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筆閣 > 傅九衢辛夷是什麼小説 > 第324章 我想維護的人
  高臺聳立。

  辛夷慢慢步入木筑的房舍,里頭就有兩個皮膚黝黑但五官精致的儂女迎了上來。

  她們衣著比普通女子華麗精美,用儂人的方言對儂智高說著什么,臉頰帶羞,雙眼含情。接著,又有一個女子帶出兩個約莫五六歲的孩子,歡天喜地撲向儂智高,嘴里哇啦哇啦說著辛夷聽不懂的話。

  這是儂智高的姬妾和孩子?

  辛夷猜測著,站在一側,沒有聲張。

  一個儂女看過來,目光在辛夷白皙的臉上掠過,有略微的驚疑和敵意,但很快又收回了視線,仿佛詢問般對儂智高說著什么。

  儂智高點點頭,摸一下孩子的頭,回看辛夷。

  “今夜你便宿在這里,布姆會看著你。不要試圖逃跑,你出不去這片密林就會死無葬身之地——”

  辛夷略微意外。

  把她丟在枯草堆里,那才是人質的待遇。

  如今把他帶到家里來,這算什么?

  儂智高很快便離開了,兩個儂女和孩子都不會說宋朝官話,辛夷沒有辦法和他們交流。

  但因為儂智高臨走前的吩咐,兩個儂女帶她去用了晚飯,簡單的糕餅和米湯,還有一碟子腌制的黑豆,口味一言難盡,但辛夷看兩個孩子在吃,也不怕下毒,趕緊把肚子填飽。

  兩個儂女對她很是戒備,但孩子單純而好奇。

  他們繞著辛夷轉來轉去,嘴里嘰嘰喳喳說著什么,臉上滿是笑意。那個小女孩子甚至跑出去為她拿來一個魚餅,獻寶般讓她吃……

  這讓辛夷想到了三念。

  她接過魚餅,在身上摸索著,原本是想找一找有沒有什么小玩意,可以用來送給小孩子。

  這一摸才發現不對……

  她的金娃娃不見了。

  離開汴京時,一念用紅繩掛在她脖子上的金娃娃,沒有了。

  “儂智高?!”

  辛夷心下一窒,比劃著對孩子和兩個儂女說著儂智高的名字。

  “我要見他。”

  “帶我去見他好嗎?”

  兩個儂女木然地看著她,默默將孩子拉到一邊,目光里是防備和厭惡,孩子看著她突然的情緒變化,一臉疑惑,但在儂女的吩咐下,不再上前。

  沒有人理會她的要求。

  這天晚上,辛夷沒能見到儂智高。

  但在次日的傍晚,她卻見到了大宋派來的使者。

  是那個叫布姆的儂女來招呼她去的,當時辛夷正彎著腰看腳上磨出來的兩個大血泡,冷不丁聽到布姆嘴里的漢話,手一抖,壓在血泡上,痛得她差點抽搐……

  “你會說宋朝官話?”

  布姆不理會她的詢問,目光滿是敵意。

  “大王在等你。快穿鞋!”

  南方叢林天氣多變,太陽落山便漸漸冷了下來,辛夷仍然穿著來時那一身單薄的衣裳,出得門來,冷風一吹,稍稍有些發寒。

  她抱了抱雙臂,不緊不慢地跟著布姆。

  大白天光下,這座高臺在林間更顯壯觀。

  辛夷這才發現此處是有三樓的。

  從另一側繞上去,上面還有一座木屋,好似是儂智高的議事之處,兩側手持標搶的儂兵,肅然而立。

  走到門口,布姆停下腳步。

  “進去吧。”

  辛夷問她,“你不進去嗎?”

  布姆眼里露出一絲不滿,又或是妒意。

  “大王不許他的女人,去議事的地方。”

  辛夷挑了挑眉梢。

  布姆特意強調了她是儂智高女人的身份,原來這才是她們對自己敵意的來源……

  “謝謝。”辛夷朝她點頭一笑,轉頭入內。

  屋子里點著桐油燈,拉著帳幔,一身鐵甲的儂智高坐在鋪著獸皮的主位上,兩側掛著牛頭和牛角,看上去威風凜凜。

  一個年輕的戎裝宋將坐在客位,簾子一開,他側頭轉身。

  辛夷頓時停步。

  大宋來的使者竟是曹翊。

  兩人目光在空中交集,只一瞬,曹翊便淡淡笑開,一臉的清淡儒雅,在燈火飄忽的光線中,看不出喜怒。

  “看到辛大夫安然無恙,我便放心了。狄帥說了,儂首領有什么條件盡管提,能應下的我們照辦,不能應下的,定會一一呈稟朝廷……”

  儂智高笑著打斷:“拖延時間是么?”

