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筆閣 > 傅九衢辛夷是什麼小説 > 第5章 饒不饒的看心情
  張家后罩房里,是一個低矮的大炕。

  三念虛弱地躺在被窩里,二念趴在床沿邊上,托著腮看妹妹。

  “二哥哥,壞女人真的會害怕嗎?”

  “會。”二念肯定地點了點小腦袋,“我瞧見過她害怕老鼠的模樣,可滑稽了。三妹妹放心,二哥準能給你報仇。”

  三念虛弱地垂下眼皮,身子再往里縮了縮,“可是,老鼠會不會咬到她?”

  二念瞪她,“不許爛好心,咬死她才好。”

  三念還要說什么,外面就傳來了腳步聲。

  今兒個的惡毒后娘走得很快,步子比往常似乎大了些,三念緊張地縮回被窩里裝睡。

  二念眼睛骨碌碌一轉,飛快爬上床去,盤起雙腿,坐到三念的旁邊壓住被子。

  房門吱呀一聲開了。

  辛夷看著眼前的場景,微微一愣。

  一念長得已經比同齡孩子瘦小許多,沒有想到,二念和三念還要瘦小一些。尤其是年紀最小的三念,如同一只沒有斷奶的小貓,幾乎被被子淹沒。

  這間屋子是張家最北的后罩房。狹小、黑暗、沒有窗戶,不透氣。比大郎二郎家的小孩兒住處都差,更比不得劉氏親生的老四老五和大姑娘了。

  “你們怎么睡在這個破地方?”

  辛夷語氣有些隱怒,不是沖孩子來的,卻讓孩子本能地防備和厭惡她。

  二念回嘴:“還不是你這個壞女人害的。”

  辛夷掃一眼他氣鼓鼓的小臉,挑眉一笑,“問你什么,就說什么,廢什么話?”

  哼!二念看了看大哥,“是你說的,爹爹死了,會變成鬼回來收腳跡。原先住的房子太大,我們年紀小,壓不住鬼,會鬧病。阿奶這才讓我們搬出來的。”

  “你都害得三妹妹生病了。”

  “……”

  三個孩子擠睡一個木榻,也沒有一條像樣點的厚被子,這樣的鬼天氣,不是虐待孩子又是什么?

  “哄小孩子的把戲,以后別信。”

  辛夷走上前,摸了摸三念的額頭。

  “告訴我,哪里痛?”

  三念很怕她,滿眼畏懼,不肯說話。

  辛夷彎下腰撩被子,想要拉三念的小手查看脈象。

  二念身子往外挪了一下,緊張地屏緊呼吸,期待惡毒后娘看到老鼠時落荒而逃的丑樣子……

  然而,空氣里靜悄悄的。

  辛夷保持著掀開被角的動作,面無表情。

  “誰干的?”

  被子里是一只用竹編籠子裝著的活老鼠。

  三個孩子你看我,我看你,誰也不說話。辛夷冷哼一聲,拎著竹籠在他們面前一晃,當場將老鼠打死。

  “啊!”三念嚇得驚叫。

  一念和二念也齊齊看著她,滿臉驚愕。

  辛夷將死老鼠和竹籠一起丟在墻角。

  “老鼠身上有臟東西,怪不得會生病。”

  她又瞄向二念,“誰弄回來的,誰拿去埋掉。”

  “哼!”二念不滿地道:“誰要聽你話,丑女人!壞女人!”

  辛夷面不改色,“你不聽試試?看我怎么收拾你。”

  三念從被窩里探出腦袋,小聲問:“你怎么不怕老鼠了?”

  “傻孩子,我殺過的老鼠,比你見過的還多。”

  許是辛夷的模樣太過“溫柔”,在她的注視下,二念心不甘情不愿拎著小竹籠出去埋死老鼠了。

  辛夷坐在榻邊,平靜地拿起三念的小手,摸她脈象,視線卻落在她的額頭上。???.

