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筆閣 > 傅九衢辛夷是什麼小説 > 第425章 大婚禮成(二)
  兩人四目相對。

  辛夷羞愧。

  傅九衢干嘛盯著她這張“猴屁丨股臉”不放?

  這,廣陵郡王肯定是沒見過她這樣的丑模樣吧。

  辛夷認命地垂著眸子,在眾人的取笑聲里與傅九衢手臂交纏,一仰頭便飲下了那交杯酒。狀態再次發生,因為她動作太急,飲得太快,不小心被酒液在喉頭一梗,她嗆住了!

  轟!

  又是一陣大笑。

  沒有人同情她這個咳嗽的新娘子。

  大家都在笑,“魏夫人,新娘子已是等不得了,快些端上餃子再合髻,好讓他們行周公之禮吧。”

  “……”

  辛夷哭笑不得。

  古人鬧洞房也是這么生猛的嗎?

  一般生餃端了上來,流傳千年的“生與不生”的問題里,辛夷果斷而含糊地說了一個“生”字,太太們便饒過了她。

  然后,合髻又是什么?

  辛夷悄悄瞄了傅九衢一眼。

  他面無表情地緊挨辛夷坐下,隱去臉上的笑意,雙手正經地搭在膝上,唇角繃緊,整個人突然變得嚴肅起來。

  “紅男綠女,男左女右,并蒂花開、珠聯璧合。”

  辛夷在眾人的笑聲里,正不知所措,傅九衢突然伸出手,握住她的,緊緊交纏。

  在眾人的笑聲里,她眼睜睜看著魏氏將兩人的一綹頭發用紅繩綁了,然后拿著紅綢剪刀“咔嚓”一聲剪下來,放入杏圓托起的一個墊著紅緞的檀木錦盒里。

  “結發為夫妻,白首不相離。”

  傅九衢將錦盒雙手捧起,朝魏氏行禮。

  “多謝師娘。”

  原來這便是傳說中的結發之意……

  洞房里貴中之貴的最后一道儀式。

  辛夷心下略略凝重,不知道是不是被傅九衢感染,突然就覺得那檀木錦盒里裝的不僅僅是二人捆綁在一起的頭發,而是他二人即將糾纏一生的命運。

  當然,前提是足夠幸運。

  有這個機會,讓他們可以糾纏一生。

  傅九衢盯著喜服映襯下白皙如玉的新娘子,雙眼幽靜而明亮,像遠古荒原上燃燒的兩簇焰火,看得辛夷心下猛跳,垂頭不敢抬起。

  “十一,從此你我夫妻一體,恩愛不疑。”

  “嗯。”辛夷眼皮掀了掀,在他灼熱而專注的目光里,微微頷首。

  “哎喲,新娘子這是害羞了。”

  “新郎官,你不要一直盯著新娘子看呀,等我們走了你二人再慢慢相看不遲。”

  “春宵苦長,有的是時間……”

  太太們很是喜歡打趣傅九衢,畢竟能像今天一樣肆無忌憚調侃廣陵郡王的機會并不多。也只有在今天,無論他們說什么,做什么,傅九衢都不會見怪。

  喜房里又一次哄堂大笑起來。

  傅九衢看辛夷腦袋垂著,知道她并不是真正的害羞,但仍是安撫地捏了捏她的手,不輕不重的力道,飽含深意。

  “如此便算禮成了,我出去陪客,你在房里休息片刻,有什么需要,你只管吩咐她們。”

  辛夷嗯一聲。

  旁邊又有太太調侃。

  “哪里就叫禮成了,周公之禮還沒有呢!”

  “國公夫人莫不是還想看新郎新娘敦倫大禮,羞煞也,羞煞也!”

  辛夷:“……”

  傅九衢無奈地笑嘆一聲。

  “眾位夫人玩笑我可以,別玩笑她了,臉皮薄,一會兒使小性子,該不讓我入洞房了。”

  辛夷:……

  “郡王心疼郡王妃了。我等再不識趣,便要叫人來趕的了。”

  傅九衢不輕不重的話一說,太太們笑鬧著便三三兩兩地退下去吃酒席了,不再當真為難辛夷……

  喜房終于安靜下來。

  辛夷舒口氣,伸長胳膊摘了摘頭冠沒有摘掉,正準備讓杏圓來幫忙,就見一顆小腦袋探了進來。

  三念?

  辛夷沒有出聲,因為她是瞎子。

  三念貼著門根觀察片刻,悄咪咪地遛進來,坐在辛夷的旁邊。

  杏圓忍不住笑,“三姑娘,你這是做什么?”

  三念沉默地貼著辛夷,一聲不發,直到辛夷握住她的小手,三念才將小身子靠了過去。

  “我想陪一會兒娘。”

  大婚的日子,杏圓怕小孩子鬧騰,且不合禮數,正要阻止三念,就聽辛夷道:

  “沒事的,讓她留在這里。”

  杏圓無奈地點頭,走到一側將喜燭的燈芯挑亮。

  三念神色有些悶悶不樂,“我很乖的。”

  辛夷笑道:“我知道的呀。三念這是怎么了?”