  曹翊莞爾,臉上從容不顯尷尬。

  “儂首領是明白人,我等身為人臣,不是凡事都能做主的……”

  “曹指揮太過自謙了。你可不是一般人臣。”儂智高看一眼曹翊,又讓人搬來椅子置于一角,請辛夷坐下,這才不冷不熱地道:“我身處邊地,對朝事也并非一無所知,你曹家的臉面,宋廷多少還是要顧及一二的。”

  曹翊抬起眸子,看一眼辛夷。

  辛夷抿唇,沒有說話。

  儂智高視線在他二人身上掃過去,淡淡一笑。

  “舊人相見,想必有許多體己話要說。我給曹指揮面子……”

  說著,他按住扶手慢慢起身,提起大刀朗聲一笑。

  “我的要求說得很清楚,你們敘敘舊,商量商量吧,一個時辰后,我再來。”

  笑聲一止,他又望向曹翊。

  “不知一個時辰,曹指揮夠不夠?”

  曹翊靜靜地看著他逼近的人影,嗯一聲。

  “多謝儂首領。”

  儂首領哼笑兩聲,不緊不慢地往外走。

  辛夷突然出聲,“儂首領留步。”

  儂智高回頭,若有似無地笑,“舍不得我走?還是不想要我給你們的機會?”

  辛夷雙眼銳利地盯住他。

  “儂首領偷拿我的東西,這可不是君子所為?”

  “君子?”儂智高像聽了個什么笑話一般,臉都笑得扭曲了,“你們宋人都叫我反賊、逆首……你這一聲君子,我可是承受不起。哼!”

  他拂袖而去,笑得無比張狂。

  辛夷攥緊拳心,看著那背影,暗自咬牙。

  儂智高一走,房里的侍從陸續退下去。

  門合上,只留下曹翊和辛夷二人。

  四周冷清一片。

  曹翊問:“他拿了你什么?”

  辛夷搖頭,“一件私物。”

  曹翊沒有再追問,思忖一下,“你為何這么傻?值得嗎?”

  辛夷淡淡一笑,“曹指揮是問哪一樁?”

  曹翊:“為了重樓,不顧性命,以身為質。”

  辛夷平靜地道:“值得。”

  曹翊的笑容弱不可見地僵硬一下,很快恢復鎮定。

  “你兩人倒是半斤八兩,固執起來,誰也不輸誰。”

  他視線略寒,“重樓為救你,竟敢冒天下之大不韙,向朝廷請旨為儂智高加官進爵,我看他簡直是瘋了,比你還瘋……”

  辛夷道:“大多數人的想法未必是對的。”

  想到傅九衢那一身孤膽傲氣縱橫的模樣,她眼里露出的光芒是描不出的欣賞。

  “我沒有看錯人,更沒有愛錯男人。”

  曹翊僵硬地一笑,低頭喝茶掩飾自己的失意。

  “明知戰爭在所難明,朝廷亦不會因此而就范,還一意孤行,在我看來是愚蠢。為今之計,恩師的意思是邊打邊談,我們會盡量與儂智高周旋,救你出去……但眼前的形勢你也看到了,儂智高不會輕易放人,大宋也不會輕易妥協。辛夷,你怎么想?”

  辛夷正視著曹翊,看著他一如既往溫潤輕和的面容,沉默片刻才淡淡笑開。“如果做什么都沒有用,那我只能接受命運的安排了。”

  曹翊目光微動,慢慢道:“等會兒我會告訴儂智高,讓你離開,我留下做人質。”

  辛夷一驚。

  曹翊道:“我的分量比你重,儂智高是個聰明人,懂得權衡。”

  “曹指揮,你無須如此……”辛夷聽到他平靜的聲音,心里莫名涌起一股復雜的情緒,像是被冰冷的空氣鉆入了喉嚨,將喉管塞得滿滿當當,不安而煩躁。

  “我那天決定留下為質,除了情勢所逼,不得不就范以外,本就有別的私心,我有想維護的人,想改變的命運,無論最后是什么樣的結果,我都能坦然接受。你不同,你與這件事情沒有任何干系,你應當去做正確的事,而不是意氣用事……”

  “難得意氣一回。”曹翊微笑著看她,雙眼如同深淵,似乎想說什么,最終又說不出口,只是自嘲般一笑。

  “這次,我也想維護一下,我想維護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