  “腦袋上的傷,怎么弄的?”

  三念回避著她的視線,瑟瑟發抖。

  “打架……”

  “打架?”

  四歲的小姑娘和誰打架?

  辛夷覺得不可思議。

  “不是三妹妹的錯,是我先和鐵蛋打架的。”一念繃緊小身子,不敢直視辛夷的眼睛,卻說得理直氣壯。

  “是我。不關大哥哥的事。”二念也沖了進來,搶著回答。

  辛夷眉頭微蹙,眼睛輕睥過去,“在我面前逞什么英雄?打架輸了挺自豪的是不?”

  二念道:“鐵蛋都十二歲了,我們打不過……”

  三念道:“鐵蛋比大哥哥高,比大哥哥壯。”

  辛夷挑眉看著女孩子,“你也出手了?”

  三念縮脖子,“我咬他。”

  四歲多點的小蘿卜頭敢咬十二歲的皮孩子,挺能啊。

  辛夷瞧瞧這個,瞧瞧那個。

  “為什么打架呀?”

  一念和二念都咬著嘴巴不吭聲。

  三念不見辛夷生氣,結結巴巴地說:“鐵蛋說……說我阿娘是破鞋……說我阿爹是王八……說哥哥是野孩子,說他們不是阿爹跟阿娘生的……”

  孩子嘴里的“阿娘”當然不是指的張小娘子,而是張巡的前妻,那個傳說中溫雅端莊,宜室宜家的親娘周憶槐。

  二念很憤慨:“鐵蛋放屁!”

  一念握緊小拳頭,“我要打死他!”

  辛夷哼笑,拍了拍兩顆小腦袋。

  “說得好,有出息。”

  三個孩子震驚地看著她。

  換往常,惡毒后娘要么生氣罵人要么就挖苦諷刺他們,哪里會像今天一樣和藹呀?

  辛夷就像看不見他們的目光,叫三念躺好,搓熱雙手,在她的迎香、上星、肩井幾個穴位上輕揉片刻,又扭頭吩咐兩個大的。

  “去,把我房里的被子抱過來,給你們三妹妹暖暖。”

  ……

  這一夜,辛夷過得兵荒馬亂。

  三念滴在被子上的是鼻血,被鐵蛋的拳頭砸出來的,小姑娘可能受了驚嚇,有些發熱、盜汗……

  但這些都是小事。

  讓辛夷憂心的是孩子的脈象,按中醫說法,浮小而軟,如若蠶絲狀,十分不同尋常。

  她打了水來,教一念和二念為三妹妹做物理降溫,又將自己從孫家藥鋪帶回的藥包拆開,從里面找出防風、黃芪和白術,按小兒使用的劑量熬制成一副簡單的“玉屏風散”湯劑,再去灶房里找出幾片干姜,和甘草一起熬了,喂三念喝下半碗,自己也灌了一大碗。

  沒法子,孩子瘦,她也瘦,投河的后遺癥還在,即使有力氣大這個buff,身子仍然很虛……

  張家在發喪開靈,靈棚那頭十分熱鬧,銅鈸震天響,碰鐘清越鳴,可是,上好的棺木里沒有張巡的遺體,只有他的一身衣冠,靈前也不見幾個真正為他哀慟的人。

  在辛夷眼里,張巡就是個紙片人,還是一個“渣紙片”,他的死,辛夷沒有半分觸動。

  于是,她以三念生病為由,沒去給張巡守靈。

  半夜里,三念驚厥醒來兩次,辛夷好一番折騰,才把孩子的高熱壓下去,靠在榻邊小憩一會。

  ……

  翌日天一亮,辛夷便進了城,直接將孫懷的警告丟在了腦后。

  十來里路,用走的,約莫花了小半個時辰,穿過鱗次櫛比的繁華商鋪,辛夷走到了孫家藥鋪的門前。

  掌柜的看到她,大白天打個哆嗦,手一抖,藥材便灑了滿地。

  “你,你怎么又來了?”

