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筆閣 > 傅九衢辛夷是什麼小説 > 第413章 茶寮聽書人
  “噗!”

  看小報上說得繪聲繪色,辛夷忍不住笑出聲來。

  很顯然,這是皇城司干涉了小報的內容。

  原劇情發展到這里,本來是用狄青所受的羞辱來刺激傅九衢,促使他的黑化和瘋狂。

  但目前來看,傅九衢聽信她的忠告,清醒且冷靜,并沒有因為壽命將盡加上狄青所遇不公而瘋狂殺戮,報復于人。

  這樣的廣陵郡王,黑是不可能再黑了,但他這般行事,大概白也白不了……

  ··

  趁著天光大好,辛夷換上輕便的衣裳,戴一頂輕紗小帽,帶著杏圓和桃玉就要出門——

  不料,讓高明樓截住了。

  “你又要去哪里?”

  高明樓看了看她身邊的丫頭。

  “綠萼和紅豆呢?”

  杏圓道:“綠萼姐姐和紅豆妹妹昨夜值守,一宿未睡,姑娘讓她們在房里補眠……”

  “我沒問你。”高明樓聲音冷漠,那尖利的視線看得杏圓后背發麻。

  她低下頭去,不再吱聲。

  辛夷也是緊張地后退一步,狀若害怕的樣子。

  “哥哥,你不要責怪杏圓,不關她的事,是我讓紅豆和綠萼多睡一會兒的。她們兩個成日守著我,著實受累,昨夜更是一眼都未合……”

  “做下人的,本該如此。”高明樓打斷她,視線掃過她煞白的小臉,語氣稍稍緩和了一些。

  “婚期將近,你不要再往外跑了。”

  “是。”辛夷往后面退兩步。

  見她要轉身,高明樓突然又道:“聽人說,你這個丫頭隔三差五往外跑,都帶什么回來了?”

  辛夷肩膀一僵,似乎是嚇了一跳。

  “沒,沒什么。”

  高明樓走近,“是嗎?”

  辛夷低低嗯一聲,不看他。

  高明樓朝杏圓看過去,“你來說……”

  杏圓看看辛夷,緊張地直摳手心,“婢子,婢子不敢。”

  “我來說吧。”辛夷早有準備,故作小意地道:“是,是小報。得聞汴京小報有許多趣事,我便讓杏圓多買一些回來,讀給我聽……”

  她聲音越發低弱:“這驛館里的日子,著實無趣極了。”

  高明樓:“你不是教會她們打葉子牌嗎?”

  辛夷微微一笑,“哪里是我教的,那是她們在藥坊里跟安娘子幾個學來的。”

  高明樓的話句句都是試探,辛夷應對自如,他終是說不出什么了。

  “想出去就出去吧,但天黑前必須回驛館。”

  辛夷大喜,“是。謝謝哥哥。”

  ··

  高明樓很難去想象一個瞎子的生活,看到她眉飛色舞的模樣,一顆心跟著沉沉浮浮,平靜地站了半晌,側臉叫來侍衛。

  “貴子,找兩個人跟著姑娘。”

  “屬下明白。”

  出了驛館,辛夷坐在驢車上悠哉悠哉往集市上走,哪里人多哪里熱鬧,她們就往哪里去。

  最后,驢車停在茶寮門口。

  辛夷道:“扶我下去。”

  杏圓撩開簾子,“姑娘要做什么?”

  辛夷微笑:“聽書。”

  ··

  這座茶肆離馬行街不遠,叫香壺小筑,名氣很大,這么熱的天卻也人聲鼎沸。

  屋外支著涼棚,爐子上燒著水,小二哥看到三個小姑娘,殷勤地迎了出來。

  “客倌,里面請!”

  女子來茶肆和酒樓并不罕見,辛夷并沒有引人注意。

  茶樓里,說書人尚未開始,一個藝伎正抱著琵琶彈唱晏殊的《拂霓裳》。

  “銀簧調脆管,瓊柱撥清弦。捧觥船。一聲聲、齊唱太平年……”

  文人才子喜歡飲茶談詩,在茶樓里消費的不僅僅是茶錢,還要支付“點花茶”的賞錢,少不得有些富家公子在這里看上哪個唱曲的藝伎,從而一擲千金,和和美美……

  總歸,汴京城是一個處處有樂子的地方。

  辛夷沒有像別的女眷一般坐去簾后,而是徑直在大堂就坐。

  一曲罷,說書人上場。

  是個眉清目秀的小老頭,長須白面,羽扇綸巾,先講了一個帶點顏色的葷段子,接著便說到了張家的事。

  “話說,汴河邊有一張姓人家,世代務農,家貧多累,但戶無賢婦,宅有奸夫,難行善事,幾無人狀,為鄉鄰所不喜。嘿,說來也是異怪,在張家這一代上,竟出了一個行武子弟。一朝登科,從此魚躍龍門……”

  說書人抑揚頓挫,說得很是得趣。

  辛夷讓小二哥上了些果點,津津有味地吃著。

  堂上一陣陣喝彩。

  “……老張家出了這么一個大官人,那可是光宗耀祖的大造化。俗話說得好,一人在朝,百人緩帶,這老張家從此那是雞犬升天,住大宅娶新人,好不快活。可俗話又說了,飽暖思**,饑寒起盜心……”

  砰!

