯漢,掄上兩三錘,也要歇一口氣再來,而辛夷不同,她那輕松的模樣,不像是在拿大錘打石頭,更像是拿棒槌打冒出頭的地老鼠,玩游戲一般。

  眾人安靜地看著她錘。

  沒有一個人說話。

  園子里只有辛夷錘打楔子的聲音,單調地循環,直到那塊石頭終于從中剖開,傅九衢上頭阻止她砸下最后一錘。

  “小心,石頭倒下來砸腳。”

  辛夷了解地讓開,讓他來弄。

  出蠻力可以,有些技巧活兒,她不逞能。

  “小娘子,喝水。”孫懷早已捧著水在旁邊等待著,見狀趕緊殷勤地奉上,順便遞上一張干凈的帕子。

  辛夷的額頭上浮滿了細密的熱汗,后背早已濕透。

  她道了聲謝,不客氣地拿帕子抹了抹汗,然后接過水盅骨碌骨碌灌入喉頭。

  一連貫的動作,全無半分女兒家的嬌氣。

  末了,她擼袖子,整理下身上的衣衫,又望著眾人。

  “還有哪里要錘?這些切成了片塊的石頭,要運到哪里去?我可以幫著抬的。”

  傅九衢看她滿頭是汗,還在請戰,不免好笑。

  “你不用管,那邊有串車,他們會搬運……”

  “噢。”進來的時候,辛夷就看到了傅九衢說的串車。

  這東西有點類似雞公車,據說是從蜀中傳來,原型是諸葛孔明的“木牛流馬”,總之,是一種非常省力的運輸工具。

  “這種車我也會拉。”

  辛夷說著便搶著去拉車,被傅九衢拽了回來。

  “你歇會!”

  “我不累。”

  “不累也去歇著。”傅九衢冷肅的眼睛里布滿了濃重的憂色,以及心疼。

  這小娘子為了在他的恩師面前表現,當真是連臉都不要了——以前辛夷最是顧惜她那張臉,養得白白嫩嫩,半點太陽都不肯曬的,常常玩笑說,誰讓她曬太陽便是她的敵人,但凡有日頭,出門必定要戴一頂帽子。

  可眼下,她卻頂著日頭干活,全是為了他。

  傅九衢心窩里涌動著說不清道不明的情緒,看辛夷的目光專注而灼熱,幾乎要燃燒起來……

  辛夷卻在琢磨,這樣賣力地表現,不知道狄青會不會對她多一些認可,以后有機會委婉相勸,會不會有一點作用,進而改變劇情?

  兩個人“各懷鬼胎”,將石頭搬上一輛串車,忙得不亦樂乎。

  園子里的其他人見狀,紛紛夸辛夷“巾幗不讓須眉”,然后各自下去干活,為狄將軍的菜園和池塘揮汗如雨。

  喊著號子,鑿石打樁,呼聲陣陣。

  小半個時辰過去,狄青才直起身來喊停。

  “都進屋歇會兒。”

  這會兒日頭已近中天,溫度高了許多,大家伙都有些累了,嘻笑打鬧著便抹汗往屋子里去。

  狄青走向辛夷。

  “張娘子累壞了吧?我夫人煮了茶水,一起進去,解解渴。”

  辛夷松口氣,莞爾一笑,“多謝將軍。”

  很明顯,狄青對辛夷的態度有了明顯的改觀,與他們剛來的時候極大不同。

  傅九衢輕哼一笑,望著狄青的背影,小聲對辛夷道:“你倒是聰慧,抓住恩師的心了。他老人家對力氣大又率直的人,最是珍視。不過……”

  他眸色沉沉,低下聲音,“你原本不用如此受累的。”

  辛夷微笑,“無妨。我累得起。別的沒有,就力氣大。”

  傅九衢揚了揚眉,走近看她,“十一妹待我的心意,九哥都明白。但我不許你累著自個兒。”

  “???”辛夷錯愕地看著他。

  什么心意?

