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筆閣 > 傅九衢辛夷是什麼小説 > 第48章 油渣和詩會
  “姐,買這些東西得花多少銀子呀?”

  “不值幾個錢……”

  “這個衣服料子真滑呀,顏色也好鮮嫩,又讓姐姐破費了……”

  “在你們的工錢里扣?”

  “……哦。”

  “逗你玩。傻子,送你們的。”

  入得臘月,天又降溫了。

  辛夷家的屋子里燒著石炭爐子,火紅的炭火映得幾張童稚和年輕的面孔,暖烘烘的。

  三個孩子在嬉戲,湘靈和良人在清理辛夷帶回的食材和用品,又拿了新衣去試,小臉兒紅艷艷的,喜悅就跳躍在眉間。

  笑聲傳出老遠。

  隔壁,劉氏躺在床上,氣得說不出話。

  她摳了全家人的肚腹才攢出來的一筆銀子,全給敗家子付了歡場女子的肚皮錢,還不敢在張正祥面前哭訴,她打心眼子里恨著辛夷。

  辛夷家的每一道笑聲,都像是打在劉氏臉上的耳光。

  她那個恨呀,啐了一口又一口。

  沒多久,熬豬油的香味就飄了過來……

  辛夷難得有機會下廚,今兒特地買了一些食材回來,想試著做幾個饞了好久的家鄉菜。

  來汴京這么久,最讓她不習慣的便是飲食。

  她熬了一罐豬油,再將雞肉切成雞丁,加入蔥姜勾欠腌制起來,在張大伯家的壇子里撈了幾片酸菜,做了個酸菜雞丁,又剁好肉餡,做成肉丸子,將油渣和青菜煮在一起,調個簡單的蘸料……

  嘗一口,差點把舌頭吞下去。

  果然最香的還是自己做的東西……

  熱騰騰的酸菜雞丁剛出鍋,院外便傳來聲音。

  “張小娘子在家嗎?”

  辛夷激靈一下,示意良人來看著火,擦擦手走出去,拉開木頭柵欄的大門,看著高她一大截的段隋。

  “段侍衛找我有事?”

  段隋吸了吸鼻子,肚子咕的一聲。

  “你家弄什么好吃的?真香!”

  辛夷疑惑地看著他,“段侍衛?你要沒事的話,我去吃飯了。”

  看她作勢要關門,段隋連忙伸手去攔,“別別別,有正事,大事,要事——”

  他嬉皮笑臉地說著,掏出一個信封來。

  “九爺給的,拿著。”

  辛夷瞥一眼那信封,上好的紙張,描著燙金色的祥云和開得正艷的牡丹,端的是雅致。

  她默默接過來,沒有去拆封,而是湊到鼻尖嗅了嗅,“這個……用丁香、檀香、甘松、零陵香各半兩,生腦少許,茴香半錢略略炒制,便可制成……”

  說罷,她將信封交還給段隋。

  “很不錯的香,用做信紙正好。”

  段隋愣愣半晌,大笑起來。

  “誰問你這個?明兒大相國寺有詩會,我們家郡王叫你同去,這是詩會的帖子……拿好嘍!”

  詩會?

  傅九衢邀她?

  辛夷失笑。

  “你家九爺眼神還好嗎?我像會做詩的人?”

  段隋嘴角扯出一個怪異的笑容,“我覺得也不像。郡王是想讓你帶著兩個小郎君去見識見識,以后兩位小郎君還是要進學通曉詩文的……”

  辛夷:“明日我有事。”

  她拒絕得干脆,見段隋一臉愕然,又拿過信封笑了笑,“不過為答謝郡王盛情,我還是贈詩一首吧,勞煩段侍衛帶回去。”

  沉吟一下,辛夷道:“我欲升天天隔霄,我思渡水水無橋,我欲上山山路險,我欲汲井井泉遙。越人翠被今何夕,獨立沙邊江草碧。紫燕西飛欲寄書,白云何處逢來客。”

  段隋撓撓頭,跟著念叨一遍。

  “你做的詩?”

  辛夷似笑非笑,“是啊,我做的。”

  段隋嘿一聲,斜著眼瞅她,分明不肯相信。

  “這詩啥意思?”

  “你家九爺明白。”

  辛夷笑著回頭喚湘靈,“去拿一個食盒,將咱們熬的油渣裝上,撒上糖末,讓段侍衛帶回去,給郡王嘗嘗百姓的家常味……”

  段隋嘴巴微張著,半晌才合上。

  “多謝!”

  馬蹄聲遠去。

  隔壁那個趴在窗邊傾聽的劉氏,這才咬牙切齒地縮回去,啐一聲。

  “小娼丨婦,我呸!”

