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筆閣 > 傅九衢辛夷是什麼小説 > 第311章 三十六洞
  這是辛夷南下這么久以來,第一次親眼看到戰爭現場——小規模的戰斗,湊在一起不足上百人,但那馬嘶哀鳴,刀槍錚響,鮮血哀鳴,已然令她心驚膽戰,不忍直視。

  傅九衢拉緊她,“怕嗎?”

  辛夷繃著臉,“你故意的?就為了逼我回京?”

  傅九衢沒有回答,而是反問:“那你回是不回?”

  “不回!”

  “到了邕州,會比這里殘酷百倍、千倍。”

  “我不!”

  “有人要殺我,我甚至不知道他們躲在何處。”

  “我陪你。”

  “他們殺不了我,會轉而對付你。”

  “我不怕。”

  長風掠過,女子的聲音清澈入耳。傅九衢雙臂勒住她的腰,一襲披風在河風里獵獵,臉色卻暗沉得仿若臘月的霜雪。

  “十一,這次,你必須走!”

  “是嗎?”辛夷嘴角牽起,眼睛里流露出些許的懷疑,唇角一揚便笑了,“我走不走,可不由你做主……”

  聲音未落,傅九衢的身體突然往下一仰,下腰般掛在馬上,握在辛夷腰上的手也瞬間松開。

  辛夷一怔,但見兩個蠻族壯漢挑起長槍朝他刺過來。

  “九哥!”

  “郡王……”

  幾道驚呼聲同時響起。

  時間好像突然變慢,眼前的畫面一幀一幀,緩緩地劃過辛夷的眼簾……

  待她從驚愕中回神,傅九衢已然敏捷地抽刀返身,穩穩地坐回馬上。控馬、出刀、殺人、行云流水一氣呵成,快得仿佛就在剎那間。

  但那兩個意圖偷襲的壯漢,長槍應聲落地,一人臉上開了一道口子,鮮血淌下來,看上去十分刺目。

  “留爾等一命。”傅九衢冷氣森森地擦拭著刀身上的鮮血,沉聲道:“回去告訴你們的主子,強扭的瓜不甜,識時務者方為俊杰。”

  兩個蠻族壯漢驚魂未定,摸一把脖子,目光里流露出幾分恐懼。

  曹翊大步走近,看到坐在傅九衢馬前的辛夷,他雙眼如盛風雪,一片寂寥,不著痕跡地挪開了。

  “重樓,你沒事吧?”

  傅九衢搖頭,躍下馬來,“沒事。”

  辛夷跟著跳下馬,看看近前的曹翊,又看看傅九衢。

  “誰能告訴我,到底是怎么回事?”

  曹翊皺起眉頭,目光落在傅九衢的身上,沉吟片刻,這才沉聲道:“重樓在刺探儂智高軍情時,把三十六洞土酋都得罪了。”

  三十六洞都得罪了?

  那也挺不容易的。

  辛夷納悶了,“怎么得罪的?”

  傅九衢看著那些蠻族人,揚眉不語。

  曹翊看他一眼,忽而抿唇微笑。

  “儂智高自起兵伊始,便試圖拉攏三十六洞土酋,共同對抗朝廷……朝廷這頭也在極力游說三十六洞歸順……三方拉鋸許久,大酋長倒是對朝廷的條件心動了,卻想將女兒嫁給廣陵郡王……”

  這些土酋就是當地的土皇帝,是儂智高原本想方設法要拉攏的對象。

  但三十六洞沒有倒戈儂智高的大南國,宋廷也不愿意與他們為敵,一直派人游說交好。奈何這些老狐貍始終騎墻觀望。

  一直到賓州之戰后,宋軍大捷,土酋開始動搖。

  于是,聯姻便成了亙古未變的聯盟之法。大酋長表示,愿意歸順宋廷,但是要把如花似玉的小女兒嫁給廣陵郡王做側妃。

  那姑娘今年剛滿十五。

  朝廷認為對方不求正妻,很有誠意,希望廣陵郡王笑納了便是。

  傅九衢卻敬謝不肯。

  在三十六洞的土寨里,土酋擺上美酒佳肴宴請宋朝來使,也請了傅九衢。

  席上,土酋長卻自作主張,給女兒披紅掛彩,將宴請當成婚宴,請來三十六洞的土酋和長老,說要熱鬧一番。

  這舉動也是想逼傅九衢就范。

  一般人騎虎難下,也就都順水推舟了。

  不料傅九衢直接掀桌子,甩袖走人,沒給半分臉面。

  如此,惹來三十六洞土酋大怒。

  傅九衢目前的處境如何尷尬微妙暫時不說,只說那三十六洞各有各的法寶,整人陰人的玩意一大堆,且一個個快意恩仇,有仇必報,為了挽回尊嚴,咬牙切齒地表示要么回去給他們當女婿,要么……把尸體抬回去成冥婚。

  這些蠻族人便是三十六洞派來抓女婿的。

  辛夷聽完,不知該笑還是該氣。

  “辦個差也能惹來一堆爛桃花?”

