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筆閣 > 傅九衢辛夷是什麼小説 > 第144章 死者身份
  曹翊看著他平靜冷漠的目光,遲疑了許久,眉頭微微皺起。

  “尚未蘇醒。但周老先生說,沒有性命之憂。”

  他說罷,又朝傅九衢淡淡一笑,“今日幸虧郡王及時出手,不然,張娘子今夜恐怕兇多吉少。”

  傅九衢面色不改,不冷不熱地嗯一聲。

  “不用謝我,無非舉手之勞,替小嫂叫個大夫罷了。”

  頓了頓,他看向曹翊,又道:“既然周老說沒有性命之憂,那便不會有事,曹大人放心……”

  這句放心用得不是那么合時宜。

  就像今晚曹翊突然趕到皇城司來找人一樣。

  畢竟曹翊和辛夷無名無份,也是個說不清道不明的關系。

  因此,傅九衢眼尾撩撩,又陰涼涼地補上一句。

  “曹大人若當真關心她,有些事情,還須早做打算為好,以免將來落人口實。”

  “我明白。”曹翊看著他幽涼的眸色,瞥一眼曹漪蘭,淡淡地笑道:“蘭兒不懂事,今晚差點惹出大禍。好在找到了溫姿的尸體,也算是將功補過,重樓,你便不要責怪她了。”

  溫姿?

  傅九衢沉下眉眼,看向坐在一邊快把手絹擰成結的曹漪蘭,又慢慢望向蔡祁。

  “女尸身份已然確定?”

  蔡祁一副魂不守舍的模樣,被追問才恍然回神。

  “是。國舅爺方才看到女尸,認出是馬行街杜氏香鋪的溫小娘子……”

  傅九衢猛地沉下臉,“方才為何不稟報?”

  蔡祁被他生冷的語氣駭一下,整個人清醒過來。

  “屬下失職。方才……方才忘說了。”

  傅九衢安靜地看他片刻,冷冷轉頭,瞥一眼蔡祁的臉和嘴巴。

  “下去換身衣服,上點藥,把腦子找回來再說。”

  那一雙洞若觀火的眼神,讓蔡祁本就泛冷的身子不由自主地抖了一下,差點原地嚇死過去。

  “是……”

  傅九衢轉身去了殮尸房。

  蔡祁朝曹翊拱了拱手,告退離去。

  內堂里只剩下曹翊和曹漪蘭。

  曹翊低低一嘆,“今晚到底怎么回事?”

  曹漪蘭抬頭,嘴巴扁了扁,“小叔,是我,我……”

  “你怎么?”曹翊見她支支吾吾,神色凝重起來,“我看你和蔡祁那小子有些不對。我警告你,你和重樓的婚事已經定下了,你離他遠點!”

  “我……”曹漪蘭突然低下頭,苦著臉差點哭出聲來。

  “小叔,今晚上是我不好……可我……可我也是被人氣的……”

  曹翊:“你氣什么?”

  曹漪蘭瞟他一眼,“我看九哥抱著那個張小娘子,親密無間的樣子,一時氣恨不過,這才跑出去喝酒的……哼!他當著那么多人,都能和這小寡婦親近,私底下,兩個人還不知有什么齷齪呢……”

  “胡鬧!”

  曹翊沉下臉,眼底有幾絲難以察覺的涼意,“張娘子被毒蛇咬傷,重樓才出手救她的,皇城司這么多人,眾目睽睽下,二人能有什么齷齪?偏生你狹隘,一個大姑娘不知收斂,夜半酗酒,還滾入河道,多少人看到你濕漉漉地被那蔡祁抱上來?你讓重樓的臉,往哪里擱……”

  “我又不知情,我又不是故意的。”

  曹漪蘭又嬌又急,說到蔡祁,已是滿臉緋紅。

  她當時是醉得狠了,卻也不是全無印象。

  尤其在皇城司的燈火下,看清蔡祁臉上和嘴巴的齒痕時,兩人在河邊糾纏和水底相擁以及蔡祁拼命拉拽她上岸的情景,更是歷歷在目。

  她也才十六七歲的年紀,情竇初開,這一回憶起來,頓時羞愧難當。

  “小叔,你說九哥他是不是也看出什么來了?他……會不會因此不肯娶我?”

