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筆閣 > 傅九衢辛夷是什麼小説 > 第346章 醒來,大風暴
  “為什么一定要我死呢?”

  “三千時空輪轉,百萬眾生過客,世間有那么多人,你獨獨來與我相見,我歡喜尚尤未及,怎會怪你?”

  “你若不來,我去哪里尋你?我無法去到你的世界,只能在我的故事里循環,一直等你……”

  辛夷頭痛得很。

  那個聲音溫和清淺,仿佛貼著她的臉頰灌入耳膜,如寒香撫過、花落枝頭,又如獨坐樓臺的白衣公子在拂動琴弦……

  很好聽,卻又好像鋼針刺骨,穿心而過。

  有人握住了辛夷的手,體溫相傳。

  那又開始了不斷地絮語,像五丈河邊的玉石小橋上早市的攤主嘮叨菜價……

  一個個循環的畫面,讓辛夷有一種闖入無限空間的錯覺。

  看似天長地久,卻是永無出路。

  她的頭實在太痛了。

  痛得撕心裂肺。

  “唉!”嘆息聲飽含失落。

  病床前,一個身材修長的小美人低下頭,看著辛夷蒼白的面孔,眼圈突然便紅了,“你為什么還不醒?不是說精誠所至,金石為開嗎?我天天來跟你說話,你都聽不見嗎?”

  這個驀然闖入的聲音,像劃開黑暗的閃電。

  辛夷身子一僵,靈臺突然清晰起來。

  她慢慢地睜開眼睛,用了兩秒消化面前這張臉和面前的畫面,虛弱無力地問:“三七,怎么會是你?”

  小美人騰地睜大眼睛,握著辛夷的手十分用力。

  “辛夷,你醒了?快!快叫醫生。”

  連三七是辛夷在中醫學院的同學,因為兩個人都以中藥為名,認識之初就十分投緣,后來三七就成了辛夷最要好的朋友。

  當初連三七也因為好奇和貪玩,和辛夷一起在《汴京賦》策劃組里工作過大半月,但連三七家境好,本就是玩票的性質,受不了上班打卡的生活,一個月沒結束就辭職走了。

  那以后,辛夷天天為項目忙忙碌碌,一直到《汴京賦》上線,她發了內測碼給連三七,邀她試玩,才知道連三七去了巴黎度假……

  沒有想到,二人再相見,竟恍然隔世。

  “我……這是在哪里?”辛夷情緒波動很大,胸口起伏不定,她費力地想要坐起來,被三七輕輕按住。

  “你別動,輸液管回血了——”

  辛夷這才發出有些不對勁。

  她在一個病房里,周圍擺滿了儀器,那紅的、綠的指示燈,嘀嘀作響,讓她好不容易蘇醒的腦子,又有些迷糊。

  “這是做什么?”

  三七詫異地問:“你當真不知道發生了什么?”

  辛夷點點頭,雙眼微微瞇起,有一種難以適應環境的惶惑。

  三七凝重地看她片刻,突然俏皮一笑。

  “傻妹兒,你上社會新聞了知道嗎?”

  “……”

  “你啊,多大的人了?居然會像小孩子一樣沉迷游戲,還因為長時間玩游戲導致腦缺血昏迷……丟不丟人啦,說出去我都不想認領你。”

  沉迷游戲?

  長時間玩游戲導致腦缺血昏迷?

  辛夷不可置信地看著她,驚恐不已。

  沒有穿越,只是昏迷后——做的一場夢?

  張小娘子、傅九衢、一念二念三念、汴京城、五丈河,辛夷藥坊,還有藥坊里那幾個或笑或嗔脾性不一的小姐妹,都只是她昏迷時因為知曉劇情而產生的大腦風暴?

  所謂的異時空,不過是她一個人的春秋大夢。

  “嘀!”

  “嘀嘀!”

  儀式發出的聲音,仿佛敲在心尖上。

  辛夷癡癡望著連三七,一時間分不清哪一個是真,哪一個是假。

  她在孫家藥鋪邂逅傅九衢,他們一起經歷的水鬼案、香料案,藥妝案,他們在汴河坐船,在西崗抓賊,一起南下,在嶺南和三十六洞的土酋飲宴,和粗獷陰狠的儂智高斗智智勇,在萬丈深淵下的原始叢林里生離死別……

  原來都只是游戲劇情而已?

