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筆閣 > 傅九衢辛夷是什麼小説 > 第130章 辛夷的懷疑
  皇祐四年正月,汴京天氣嚴寒。

  辛夷和傅九衢自皇城里出來,已是晌午,卻霜風不減。

  段隋駕了馬車在外面等待,辛夷抱了抱泛冷的身子,向傅九衢告辭便上了車。

  豈知,傅九衢緊跟著也跨了上來。

  辛夷訝異,“我與郡王不順路。”

  皇城離馬行街很近,從東華門過去只肖片刻工夫便到了,但去長公主府卻要往大相國寺的方向,朝保康門走。

  辛夷以為傅九衢會像來時一樣,各走各的。

  哪料傅九衢坐在面前,卻是神態悠閑,回答得頗為自在。

  “我去安遠門有事。”

  “唔。”辛夷點頭。

  去安遠門那是順路的,她不再多說。

  段隋抖了抖韁繩,駕地一聲。

  一串馬蹄聲徐徐響起。

  兩人相向而坐,中間隔一個小幾。

  傅九衢闔眸養神,辛夷覺得寂靜中互不交流,會很尷尬,這便開了口。

  “郡王可知張貴妃臉上疽疹,很是古怪。”

  傅九衢慢吞吞睜眼,聲音慵懶清悅,“有何古怪?”

  辛夷抿了抿嘴,“像我這等平民百姓生了疹子,久治不愈,倒是正常。但疹子長在貴妃的臉上,這么久都治不好,郡王就不覺得奇怪嗎?”

  “哦?”傅九衢上下打量她。

  今兒辛夷特地換了一身新衣,甘石色對襟布襖,蛾黃的襟扣,下著一條蒼煙色羅裙,臉上無脂無粉,不顯艷麗,卻干凈清爽,

  唯一的亮色是她鬢發上斜插的一支白玉蘭釵,正是當初曹翊托崔郎中捎來的那一支“賠禮”。

  辛夷戴白玉蘭釵時并未多想,只因為這支釵襯她的衣裳,素凈大方,又不會顯得寒酸失禮,但傅九衢瞧在眼里,唇角卻浮上一絲譏誚。

  “有何古怪?只許你丑,不許貴妃丑?”

  辛夷:……

  不說別的,傅九衢這張破嘴是真的損。

  若非他出身尊貴,又有郡王爵位,不然就憑這張嘴的輸出力,恐怕他就不能平安長大,不知得挨多少打。

  比如現在,辛夷被他說“丑”,居然還能笑得出來。

  “郡王說的是,我丑是因為我窮,以前飲食差,生活差,又不懂醫理,這才長了滿臉的癰疽暗疹。張貴妃可不同,她身邊不乏能人,又有太醫調理肌膚,怎會弄成這樣?”

  傅九衢目光落在她繃緊的小臉上,隱約能聽出她不滿的嘲弄,挑了挑眉。

  “那就得問小嫂,為何以前不懂的醫理,如今卻會了?”

  辛夷勾唇,笑盈盈懟回去。

  “因為久病成良醫呀。”

  這話說得合情合理,辛夷不免得意,雀躍的好心情展露無遺,傅九衢見她一臉燦爛,發上的白玉蘭釵仿佛也在炫耀似的抖動,好心情突然被破壞,沉下臉來。

  “本王懶得猜你心思,想說什么,直說便是。”

  兩人認識這么久,對彼此的表情是多少有些了解的。

  辛夷見他生氣,板著一張冷臉,雖然覺得有些莫名其妙,但有了雍丘之行,她早已不像當初那般害怕這個廣陵郡王。

  “明人不說暗話,我懷疑郡王。”

  “呵。”傅九衢冷笑,“懷疑我什么?”

  “懷疑張貴妃的面疾與郡王有關。”

  辛夷說得更清楚一點。

  并且,用了不容辯駁的肯定句。

  “我記得郡王曾說,將我給你配的止痛藥丸給了官家一些,可有此事?”

  傅九衢淡淡嗯聲,“是又如何?”

  辛夷瞇起眼,“那時我就疑惑,郡王何故要將此藥送給官家?官家頭痛是因疲累引起,那藥雖有止痛的效用,卻并不十分對癥,宮中那么多醫術超群的太醫,還配不出幾味頭痛藥來么?”新筆趣閣

  傅九衢瞇起眼看她,專注、平靜。

  辛夷勾起唇,淺淺一笑。

  “而郡王行事,向來思慮周全,可謂高瞻遠矚……怎會送不對癥的藥給官家呢?當時我奇怪,如今想來,竟是全明白了。”

  “明白什么?”

  傅九衢垂下眼皮,不去看她的臉和她頭上的發釵,然后壓下那一股子自己也說不出原因的煩躁和氣惱,不冷不熱地反問。

  “外甥將自用的止痛藥獻給舅舅,還能有什么目的?”