  傅九衢懶洋洋瞥她一眼,“魅力所在,人鬼難逃。”

  辛夷噗一聲失笑,看那些蠻族人被一擁而上的宋兵繳了武器,捆綁起來。罵罵咧咧地望著傅九衢說著他們聽不懂的方言土話,又小聲問道:

  “九哥準備如何處置?”

  “送回去。”傅九衢眉梢一揚,“送給他們酋長做大禮。”

  不殺,是不想在這個節骨眼上把關系搞砸。

  很顯然,傅九衢留了分寸。

  辛夷伸手在馬背上撫了撫,似笑非笑地道:“所以,就因為土酋要你娶他的女兒,你就要我回汴京去?”

  曹翊淡淡一笑,“你在這里,郡王多有不便。”

  傅九衢瞪一眼幸災樂禍的曹翊,見辛夷小臉垮了下來,抬手想去摟她,又看到那么多士兵,硬生生縮回手,撣了撣衣袖。

  “三十六洞那一群人,沒一個正常的。十一,我怕他們會傷害你。而且,與儂智高決戰在即,我也許顧不上你,營地也不是絕對安全……”

  辛夷一如既往的平靜。

  “我不。”

  “……”

  這小犟種。

  傅九衢哭笑不得,不得不板下臉來。

  “這里由不得你胡鬧。”

  辛夷眉頭輕揚,一本正經地道:“就算你要娶土酋的女兒,我也要留下來喝一杯喜酒才甘心。不然,誰也別想說服我……”

  她好似慪氣一般冷淡地一哼,滿臉不悅。

  傅九衢聽得無言以對,曹翊聽來卻是心頭酸澀不堪。

  若當初辛夷對他有這樣的固執,那他還會輕易對母親妥協,答應娶呂家娘子嗎?

  ……

  皇祐四年發生在三十六洞這件事,所知的人不多,但其絕非簡單酋長嫁女那么簡單,還牽扯到各方勢力的拉鋸與權衡。

  這一點,辛夷心里并非不知情,但就傅九衢執意要送她回京這一點,就足以讓她生氣。

  她不是擺件,不是誰的附庸,更不肯任由別人做主自己的命運,在男女關系上,她有著自己的固執,有時候退一步的結果,可能會換來短暫的寧安,但往長遠看,興許只會讓對方更進一步。

  她不走。

  除非傅九衢把她攆出大營。

  辛夷固執地堅持著自己的想法,說不清內心深處對此事到底是吃味,還是生氣,還是失望,回去以后,她便回了軍醫營,再不去找傅九衢,主動切割了與他的聯系。

  “我并不是為他而存在。”

  在那間堆滿藥材的小房間里,辛夷面對著滿屋的空寂,對自己的心如是說。

  然后,蒙頭大睡,次日醒來又是一個溫言笑語的辛大夫。

  不帶情緒到工作中,辛夷做到了。

  但一整天沒有傅九衢的消息,她那腦袋又開始不受控制地胡思亂想……

  傅九衢這是用冷戰的方式逼她回去么?

  他心里到底怎么想的?會不會在權衡利弊后暫時答應土酋?

  躊躇到傍晚,辛夷去了伙房,準備給狄青做點吃的,順便了解一下情況。

  寂無正在灶膛前燒火,手里捧著一本書。

  這和尚好像很喜歡一邊燒火一邊看書,看得太過出神,辛夷走近他也沒有發現。

  辛夷噗嗤一聲,“寂無師兄,齋飯做好了嗎?”

  寂無回神,愣愣地看著面前言笑淺淺的小娘子,笑得靦腆,“尚未,管事說要熬幾鍋避穢湯,是軍醫營吩咐的,辛大夫不知道?”

由于各種問題地址更改為請大家收藏新地址避免迷路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新筆趣閣為你提供最快的汴京小醫娘更新,第311章 三十六洞免費閱讀。http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