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筆閣 > 傅九衢辛夷是什麼小説 > 第410章 我的郡王妃
  嘩啦……嘩啦……

  一只小漁船從五丈河經過,船頭懸著風燈,光影隨著水波的漣漪一圈圈蕩開。

  靜默中,仿佛還能聽到船家娘子大聲訓斥丈夫的聲音。

  辛夷和傅九衢坐在岸邊河堤的暗影里,久久無聲。

  水花卷動,浪在河床。

  辛夷雙手抱著膝蓋,一直目送那艘小漁船遠去。

  “為何不說話?”她側眼看傅九衢。

  傅九衢雙眼幽暗,瞳孔里還反射著淡淡的光影。

  “你的分析乍聽很有道理,細想卻不無漏洞。”

  辛夷勾唇,“我想聽聽九哥的高見。”

  傅九衢視線從遠方收回,眼里一片幽深。

  “如果高明樓沒有易容,完全可以堂堂正正行事。何必殺八十三人留下破綻,授人以柄?又何必自戧試圖毀去身上的舊傷痕?除非……”

  他頓了頓,語氣變得詭譎而陰涼。

  “臉是高明樓的臉,身是儂智高的身。”

  “……”

  “十一,在你的那個世界里,可以換頭而活嗎?”

  辛夷有許久沒有說話。

  從原則上來說是可以的,生物科技已經達到精神體轉移的地步,換個頭算得什么?一直以來,生命延續的難度在于“意識”,換頭容易,意識還是那個人的意識嗎?

  但如果是精神體轉移到游戲的維度里,游戲角色本身就只是數據呢?

  一陣河風吹來,辛夷身子瑟縮一下,眼前好像有一張鋪開的天羅大網,于暗無聲息處張開,刺激在她的天靈蓋上。

  “這確實不算什么技術難題。”

  死而復生都可以做到,換個頭算什么技術難題?

  今夜的五丈河好像是無眠的,在水波的聲音里,辛夷又與傅九衢說了很多與《汴京賦》相關的事情。

  眼下的傅九衢不是那個躺在生物艙里活死人一樣的傅董的瘋狂科學家兒子,但辛夷感覺到的那種危險告訴她,對手站在了比她更高維度的科技前沿,不是她一個普通醫生能夠解決的難題。

  她試圖喚醒傅九衢沉睡的精神體,想讓瘋狂科學家傅九衢來拯救這個暗黑世界里的廣陵郡王……

  ··

  夜更深了。

  星子沉入銀河,大街上的燈火一盞盞熄滅。

  等辛夷在外面鬧夠了,瘋夠了,傅九衢才拖著她的手,深一腳淺一腳地往腳店走。

  翻越圍墻再攀上二樓,這些對傅九衢來說都是小菜一碟,辛夷被他摟在懷里體驗了一把飛檐走壁的特效效果,滿是興奮,卻在進屋時踩到窗邊的小凳,一個踉蹌,差點摔倒。

  傅九衢飛快地扶住她,“小心。”

  辛夷站穩,朝他笑了笑,拉上帳子開始換衣裳。

  燈火影影綽綽,腳店里安靜得如若無聲。

  傅九衢目不斜視地走過去挑動燈芯,在這一陣仿佛帶著河水潮濕的氣氛里,沉默了許久,突然開口。

  “兩個世界,只擇其一,你會選哪一個?”

  辛夷抬頭看去。

  傅九衢背對著她,清瘦挺拔的背影因他慢條斯理挑動燈芯的動作而略微晃動,讓他這句漫不經心的話顯得尤為刻意。

  “為什么這么問?”

  辛夷將絳帶收緊,拉好外衫,輕輕一笑走到他的背后。

  “我當然是選……有你在的地方。”

  傅九衢回頭,拉她的手握在掌心,“我會好好活著,為了你。”

  “嗯。”辛夷平靜帶笑,一動不動地看著他。

  輕柔的光籠在傅九衢的臉上,他睫毛微動,高挺的鼻梁落下一抹精致的陰影,像名家筆下最完美的畫作。

  “十一。”

  傅九衢猝不及防地摟她入懷。

  辛夷窩在他的身前,感受著他強勁的心跳,在他臂膀用力抱緊的瞬間,聽到他低低的聲音。

  “我……還有多久?”

  辛夷身體僵了一下,直到傅九衢再次溫聲問她。

  “那個日子還有多久?我想知道確切的時日。”

  “一個月。九月初九。”

  九月初九,是《汴京賦》里為傅九衢設定的死亡時間,在辛夷二穿前,她將劇情腳本記得滾瓜爛熟,對重要人物的人生節點,反復記憶和背誦,當然不會忘記這個重要的日子……

  “你準備什么時候為我手術?”

  辛夷察覺到傅九衢的情緒,每一天每一時每一刻對他來說,都在死亡陰影的籠罩下。她身為醫者,熟悉這一切,卻無能為力。

  “九月初七或是九月初八。”辛夷慢慢地將頭抵在他的胸膛上,“回頭我翻一下皇歷,看看哪個日子好一些?”

  傅九衢輕笑,溫熱的氣息落在她的臉頰上。

  “你也信這些?”

  “嗯。”辛夷抬頭看著他,“只要是對你好的,我都信。”

  一個吻落在她的唇上。

  很快,很輕,像柔軟的河風吹過。

  傅九衢很喜歡這般吻她,憐惜的,珍視的,好像生怕多用一點點力,就會把她碰碎……

  “十一,你可知我夢見過你許多次……像一條美人魚,從水里游上岸來,赤著腳到我的身邊……每一次我都想抓住你,不再放手,可夢總是會醒。”

  辛夷微微一笑。

  攬住他的脖子用力一拉,然后將輕慢轉為激烈。

  火一樣的熾熱才是彼此活著的證據。

  她用盡全力,不容回避,綿長得像經歷了一場沒有終點的探索和旅行,直到氣喘吁吁,腳店的門被人敲響。

  “爺……”

  是孫懷,聲音小心翼翼。

  “夜深了。”

  辛夷喘氣看著傅九衢。

  他抬手在她后腦勺上拍了拍。

  “備車,送姑娘回驛館。”

  孫懷坐得屁丨股都快長瘡了,聞言笑逐顏開。

  “是。小的這就去。”

  樓梯下的桌子邊上,坐著程蒼和幾個侍衛,桃玉獨坐在一桌,托著腮打瞌睡,除了他們已無外人。

  辛夷被傅九衢扶著下樓,想到今晚的“荒唐”,頗有些不好意思,聲音都輕了不少。

  “讓各位久等。抱歉。”

  孫懷笑盈盈地道:“姑娘甭客氣,我們做下人的,只要看到主子高興,我們就高興,是不是呀?”

  他拔高聲音笑問身邊的人。

  眾人齊齊應聲,“是。”

  桃玉打個哈欠走過來扶辛夷,“我們回去了嗎?姑娘?”

  “嗯。”辛夷看一眼傅九衢,臉頰微微發熱,“郡王不必送我了,你們就此道別吧。”

  傅九衢低低一笑,眼波溫柔地盯住她。

  “好,大婚之日見,我的郡王妃。”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