  曹翊嘆氣,搖頭不語。

  ~

  傅九衢很快回來了,身邊跟著幾個下屬。

  衛矛一邊走一邊和他說話,到了門口,傅九衢手臂微抬,衛矛才打住,低下頭拱手道:“那屬下先下去,待事情辦好再來稟報郡王。”

  傅九衢嗯一聲。

  屋子里,曹翊警告地看一眼曹漪蘭。后者撇撇唇,眼巴巴地看著眼前金相玉質的男子,那一身玄色裹邊大氅襯得他美玉似的面孔冷漠幽涼,卻越發豐神俊朗。

  曹漪蘭咬著下唇,內心酸澀脹痛。

  “九哥……”

  傅九衢沒有看她,而是朝曹翊點點頭,“女尸已查明,確系馬行街杜氏香藥鋪的溫姿。”

  曹翊想到辛夷為了尋找溫姿這些日子做的努力,低嘆一聲。

  “也不知死于誰手?”

  傅九衢淡淡道:“暫無定論,待皇城司查證。”

  曹翊點頭,又稍稍寒暄幾句,兩人便各自喝茶,再無言語。

  氣氛莫名尷尬起來。

  傅九衢性子不好,一身的怪僻,與誰都不親近,但他和曹翊自幼相識,又有師兄弟的情分,兩人關系尚可,總是比旁人能說得上話,從來沒有這般古怪的時候。

  曹漪蘭屏聲斂息,看看傅九衢,再看看曹翊,明知小叔不讓她多嘴,還是忍不住了。

  “九哥,今夜的事情,是我不好,我不該……”

  “曹大姑娘。”傅九衢放下茶盞,忍耐般平靜地看她:“時辰不早了,你奔波一夜,又受風寒,早些回去歇了吧。”

  曹漪蘭吸了吸鼻子,忍住咳嗽的欲望,感動地看過去。

  “有九哥關懷我就不難受了……”

  “咳!”曹翊低低咳嗽,“回去吧,我讓鄭六送你回去。換身衣裳,好生睡一覺。”

  曹漪蘭舍不得傅九衢,又不敢違抗小叔的命令,不情不愿哦一聲。

  “那我改日再來看你……”

  門外突然傳來一陣匆促的腳步聲。

  孫懷的人還沒到,驚喜的聲音便揚了開來。

  “爺。九爺,張小娘子醒了,醒了。”

  傅九衢手上茶盞發出清脆的碰撞聲。

  他起身太急,把茶水濺了出來,差點掀翻了茶盞。

  但也就那么一瞬,他臉色微微凝滯,笑了笑,恢復了那一副漫不經心的模樣。

  “醒了便好。我正要回府歇息,就不去探望了。”

  這句話說出來,就像他突然站起來是因為要回府,而不是聽了孫懷的話一般。

  孫懷怔怔,想說什么,傅九衢已然邁開步子,慢攏大氅,輕描淡寫地吩咐他去備車。

  然后,回頭朝曹翊一笑。

  “皇城司不便容留女客,曹大人看看張娘子傷情,若是方便,就把她帶回去吧。”

  孫懷訝然地看著主子,一臉僵硬。

  千辛萬苦救回來的小娘子,讓曹大人帶回去?

  曹翊微微一笑,拱手行禮。

  “多謝郡王成全。”

  傅九衢眉頭不由自主地蹙起,但他沒有多說,點點頭,大步離去。

  曹漪蘭看一眼自家小叔,提起裙子便追。

  “九哥,等等我,我同你一起走。” 由于各種問題地址更改為請大家收藏新地址避免迷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