  三念眼皮垂下來,“白芷姐姐她們都不肯讓我過來,說我會吵著你……”

  辛夷搖頭,緊握她的手,“不會,怎么會呢?方才是因為客人太多,規矩也多,你看現在都沒有人了,你傅叔回來看見,也不會怪你的。”

  三念仰起腦袋,“真的嗎?”

  “當然啦。”

  “可是……”三念語氣低低的,“等你們有了自己的小孩,是不是就不會再像從前那樣喜歡我了?”

  辛夷訝異地看著三念。

  三念又道:“方才我聽他們說,我宮里的那個姨母生了個小公主……娘,你成了婚,是不是也要生自己的小孩子了?”

  “……”

  相比一念和二念,三念更沒有安全感和歸屬感,從張家村到長公主府,她或許曾經短暫的得到過家的感覺,可說到底,仍是寄人籬下,而且年紀尚小,命運從不由自己掌握,是個可憐的孩子。

  “不會。”辛夷輕輕地摟住她,“不論什么時候,你都是我的孩子。”

  三念默默不語,只是將雙手慢慢環在辛夷的腰上,小臉貼著她。

  好片刻,才瞇上眼睛,低低地道:“娘,你真香,我想跟娘一起睡。”

  辛夷愣了一下,輕笑,“今天晚上恐怕不行。”

  三念:“為什么?”

  杏圓在一旁偷偷發笑,辛夷勾了勾唇,也抿著嘴樂,然后從袖子里掏出那個裝了零食的荷包。

  “你要不要吃?”

  三含搖頭,表示不要。

  她比起當初在藥坊的時候變得懂事了,也小心了。

  辛夷餓了,也不管她,只取出一塊油紙包的糕點來往嘴里一塞,邊吃邊道:

  “因為今兒是我和你傅叔的洞房花燭夜,他要跟我睡。”

  杏圓驚訝地瞪大眼睛。

  她不敢相信辛夷會這么直截了當地告訴孩子。

  三念也有些驚訝,好像發現了什么了不得的事情。

  “傅叔都那么大了,還要跟娘睡?”

  辛夷噗的一聲笑開,狠狠咬一口糕點,突然覺得有點硌嘴,連忙吐出來,放在掌心里。

  那是一個小印。

  篆刻的,辛夷勉強看出是四個字……

  ··

  喜宴上正自熱鬧,傅九衢目光在人群里掃視一遍,就看到了和陳執中幾個老臣坐在一處說話的高明樓。

  他是新娘的哥哥,又是大理東川郡王,自然得由重臣招待。

  這陳執中昨兒晚上被傅九衢灌醉,醒來已是日上三竿。

  今日皇帝停朝一天,他們也不必上朝,叫來小妾撒歡一回,再拾掇拾掇便帶著家眷到長公主府赴宴。

  昨夜冒雨送到政事堂的“靜江府八百里加急”,不是他忘了,而是他并不認為“請罪”是一件很要緊的事情。

  宰執天下,一個宰相每日里要處理的來自全國各地的奏表和文書多如牛毛,難得有機會放松一日出來喝喜酒,他自是不會將那封請罪奏表放在心上。

  “東川郡王,來,老夫敬你一杯。”

  陳相公能到如今高位,人情世故自不必說,將廣陵郡王的大舅子照顧得妥妥帖帖。

  傅九衢從小廝手上拿過酒壺和酒杯,走到高明樓那邊。

  朝一群重臣挨個敬了酒,這才望向高明樓。

  “大舅哥,借一步說話。”

  高明樓今晚沒有喝酒,陳執中幾個來回敬他勸他好幾回,都被他以大病初愈為由擋下了。但他也說不清為什么,渾身上下就好像被酒液灌穿了一般,連五臟六腑都熱辣辣的,有一種焦灼的痛苦,好像快要將他焚燃……

  盯住傅九衢的眼睛,高明樓慢慢起身。

  “好。”

  傅九衢朝陳執中等人點頭示意,率先轉身走在前面。

  高明樓眉峰微擰,默默跟上去,路過游廊時,朝方才趙禎淺坐的中堂看了一眼。

  他不知道趙禎去了哪里。

  方才新人在中堂行完拜禮后,宮里就有人來報。

  趙禎將人喚入內室,再沒有見過人。

  高明樓雙眼幽冷的瞇起,默默扶緊腰間的刀柄,放慢了腳步。

  傅九衢回頭看他一眼,勾了勾唇。

  他沒有帶高明樓去房間,而是走到院落中間的花叢中。

  夜鳥鳴叫,風涼細細。

  黑燈瞎火的地方,一個人也沒有。

  他突然停下,面對著高明樓那雙復雜的眼睛。

  “天亮前離開開封府,此生不再來大宋,或可僥幸留得一命。”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