  辛夷看他一副做賊心虛的模樣,輕笑一聲。

  “抓藥。”

  掌柜的頭皮發麻,但知道她不是鬼,已不像昨夜那么害怕。

  他叫來一個伙計招呼顧客,親自將辛夷請到一邊去,小聲道:“姑奶奶,你不是說饒過我了么?怎么還陰魂不散了……”

  “饒不饒的,那不得看我心情么?”

  辛夷掃一眼柜臺,懶懶地抱臂而笑。

  “藥材都換回來了么?”

  掌柜噓一聲,四下里看看,生怕叫旁人聽了去,“換了一些,來不及全換了。等晚上打烊,我再接著收拾……”

  “嗯。”辛夷抬抬眼皮,語氣淡漠,“折價,都賣給我吧。”

  “啊?”掌柜的眼睛亮了亮,隨即又耷拉下來,“小祖宗,你別逗我玩了。這種藥材,我再不敢賣了。我發誓,從今往后改過自新,藥鋪里只賣好藥材……”

  辛夷微微一笑,“不要錢?那最好,我拿去幫你處理妥當便是。”

  “……”

  掌柜驚詫地看著她,說不出來,也哭不出來,一臉苦相。

  辛夷抬了抬眉梢,看一眼忙碌的藥鋪。

  “借紙筆一用,我寫個方子,抓幾副藥回去。”

  “小娘子竟會開方?”

  辛夷掃他一眼,似笑非笑。

  掌柜的干笑兩聲,不再多問,將辛夷請到一旁的診案前坐下,親自為她磨墨。

  辛夷眼波微動,沒有去拿毛筆,而是被桌上的一份《汴京邸報》吸引。

  邸報原是由進奏院編輯的一種官方文書,由朝廷集中管理和發布,披露一些類似于科考、軍事捷報、祭祀、大案、皇帝的圣旨、皇親國戚或王公大臣的婚事、訃告等大事,后來逐漸下沉,民間怪事,朝野詭聞皆有涉及。

  隨著印刷術的不斷改進,市井百姓對資訊的需求擴大,漸漸地,小報橫生。當然,像她手上這種冒刊的邸報也不少。

  官方屢禁不止,慢慢就任其發展了。

  沒錯,這份邸報是冒刊的。

  除了張巡之死外,辛夷還看到兩則消息。

  一則是:“朝廷頒發《簡要濟眾方》,御賜各路、州、縣,指導醫官、以療民疾。”

  另一則是:“皇祐三年冬月丁巳,蓬星現東南,青亮如螢,大如二斗。司天監言,關乎國運,是為不吉。”

  冬月丁巳?

  辛夷掐著指節,一邊念一邊算。

  “乘五除四九加日,雙月間隔三十天,一二自加整少一,三五七八十尾前……”

  丁己是冬月初十。

  正是她穿越來的那天。

  掌柜的聽得一頭霧水。

  “你在說什么?”

  這是一種不用歷書,就可以推當天干支的口訣,和掌柜當然解釋不通。

  辛夷抿唇一笑,飛快地寫好兩張方子,連同邸報一并推給掌柜。

  “用這張邸報幫我包藥材吧。”

  “……”

  “還有,換下來的次等藥材一并打包好,我拿去幫你處理。”

  “這……”掌柜的眼神游弋,明顯心有不甘。

  辛夷哪會不知他是個什么德性,哼笑一聲,手敲了敲桌面。

  “不肯?那我們開封府見。”

  掌柜的肉痛得要死,可昨夜里親眼看到廣陵郡王稱這位姑奶奶叫“小嫂”,關系非同一般。人家沒有當場告發他已是恩德,他哪里再敢耍花招?

  ------題外話------

  有人在追文嗎??有嗎?有嗎?(回聲……) 由于各種問題地址更改為請大家收藏新地址避免迷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