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筆閣 > 傅九衢辛夷是什麼小説 > 第321章 殺人于無形
  “我愿意。”辛夷清涼的聲音搶在儂智高話落前出口。

  同時,她往前走了一步,與傅九衢并肩而立,看著那一片嚴絲合縫的“標牌陣”,以及叢林更深處影影綽綽的人影……

  心里沉了又沉。

  儂智高帶來的人不少。

  對圍堵傅九衢,顯然是勢在必得。

  “九哥。”辛夷看著雙眼沉涼的傅九衢,平靜地壓低了聲音,“如果你確有平息干戈的想法,那在你回去請旨期間,我跟他們去不會有危險……”

  傅九衢:“妄想!”

  他一把抓住辛夷的胳膊。

  “十一別怕,今日我定能帶你平安出去。”

  辛夷搖了搖頭,“他們的人太多了。就算我們可以闖出去,也一定會有人犧牲……程蒼、段隋、孫公公……哪一個人血染叢林想必你都會不舍。我留下周旋,你回去請旨,是兩全之策。”

  傅九衢冷道:“無需多說!刀山火海我也不會丟下你一人。”

  “九哥。”辛夷雙眼微紅,“這是平息爭端,減少傷亡的最好辦法。”

  傅九衢盯著她,雙眼危險地瞇起,“十一,你認識他?”

  辛夷一怔,“當然不認識。”

  傅九衢輕聲道:“從昨夜開始你便為他說話,到今日……”

  他側臉看儂智高一眼,拉著辛夷往后掉轉幾步,背身避開儂智高的視線,用只有辛夷能聽見的聲音,冷冷道:

  “儂智高叛變,朝廷屢次派兵圍剿,折損在南疆的將士不計其數……十一,戰打到這個份上,不可能再和解了。師父領二十萬大軍南下,儂智高是必定要剿滅的。”

  “誰說戰爭開始便不能再講和?如果不能,澶淵之盟又算什么?”

  傅九衢臉色一變。

  辛夷知道戳到了大宋的軟肋,微微一笑,“不能再和是因為朝廷打儂智高有勝算,若對方是遼國呢?和是不和?”

  傅九衢臉色再變,“十一,慎言!”

  辛夷:“九哥,有些事你我心知肚明。朝廷對儂智高如此,無非是因為他相比于交趾而言,是顆軟柿子罷了……”

  傅九衢:“你為何一心向他?”

  辛夷:“我是一心向你。”

  兩個人眼對眼,目光銳利而固執。

  片刻,辛夷幽幽一嘆,“我不知道在九哥心里,南疆的百姓算什么。但在我看來,他們是同胞。他們在被交趾李朝欺負,他們在向同胞泣血求助,大宋不僅不施以援手,反要以叛亂之名打死他們……”

  辛夷雙眼通紅地看著他。

  “這么做,當真是對的嗎?”

  傅九衢喉頭鯁動。

  在宋人眼里,儂智高顯然不是同胞,而是“非我族類,其心必異”的賊人。這個分歧來自骨子里的意識和認同感,無法調和,但傅九衢見辛夷倔強地盯著自己,沒有去反駁她。

  “那你可知,若與交趾開戰,死傷會更多?”

  辛夷搖搖頭,“我不懂治國更不懂軍事,我只知道身為人臣,不可放棄國土,身為子民,不可拋棄同胞……令萬世寒心!”

  萬世?

  傅九衢一笑,“萬世如何,與我何干?是非自有后人評,眼前,我只想將你完好無損地帶出去。”

  他伸手來拉辛夷,卻被辛夷避開。

  “你都看見了,儂兵是我們的十倍百倍之多,我們根本沒有辦法完好無損地走出這片山林。如果……我是說如果,你能因此而說服官家,說服朝廷結束這場戰爭,招安儂智高,讓他駐守南大門,牽制交趾,改變戰局,改變大宋軟弱外交,那么……也算我沒有白來一趟。”

  若是如此,那就不會再有狄青夜襲昆侖關,儂智高敗逃大理國。

  整個劇情都會改變……

  隨之而來,狄青和傅九衢的命運將會重新改寫。

  甚至可能改變大宋命運,熙寧戰、靖康恥……

  辛夷內心突然涌起一股子強烈的使命感,為的正是傅九衢嗤之以鼻的“后世”,乃至“萬世”的安寧。她仿佛受到歷史的感召,一時間耳窩嗡鳴,聽到的是靖康城里遍地的哀嚎,看到的是因朝廷孱弱為后世帶來的無數災難……

  辛夷輕輕抓住傅九衢的胳膊。

  “好嗎?九哥,說服他們,說服那群老頑固,為后世子孫著想,不能再輕視武將……否則,將來被外敵侵略我們將毫無還手之力!”

