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筆閣 > 傅九衢辛夷是什麼小説 > 第101章 得而失,失而得
  方才眾人為了傅九衢的安全,是不準備和黑衣人纏斗的,可如今傅九衢發了話要殺人,侍衛們丟掉了逃命的想法,奮力一搏,效果與方才已大不相同。

  慘叫聲,驚天動地!

  落水的人,一個接一個。

  因為辛夷誤打誤撞將人家的老大給踢下水了,而且,那黑衣老大在水面上撲騰兩下就沒了影子,八成是洗白了,這群黑衣人的戰斗力頓時減弱。

  “逃吧!兄弟們——”

  “四哥死了,我們逃吧。”

  不知是誰先喊了那么一聲,仿佛喊出了黑衣人的心聲,不待那喊聲落下,這群人呼啦啦地來,又呼啦啦地撤了。

  “追!”幾個侍衛痛打落水狗,砍將上去。

  甲板上鮮血淌了一地。

  黑衣人跳水后,很快消失不見。

  看得出來,他們的水性極好……

  “別追了!追不上的。狗東西!”

  船上的情況已是不妙。這些黑衣人大概才是真正的“汴河水鬼”,他們早早地潛在水底將船身戳了一個大洞,河水一點一點地漫入船艙,到這時,傾斜的船身已半截入水,再支撐不了多久……

  傅九衢當機立斷,“棄船走。”

  船上還有他們的行李,但都顧不得拿了。

  逃命要緊。

  眾人連忙解下小舟,放入水里。

  每一艘大船上都會有備用的小舟,用來應急逃生,這艘船也有兩艘。眾人陸續上了小船,劃槳遠離著火的大船。

  辛夷回頭,看到一片沖天的火光。

  等他們到汴河岸邊的時候,火陷卻越來越小……

  那艘船快沉了。

  “可惜了,船上有那么多東西,值錢的呀……”

  說到這里,她突然想到什么似的,猛地摸向自己的腰間,臉都白了——

  她的奇楠沉香呢?

  睡覺時都綁在腰上的啊,做夢還和傅九衢拉扯來著,她拽著被子走上甲板那會兒都還在,怎么就不見了?

  一定是方才跟人打架的時候,不小心掉了。

  而她當時只顧著小命兒,竟然忘了她腰上的寶貝。

  “嗚!靠……”辛夷突然掩面,難過地蹲了下去。

  眾人奇怪。

  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誰也不知道她這是怎么了。

  孫懷:“張娘子方才還好好的,這怎么……哭了么?”

  辛夷這時已經氣得沒力說話了,腿痛得要命,心也痛得要命,整個人的神經都仿佛被剝離了,腦子里的銀子長著腿跑得飛快。

  “張娘子?”別的男子不敢碰他,孫懷是個內侍,倒沒有那么多顧慮。

  他彎腰掏出一張原本給傅九衢準備的白帕子,遞到辛夷的面前,輕聲詢問。

  “張娘子可是哪里受傷了?”

  辛夷抬頭,眼睛紅彤彤的,沒有淚水,卻比人痛哭的模樣還要可憐幾分。

  “我的奇楠沉香不見了。”

  眾人:“……”

  確實挺可惜的。

  那么一大坨,得值多少銀子。

  不過性命保住了不就是最好的嗎?

  孫懷嘆息一聲,也不知道說什么來安慰她。

  辛夷一想到失去的沉香,忽覺悲從中來,一把扯過帕子就往自己臉上呼,說得氣恨不已,“我就想不明白,我就想要賺點錢而已,怎么就這么難呢?難不成財神和我有仇么?”

  她是真的傷心了。

  一次兩次的發生意外,到手的錢財不翼而飛。

  這根本就不是穿越定律呀?

  人家穿越都是大把大把的斂財,她這是犯的什么煞?

  “我不想活了我。”

  “這汴京不待也罷。”

  “我特么要回家!誰愛穿誰穿……”

  她咬牙切齒,也不知道在罵什么,但那句“我不想活了”,大家卻是聽得真真切切的。

  畢竟是一個投過河的小娘子,一聽這話,眾人都緊張起來。

  剛才都是一起搏過命的人了,侍衛們對她的觀感已是不同,不再把她當成一個與己無關的小娘子。于是,都七嘴八舌的安慰她。

  什么只要命還在,錢總會有的呀。

  什么錢財阿堵物,賒財是免災呀!

  辛夷一句都聽不見去,整個腦子完全被丟失的奇楠沉香給占據了。

  直到傅九衢無奈的一嘆。

  “別難過了,我都補給你。”

  辛夷猛地抬頭,“當真?”

