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筆閣 > 傅九衢辛夷是什麼小説 > 第432章 表哥表嫂
  那頭的漕船殺得難解難分,這邊小公主哭得梨花帶雨。

  傅九衢看著前方的戰局,不耐煩地抬高手臂,將袖子從趙如念的手上掙脫出來,“程蒼,把公主帶到船艙里安置。”

  程蒼就立在傅九衢一丈開外,看一眼小公主濕漉漉的衣裳,不敢上前來拉,只是垂下眸子拱手。

  “公主請隨屬下來。”

  趙如念看傅九衢不為所動,淚水掉得更兇了。

  “表哥,求你了,我再沒別的法子了……”

  說著,人已軟在傅九衢的腿邊。

  周圍侍衛無人敢抬頭。

  時值酷夏,公主本就穿得少,雖她身著男子袍服,但這一浸水,少女那玲瓏身段便若隱若現。

  傅九衢皺眉,“進去!”

  趙如念:“你答應我就進去。”

  十五六歲的小公主,闔宮獨寵的孩子,當真是被慣壞了,為了奔愛不管不顧。

  傅九衢發現程蒼沒動,這才回頭看一眼趙如念,眉頭當即皺了起來。

  他解下身上的披風,搭在趙如念濕透的身子上,黑著臉將人拽起來,一路拖入船艙,丟在地上。

  “鬧夠了沒有?”

  趙如念往常就有些怕他,可今天這件事情鬧得太大了,小公主根本不知道怎么處理和善后,淚水盈盈地抬起頭。

  “表哥,我和張郎情投意和……”

  傅九衢冷笑:“這些話你回宮和舅舅去說。”

  趙如念趴在艙中,蜷縮在披風里,嚶嚶地哭了半晌,抬起頭來。

  “表哥若不救我,我只有死路一條了……”

  傅九衢冷眼看她,靜默不語。

  趙如念道:“你道我今夜為何會冒險出宮。你定是以為我不顧父命,私會情郎……”

  傅九衢:“難道不是?”

  趙如念道:“我是沒有法子了。表哥,我慌了神,不得不出宮找張郎……”

  趙官家就這么一個女兒,傅九衢也并非完全不關心這個表妹,他靜默一下,問她。

  “所為何事?”

  趙如念咬住下唇,猶豫半晌才把心一橫。

  “我月信沒來,我怕……表哥,我,我腹痛如絞。”

  聲音未落,趙如念突然變了臉色,整個人弓了起來,掌心捂住小腹,煞白的嘴唇疼得微微顫抖。

  傅九衢看她不像是裝的,再想她說的事情,臉色陡然一變。

  “你和那張巡,可有茍且?”

  趙如念這個時候腹疼如絞,船艙里又只有傅九衢一人,她疼得顧不得體面了,微微頷首,企求地望著傅九衢。

  “表哥,救救我……我要疼死了。”

  她一路被高明樓挾持,再被蔡祁帶著投河,可想而知……

  傅九衢眼神寒冷,扭頭叫來程蒼。

  “吩咐下去,漕船靠岸!”

  這時天已亮開,霧氣仍然未散,整個汴河籠罩在晨霧中,目之所及不過五六丈而已。

  沒有人知道傅九衢為什么會突然駛船靠岸,再騎馬絕塵而去,激戰中的高明樓卻把握住了這稍縱即逝的時機……

  在漕船轉向的當下,他毅然決然地選擇了棄船逃生,在下屬與皇城卒的纏斗中率先跳入大霧茫茫的汴河。

  在這一刻,他卻是想明白了傅九衢的私心。

  傅九衢既不要他頂著大理東川郡王的身份在大宋興妖作怪,又不肯讓辛夷受到他的牽連。

  可是,世上哪有兩全之策?傅九衢一面以身份暴露來威脅他,放出風聲讓他逃跑。一面肯定會在朝堂上竭力為他圓謊,能不能保命不好說,但他今日若在汴河被捕,為求活命,必然只能依附于傅九衢,這不是高明樓要的結果。

  依附于傅九衢,不如拼死一搏。

  ··

  細雨綿綿,沉寂的長公主府突然喧鬧起來。

  一行人從角門入,直入臨衢閣。

  辛夷太累了,天快亮時才睡著的,腳步聲傳來的時候,她以為自己尚在夢中,直到房門吱呀一聲被人推開,這才稍稍恢復了一點意識。

  “九哥?”

  她聲音低啞,帶著半夢半醒的惺忪,想到昨夜的事情,尚有些口干舌燥,只覺得有了肌膚之親,面對傅九衢便有點情緒泛濫,連聲音都柔軟許多……

  “你怎么這時才回來?”

  年輕女孩的呻吟和哭聲,讓辛夷徹底清醒。

  她噌地坐起,便見傅九衢站在床頭,一身疲憊,衣袍上好似沾染了水漬。

  “十一,要勞煩你了。”

  傅九衢把趙如念安置在臨衢閣,但沒有把她帶到喜房這邊來,而是在偏殿里躺下,叫了白芷和紫菀兩個丫頭在照看。

  辛夷披上衣裳,聽著雨聲過去,看到趙如念面色蒼白地蜷成一團,目光里滿是痛楚和防備……

  趙如念不放心辛夷。

  辛夷對一個十幾歲的小姑娘,卻不會有半分敵意,哪怕這個小姑娘的肚子里懷著她“前夫”的孩子。

  辛夷在榻邊坐下,就要為趙如念把脈。

  趙如念卻害怕地將手縮了回去,委屈巴巴地看著傅九衢,“表哥,她不是瞎子嗎?我不要她……”

  傅九衢冷下臉,沒有向她解釋什么。

  “你想要人盡皆知,我便幫你傳個太醫。”

  趙如念撇了撇嘴唇。

  她知道辛夷長得和張巡的前妻一模一樣,又看她嬌顏艷冶,肌膚如玉,比她還要白上許多,心下本就沒有什么好感,可傅九衢的話,嚇住了她。

  趙如念乖乖伸出手,擰緊眉尖。

  “我怎么樣了?表哥,我會不會死?”

  辛夷安靜地診脈,片刻將公主的手放了回去。

  “九哥,你出去一下。”

  趙如念惶惶不安地抬頭,那目光里滿是對辛夷的不放心。

  傅九衢警告地看她一眼,“聽你表嫂的話。”

  說罷徑直出去。

  辛夷讓白芷和紫菀拉下簾子,也去到外間,這才走近讓趙如念褪下小衣,要檢查她的身子。

  趙如念驚叫:“你要做什么?”

  時下姑娘極是害羞,醫女卻是極少,哪怕是公主也沒有這般讓大夫檢查身子的時候,趙如念對辛夷的做法只覺得恐懼。

  “不想死,就乖乖聽話!”

  辛夷沒有那么多時間給嬌氣的小公主解釋什么,只得黑著臉威脅。

  趙如念果然軟了,“我病得很重嗎?”

  “很重。”辛夷冷著臉將她身子拉過來,幾乎是半強迫地褪下了她的小衣。

  她力氣大,趙如念閉上眼睛,那模樣近乎絕望。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