  辛夷正聽得興起,背后突然傳來一聲巨響。

  門口原本放著幾個燒水的爐子,小二哥們便從那里取了茶壺來回添水,這說書先生正講到關鍵處,爐子突然被人一腳踢翻,在地上滾出一丈有余。

  大熱的天,火炭傾覆,熱浪四溢,那火星濺出來飛上涼棚,惹來人群驚呼陣陣。

  “哪個不長眼的跑到香壺小筑來撒野……”

  汴京有點名氣的茶樓酒肆,背后大多都有官宦商賈撐腰,要不然早讓人把堂子給掀了。

  因此,小二的見到這等狂徒,也是兇橫得緊……

  換平常,縱有幾個醉酒的家伙撒撒野,被小二哥一吼,也就慫了。

  可今日不同,小二聲音未落,眼睛便瞪大了,像是見鬼般盯著從天而降的張巡和一群禁軍,火炭也不管了,轉頭便往店里躲。

  待到鉆入人群才敢出來吆喝。

  “你,你們是什么人?光天化日之下損毀民財,這是要造反嗎?”

  張巡人高馬大地站在涼棚下,雙臂抱緊腰刀,眸子里是冰冷的寒意。

  “來人!將這個撥弄是非,毀謗朝廷命官的說書先生給本官押下,帶到開封府問罪。”

  說書人與茶寮是有契書的,相當于是茶寮的雇傭。這個姓王的說書先生因為段子多,換新快,跟得上時事和潮流,很得汴京百姓喜歡,聽者眾多,本就是香壺小筑的搖錢樹,掌柜的哪會輕易讓他逮人……

  “干什么,干什么?”

  掌柜的比起小二來,底氣更足幾分。

  他走到門前,朝張巡拱手。

  “敢問這位大人,是哪里的差使?為了何事勞師動眾,要抓我們的人?”

  張巡冷笑,不同他解釋,只招呼禁軍。

  “將掌柜的一并羈拿,押送開封府。”

  一群禁軍蜂擁而上,掌柜的當即變了臉色。

  “大人有何憑證?可執有朝廷羈拿券書……”

  張巡冷著臉,一言不發,一概不理。

  所謂秀才遇到兵,這個時候說什么都沒有用了,掌柜自襯無罪,朝中有人,倒也不掙扎,嘴上說“那草民便陪大人去開封府走一趟”,眼風卻拼命朝小二哥掃過去,示意他快去找人。

  茶寮里嘈雜一片。

  說書先生早已白了臉。

  但沒有人認出那個官爺是張巡,說書人嘴里的張家后生。

  張家人做出這種事情,張巡自然也沒有顏面當眾承認自己的身份……

  辛夷看半晌,慢吞吞地扶著杏圓的手,站了起來。

  “桃玉,杏圓,我們回去吧。也不知是哪位大人如此威風,偏不許百姓聽點笑話……”

  杏圓低低笑一聲,狀若耳語,實則大聲。

  “姑娘,是張樞直張大人。”

  嗡的一聲!

  茶寮里登時炸開了鍋。

  皇城腳下,大白天光,聽書的百姓并沒有那么怕黑臉張大人。

  “聽說張大人是個頂天立地的大丈夫,立功名,有高義……原來竟是如此小肚雞腸之人?”

  “可不正是?王先生并不曾講他半分錯處,還夸他叨天之幸,定是結了不少善緣,方能有所成就呢。”

  “家人不善,非他不善………張大人怎會是這等公尋私仇之人?”

  “小香樓的事情,人盡皆知,哪里抵賴得了?如何能說王先生撥弄是非,毀謗朝廷命官?”

  在這汴京城里,小報橫飛,哪個達官貴人沒有被百姓私底下戳過脊梁骨?但貴人自有貴人的肚量,少有人跟百姓當面來計較。

  張巡此舉,讓人覺得著實上不得臺面。

  尤其當面被人頂穿身份,更是狼狽而尷尬。

  他滿臉青白不勻,雙眼冷颼颼地朝辛夷看過去。

  “哼!我道是誰,原來是郡王妃在此……”

  聲音未落,他大步邁過火炭,徑直朝辛夷走近,炯炯有神地盯著她的臉,一雙黑眸難掩復雜的光芒。

  “敢問,張某可曾得罪過郡王妃?”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