  “不。”辛夷臉色微沉,聲音徐徐。

  “我給你配的藥是止痛之用,有丹參和木香等成分。木香行氣止痛,丹參也可祛瘀活血、止痛通絡,用在官家身上可以清心除煩,并無不妥。但張貴妃為保容色,常年用‘玉容粉’。玉容粉中含有黎蘆、輕粉和麝香,黎蘆祛黑,卻不可遇丹參,麝香和黎蘆配伍可以活血悅面,除黑亮膚,卻又不可遇木香……這幾味藥撞在一起,引發皮疹紅斑等過敏反應,就不奇怪了……”

  傅九衢輕笑,“是嗎?竟如此神奇?”

  辛夷抬了抬眉梢,“按理來說,官家如果內服此藥,不會與張貴妃有什么沖突。壞就壞在,郡王曾問我,外用是不是可以治疲累頭痛?我告訴郡王,將這個藥丸碾成粉末,再兌水,涂在太陽穴,印堂穴,風池穴等位置,可以止痛醒神……”

  頓了頓,她微微笑開,雙眼盯著傅九衢。

  “我猜郡王獻藥時,張貴妃就在官家的旁邊。她若聽到郡王說這些話,會不會主動幫官家涂抹藥粉,再按捏推拿一番,以固恩寵?”

  傅九衢似笑非笑地看著她。

  辛夷輕嘆,“如此多的巧合,很難不讓人對郡王產生懷疑啊。”

  “頭頭是道。”

  傅九衢淡淡一哼,懶洋洋換了個坐姿,身子側過來,伸手在辛夷身側的小幾抽屜里取出一個六角青瓷瓶,慢慢擺在桌上。

  “這便是你當日給我的藥。”

  辛夷看一眼,“嗯”聲,不解地望著他。

  “是,是這個藥。郡王何意?”

  傅九衢眼窩里的笑意,一片冰冷。

  “那小嫂可以說說,你是如何得知張貴妃用玉容粉敷面?又如何算準我會將此藥獻給官家,然后暗示我讓官家外用,甚至還料準張貴妃會幫官家擦藥的嗎?”

  辛夷抽一口氣,差點被唾沫嗆住。

  “郡王這是不講道理了?”

  “講。我最講道理。”

  “欲加之罪,何患無辭!我如何能料到這么多?”

  傅九衢微微彎唇,雙眼望著她因為驚訝而蹙起的眉。

  “既然小嫂料不到,我為何又能料到?”

  “……”

  “此事要追溯源頭,全在小嫂這里。”傅九衢慢慢將六角青瓷瓶握在手心,修長的手指慢慢摩挲著,邪乎乎的俊臉看上去陰涼而無情,每一個字皆是涼薄。

  “小嫂方才那些話,最好不要讓第二個人聽見。否則,貴妃之疾不論你我,可能都脫不了干系。”

  說罷,他慢慢傾身,一張冷臉湊近辛夷。

  “我和小嫂是一條船上的人。你說,船要是翻了,誰先淹死?”

  辛夷啞口無言。

  實際上,到此時她已經不是懷疑傅九衢了,而是肯定是他干的。

  在水鬼案的時候,傅九衢幾次三番得罪張堯卓,那會兒,他大概就已經想好了這步棋。只是,辛夷沒有想到傅九衢會拉自己下水,甚至毫不心虛地倒打一耙。

  “豈有此理!”

  好半晌,辛夷總算緩過那口氣,一只手重重地摁到幾上,也傾身盯住傅九衢,雙眼惡狠狠的。

  “郡王是想把這臟事按我頭上?”

  傅九衢微微一笑,挪了挪玉板指,突地將面前的小幾用力一拍。

  “這話問得,沒大沒小!”

  辛夷正在氣頭上,渾身的火氣和力氣都在那張小幾上,傅九衢這一拍,兩個的力氣合在一起,小幾當即便裂了,歪了,倒了——

  辛夷身子無處著力,生生往前倒去。

  小幾轟一聲倒下。

  辛夷整個人撲向傅九衢,呀的尖叫。

  傅九衢穩穩接住她,冷笑。

  辛夷一怔,抬頭。

  兩個人眼對眼,你看不慣我,我看不慣你。

  傅九衢眼梢撩撩,挑了挑眉。

  挑釁!

  辛夷氣得牙根癢癢,覺得這個廣陵郡王當真可惡至極。

  她張開嘴剛要同傅九衢理論,一股木樨甜香從廣陵郡王身上飄過來,如此近的距離,她又有如此靈敏的嗅覺……

  于是,情不自禁地打了個噴嚏。

  “阿嚏——”

  不明氣體朝傅九衢沖過去。

  傅九衢身子往后一仰,嫌棄地避開,凝望她片刻,伸手推開她靠得過近的身子,眉心略略皺起,不徐不疾地懶懶一哼。

  辛夷就勢撐住他的肩膀,尷尬地坐了回去。

  “冒犯了。”

  傅九衢低頭,輕拂衣袍。

  “習慣了。”

  ~ 由于各種問題地址更改為請大家收藏新地址避免迷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