  “十一!”傅九衢低喝一聲。

  他雙眼冷冽,似乎不知道為什么辛夷會在這個事情上與跟他犟,不明白她為什么執著如此。

  “我死后哪管他洪水滔天?!”他紅著眼,冷著聲音,似乎氣得狠了,“兩軍陣前,你應與我同心御敵,而不是為敵人著想。”

  “我不是為了他。”辛夷再次重申,“你還記得我告訴你的……我的那個夢嗎?”

  傅九衢神色一凜。

  辛夷道:“如果九哥以為我是在為敵人著想,那就大錯特錯了。我為的是你,是師父,是大宋,當然……也為這片土地上千千萬萬的百姓。”

  傅九衢忍著怒意,“我管不了天下蒼生!我只管你。”

  “九哥!”辛夷揪緊他的胳膊,狠狠用力。

  “聽話!”傅九衢眼底似有火卷,“我是個男人,如果我保護不了我的女人,留下女人為質,那與茍活何異?”

  “這是兩回事……”

  “一回事!”傅九衢目光銳利地掉頭,看著儂智高,陰涼一笑。

  “若得叢林葬身,便是來世山水。來吧,看你我今日鹿死誰手?”

  儂智高拔開擋在前面的標牌兵,慢慢地走下樹坡。

  “廣陵郡王,我敬你是條漢子。”

  他展臂攤手,一個儂兵遞上標槍。

  儂智高慢吞吞地接過來,朝傅九衢抱拳一禮。

  “我不以人多欺你,且稱稱你的斤兩。”

  傅九衢冷笑,冷眸逼人。

  “儂首領不要后悔才是。人多欺我,才是你唯一的機會。”

  儂智高挑了挑眉梢,看著傅九衢白皙的面孔和精致的面容,眼里不經意流露出幾分對這個養尊處優的皇親國戚的輕視。

  “大丈夫一言九鼎,雖九死其猶未悔!”

  傅九衢一笑,慢慢舉起長劍。

  “既如此,那我也不妨告訴儂首領,大宋將士就在山的那頭,不肖片刻就會前來接應于我……”

  儂智高臉色不由一變。

  儂兵見狀,當即嘩然戒備,標牌兵更是將傅九衢一行圍在中間,不敢有一絲懈怠。

  他們料不準傅九衢的話是坦率相告,還是虛張聲勢。

  “儂首領決定了嗎?”傅九衢輕聲問:“要殺我,抓緊機會!”

  儂智高抿著嘴巴思忖片刻,慢慢舉起標槍。

  不知他有沒有為剛才的義氣之言而懊惱,但神情已然平靜。

  “少說廢話,我未必怕你不成?”

  “好。”傅九衢將辛夷往身后撥去,大步往前,一手握劍,一手握緊辛夷給他的鐵連枷,足腳微點,驟然發力嗖的一下攀上樹坡,身姿優雅如云中白鶴。

  “那我便來會會儂首領!”

  儂智高頓時大笑,“爽快!”

  冷風從山林拂過。

  風動、樹動,槍刀劍影,搖曳生寒。

  肅殺的人影槍影將林間樹葉攪得“嗖嗖”作響,如弓弩飛過,如萬馬奔騰,在眾人的注視中,與山林糾纏一片,驚心動魄,又如夜鷹爭鳴,引山風獵獵,凝成一幅慘淡且凄美的傳世名畫……

  天光好似突然暗淡下來。

  緊張得人群,情不自禁地屏緊了呼吸。

  “有瘴氣!”阿勒驚恐的聲音打破寂靜。

  辛夷抬頭,一層灰黑色的濃霧被風送過來,彌漫山林。

  幾乎是突然的,周遭濕熱難受,仿佛置身在一個密不透風的悶罐中,呼吸不暢。

  瘴氣做為大自然的殺手,在辛夷所處的時代已然少見,她也沒有去原始叢林里野外生存的經歷,但卻知道古代的廣西,瘴氣長期存在,殺人于無形。

  這里山勢陡峭,山崖環繞,那層黑灰的濃霧仿佛是從山間升起的鬼魅,漸漸地擴大范圍,彌漫在林間……

  辛夷捂住口鼻上的面巾,脊背發涼。

  “九哥,別打了,你們快走!”

  傅九衢眸色陰冷:“程蒼、段隋、帶十一離開這里!”

  程蒼和段隋對視一眼,“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