  ……

  辛夷捏著信回來,三個孩子正老老實實坐著等她,桌上的菜擺好了,一口都沒有動。

  “吃啊。為什么不吃?一會該涼了。”

  “等你。”三念乖乖地看她一眼,又嘟起了小嘴,“我明日也要跟你去詩會。我以后也要進學,通曉詩文……”

  二念:“我也要去。”

  一念沉默不語,看辛夷的眼神很是復雜。

  辛夷摸摸三念的腦袋,坐下來拿起筷子,給她夾了個雞丁。

  “誰說我要去詩會了?”

  三念倔強地望著她,“我剛才都聽見了,傅叔邀你去,要你帶上大哥哥和二哥哥……娘,三寶也想去嘛。”

  一只小手慢慢地拖住辛夷的袖子,搖啊搖。

  “娘……”

  辛夷哭笑不得,知道這孩子很愛撒嬌,給點陽光就來勁兒,不得不拉下臉來瞪她。

  “吃飯。大人的事,小孩不許多嘴。”

  傅九衢怎會在這個時候約她去什么詩會?這樣浪漫的事,不是古代話本里的風流公子和多情小姐談情說愛的方式么?

  辛夷方才看過,信封里確實是一張帖子。

  既然傅九衢不會真心約她去詩會,那這帖子就有另外的涵義……

  不過,無論如何,藥王塔她都非去不可。二人有約定在先,希望傅九衢能明白她的意思,合作默契。

  “姐。”湘靈盛了飯坐過來,突然說道:“村里好似多了些生面孔。”

  辛夷抬頭看她:“是嗎?”

  湘靈點點頭,拿眼示意良人,“你快告訴姐姐。”

  良人道:“我上午去地里拔草,看到兩個身量高大的郎君,面生得很。”

  辛夷哦一聲,聲音轉冷,“他們往哪里去了?”

  良人搖了搖頭,“他們沿著水渠往上走,一會兒就沒了影。姐,我看見他們是帶著刀的。”

  辛夷慢條斯理的吃著,表情看不出變化。

  “今兒夜里,把門拴好。回頭再問問大伯哪家有狗崽,抱兩只回來看家。”

  湘靈和良人齊齊點頭,三小只已經興奮起來,為尚未見面的狗崽子想起了名字……

  辛夷垂下眼,吃飯的速度明顯變慢了。

  .....

  天黑的時候,氣溫驟降,汴京城下起了入冬以來的第一場大雪,紛紛揚揚的雪花,揮灑出一片慘白的天地。

  夜鷹凄厲的叫聲,劃破宮墻。

  繁華的汴京城,一如既往燈火璀璨。

  辛夷不知道的是,不僅傅九衢收到一封密信,另外兩封內容相似的信,同時呈到了殿前司曹翊和開封府張堯卓的案頭。

  山雨欲來風滿樓。

  這一夜,辛夷卻睡得破天荒的好,一個夢都沒有做便一覺睡到了大天亮。睜開眼,良人已經做好了早膳,三小只在湘靈的帶領下,拿了罐子在院里收集積雪。

  辛夷在檐下伸了個懶腰。

  雪已經停了,大地還沉睡著,天幕昏暗。

  藥王塔說是在張家村北,其實從這里出發,還有很遠一段距離。

  辛夷沒有耽誤,吃了點東西,便把良人和湘靈叫到房里,交代她們一些事情。

  兩個小丫頭看著她將一把尖刀插入腰間綁好,緊張得聲音都變了。

  “姐,那座殘塔破敗許久了,平常少有人去。聽我娘說,遭了雷劈以后便常常鬧鬼……以前有人不信邪,想進去偷財盜寶,可進去的人,再沒有出來。姐,你當真要一個人去嗎?”

  “讓良人陪你去吧。”

  “不必。”辛夷雙眼沉寂,俏皮地眨眼一笑,“該我面對的事情,誰也沒有辦法替我去做。”

  命運讓她來到這里,面對這樣一樁古怪的案子,她必須親手去揭開真相。該來的,她避不開。如果這就是她穿越的使命,那她選擇面對……反正這是一個紙片人的世界,當真沒了性命,說不定就回去了。???.

  “姐,你別去了,我們害怕……”

  辛夷勾唇笑了笑,從懷里掏出那封帖子,交到良人的手上。

  “若我今夜未歸,你們明兒就帶著三小只去找廣陵郡王。”

  湘靈快哭了,“姐。”

  良人也急切地抓住辛夷的手,“姐,你一定要回來,我們在家里等你。”

  辛夷點點頭,并不多說,撈起地上的背簍,像尋常出門采藥那般,大步離開。

  ------題外話------

  明兒見,么么~ 由于各種問題地址更改為請大家收藏新地址避免迷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