  傅九衢目光深邃,聽到狄青在叫,瞥她一眼,“去洗手,一會兒不要再出來了。”

  說罷,人已大步走在前面。

  辛夷跟上去,見曹翊站在一側。

  她略微點頭示意,便匆匆經過他,跟上傅九衢。

  “張娘子。”曹翊喊住辛夷,見她轉頭,猶自愣住,似乎自己也不明白為什么要喊她,為什么沒有控制住內心的沖動,臉上生出懊惱。

  在辛夷詢問的目光里,曹大人千言萬語說不出口,終是垂下眼簾。

  “你家的蘭湯包,給我預留幾個。”

  辛夷點頭應允,“沒有問題。曹大人隨時派人來取便是。”

  “嗯。”曹翊看著她轉身,小聲跑向傅九衢的樣子,緊緊抿住嘴唇,沒有表情沒有聲音,那一張俊臉上也不見悲傷和痛苦。

  他仍是那個溫潤多情,玉樹臨風的殿前司副都指揮使,才高八斗的國舅爺,但沒有人知道他此刻平靜的外表下,那顆被刺得百孔千瘡的心,是何等的疼痛。

  ~~

  狄青的宅子里,陳設樸素、簡單。雖然談不上簡陋,卻也遠低于大宋官吏水平,低于他這一級官員該有的華麗。

  “來來來,吃茶。”狄夫人魏氏熱情地招呼著,親自帶著兩個丫頭,給工匠打扮的士兵們倒水,衣著打扮也極為素凈,沒有官夫人的派頭。

  在狄青府上,辛夷第一次感受到穿越大宋后的平等。

  沒上沒下,沒有尊卑,沒有階層。狄青愛兵如子,士兵們與他同坐同飲,痛快了便哈哈大笑,連同傅九衢和曹翊,來了這里,也不得不接受同樣的待遇。

  辛夷有些口渴,接過茶杯不客氣地一口飲盡。

  傅九衢微笑看她,突然道:“我先頭見十一妹還備了些糕點和果茶,不如拿來,讓大家嘗嘗?”

  辛夷鋪子里的這些東西,都是獨一無二的,傅九衢這是迫不及待地顯擺。

  “那自然是好。”辛夷應了。

  除了粽子和蘭湯包,她怕隨禮太單薄,又特地帶了一些自己鋪子里制作的果茶和糕點,原本也是為了湊個數,卻沒有想到,端上桌來,竟是得到了陣陣好評。

  “好吃。這糕點好吃。”

  “茶水也好喝,真是好喝!恨不得把舌頭都吞了,哈哈哈哈。”

  “張娘子,哪里有得賣?”

  眾人齊聲夸贊,詢問出處。

  辛夷笑道:“這不是賣的,是我鋪子里做的。”

  糕點是湘靈做的,只是融合了辛夷的刁嘴吃出來的一些想法,而果實是辛夷自己弄的,與其說它是果茶,不如說是藥茶。經烘干處理的藥茶,加了相對應的中藥材和干果片,口味甘美,還養生養顏。

  “恩師,口味如何?”傅九衢見狄青不語,特地叫住他。

  “不錯。”狄青點點頭,凝重的眸子轉向辛夷,“張娘子心靈手巧,內外兼修,果然是不可多得的奇女子呀,怪不得……”

  他看看曹翊,又看看傅九衢,清了清嗓子。

  “方才你說的什么來著?”

  傅九衢心念神會,“恩師吃著好,徒弟負責送。”

  辛夷被眾人夸得正難為情,冷不丁聽到傅九衢的話,有些意外……這家伙是把她的主都做了?

  更意外的是,狄青大巴掌拍在桌子上。

  “好。回頭給我多送些來。嗯,再給營房里的兄弟們送些去,讓他們也嘗嘗……” 由于各種問題地址更改為請大家收藏新地址避免迷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