  “不會的,不會的……”

  辛夷喃喃著,嘴唇發白,在三七看來宛若智障。

  病房里來來去去的醫生和護士,連聲地恭喜,連三七握著她的手,又哭又笑,真實的血壓儀、心電監護儀……

  畫面真實得辛夷如墜深淵。

  “三七。”辛夷心下一顫,“我要回家。”

  連三七的笑容僵在臉上,“怎么了?”

  “我的游戲電腦,我的VR頭盔……”辛夷蒼白的小臉褪去了血色,一把抓住三七的手,著急地懇求,“我必須馬上回去。快,幫我辦出院。”

  連三七不可思議地看著她,“辛夷,你是不是瘋了?游戲就這么重要,你還在生病,還沒出院就記掛著你的游戲?我怎么不認識你了?”

  “三七,求你……”

  “想都別想,你給我老實養著……往后別再碰那鬼游戲!辛小姐,你的游戲生涯結束了。”

  不。

  辛夷輕搖著頭,嘴唇顫抖不已。

  怎么會結束呢?

  怎么能就這樣結束呢?

  “別傻了,好嗎?”

  連三七不忍心地軟下聲音,哄著辛夷。她不相信一向理智的小姐妹,會因為一個游戲就改變了心性。

  “你只是睡得太久,腦子一時轉不過彎來。我已經幫你給公司辭了職,等你好起來,我便陪你四處走走,散散心……大好河山你不去看,整天琢磨什么大宋江山?”

  大宋江山。

  辛夷心臟撕扯一般疼痛。

  “九哥,三千時空輪轉,百萬眾生過客,一切都是假的……”

  “不是假的。你和我,此情可待,并無半分虛假。”

  “……”

  命運真是給她開了一個玩笑嗎?

  在一個荒誕的夢里,給了她一段最真實的情感。

  半夢半醒間,痛徹心扉。

  ~

  半個月后,是辛夷出院的日子。

  連三七早早訂了鮮花,開車去醫院接人。

  不料,病房里空空如也。

  “那個怪怪的辛小姐,一大早就辦了出院手續,走了。”

  連三七:“她自己走的?”

  護士搖頭,“好像是她家阿姨幫她辦的出院手續,剛走不到一個小時……”

  阿姨?連三七見鬼一般。

  辛夷哪里有什么阿姨?

  ~

  摩天大廈高聳入云,繁華的都市里車水馬龍,眼前的一幕一幕,似真似夢地掠過辛夷的眼簾。

  她蒼白著臉,雙眼盯著車窗外,一言不發。

  汽車徐徐駛入這座城市里房價最貴的富人區,辛夷回過神來,這才微微皺起了眉頭。

  “你不是說,《汴京賦》策劃組找我有事?為什么來這里?”

  “辛小姐,進去你就知道了。”陪她出院的是個約莫四十來歲的女人,姓林。

  林女士體態豐腴,風姿款款,臉上有歲月的痕跡,聲音溫和有禮,可以讓人感覺到她的教養和高貴。

  辛夷抿住嘴唇,一路跟著林女士上樓。

  那個房間出奇地大,地板出奇的冷,泛著金屬質感的鐵質大門出奇地沉重,四周的陳設冰冷得讓辛夷感覺自己如同進入了一個科幻空間。

  林女士停下腳步,對著空曠的空間說了一聲。

  “傅董,辛小姐到了。”

  “請進。”是一個男人的聲音,沉穩有力。

  一扇大門在眼前徐徐開啟,房間乍明乍暗。

  辛夷瞇起眼睛適應了一下光線,這才看到一個中年男人坐在里面的房間里,四壁冰冷,有儀器在輕微地震動,男人的模樣儒雅隨和,修長的身影好像整個埋入了燈光的陰影里,一雙冷清的眼睛看過來,不見半點善意。

  辛夷覺得這個人有幾分熟悉感。

  不等想起這張臉像誰,她的視線就被屋里那一個超大顯示屏的游戲畫面吸引了過去——

  那是《汴京賦》的游戲界面。

  背景里是她熟悉的五丈河。

  一棵高大的垂樹倚河而生,樹干粗壯,有幾根枝條落在水面上,蕩出層層的漣漪,引來小魚爭取啄食,也引發了辛夷內心的大地震……

  不,大風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