  “嗯。”傅九衢掃向她并無半點眼淚的小臉,眉頭一揪,忽然生出一種被這個小娘子牽著鼻子走的錯覺,可接下來的話,仍然是出了口。

  “奇楠香給你,你想要的篤耨,也給你。”

  辛夷幾乎下意識便站了起來,直勾勾盯著傅九衢。

  “君子一言駟馬難追言而有信嚙血沁骨說一不二信守不渝一諾千金反悔有罪言既出行必果……大家都聽見的啊,哪個小狗才說話不算數!”

  傅九衢:……

  眾人:……

  這沉默的一幕,辛夷覺得格外煎熬和漫長。

  她以為傅九衢是在猶豫要不要給她,而傅九衢其實在想,這小娘子為了一點小財竟然沖口而出這樣多的話?至于其他人,則是對這情形有點蒙然,怔住了。

  奇楠香啊。

  他們天天為郡王賣命,也沒得個賞啊!

  尤其段隋,就更是快氣死了,他俸祿都罰到明年了。

  “九爺。”段隋拱了拱手,一本正經地問:“屬下的全部家當都掉到河里了,可否也得一些補償……”

  傅九衢側頭看他,“即日起,吃住免錢。”

  段隋啊一聲,苦著臉,不應該是奇楠沉香嗎?

  “爺,咱們吃住……本也沒有收錢的啊。”

  孫懷用手肘輕輕捅他一下,示意他別再開口。

  可惜,晚了。

  傅九衢聞聲看來,漫不經心地道:“看來爺太仁慈了。孫總管,往后吃住都給這小子記賬本上。”

  孫懷噗嗤一聲,“是。”

  段隋望天,五官擰得皺巴巴的,生無可戀。

  傅九衢已然轉頭,看向漆黑的夜色。

  “船行何處了?”

  程蒼走近,稟報道:“回爺的話,陳留至雍丘段之間。”

  汴河在陳留縣以西,出陳留再往東便進入雍丘,如果在兩者之間,當真是前不著村后不著店了。

  蔡祁累得癱坐河邊的石頭上,抱著劍懶洋洋地道:“找個民宅借宿一宿吧。懶得動彈了。”

  傅九衢回望平靜的汴水。

  “那明日到不了壽州。”

  到不了壽州,他們就趕不回來過年了。

  蔡祁卻是不管那么多,挑了挑眉梢,“我跟你說重樓,今夜的事沒個著落,咱們可不能一走了之,就剛才那幫孫子,非得揪出來弄死不可……”

  傅九衢:“嗯。”

  這些人來者不善,組織嚴密,看上去不像普通的盜匪。

  辛夷細思一下,突然插話:“會不會是與郡王前往壽州查辦的沉船案件有關?”

  眾人跟著點頭。

  “不無可能。”

  傅九衢看她一眼,“還能走嗎?”

  辛夷眉梢微擰,掀開裙子撩起褲子,便看向自己的腿……

  這個動作大膽得旁邊的人都瞪大了雙眼,程蒼直接便避開眼去,不敢看那白生生的腿。

  傅九衢眉頭猛沉。

  “你做什么?”

  辛夷看著這些古人的動作,有些好笑。

  “看我的腳啊。”

  物體間力的作用是相互的,物理老師當年的教訓在她的腿上得到了深刻驗證。她那帥氣的一腳雖然把人踢飛了,但也把她的奇楠香踢沒了,同時把自己的腳踢疼了。

  她按捏按捏幾下,自言自語地道:“還好,沒有傷及筋骨,這會兒也沒有腫。不過明早起來,就不知道還能不能走路了。”

  踢別人把自己踢傷了,眾人不免有些好笑。

  “張娘子方才那一腳,好生厲害。”

  蔡祁那個不長眼的侍衛,突然調侃一句。

  “怪不得張都虞候都怕了你……”

  這個家伙大抵情商不高,說完發現周遭都沒有聲音,眼珠轉了轉,又問:“我是不是說錯話了?”

  蔡祁一巴掌拍在他腦袋上。

  “我就該學學重樓那個缺德勁兒,罰你個一年俸祿,你才能學乖。”

  “子晉。”傅九衢淡淡道:“你帶人去陳留縣,讓縣令查辦,打撈沉船。”

  蔡祁垮下臉,“你呢?”

  傅九衢看一眼辛夷蹲在那里的模樣。

  “小嫂怕是不良于行,我帶人在附近找個落腳之處,天亮和你會合。” 由于各種問題地址更改為請大家收藏新地址避免迷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