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筆閣 > 傅九衢辛夷全文免費閱讀正版 > 第242章 郡王的心事你別猜
  “不會的。”張巡看著周憶柳,斷然搖頭,“即便賤內有什么心思,郡王也不會遂她的意。妹妹勿要聽人讒言……”

  “但愿吧。”

  周憶柳云淡風輕地一笑,靠在椅背上,笑著搖了搖頭。

  那模樣,瞧得張巡更是鬧心不已。

  好在這時,小廝來了,說郡王已然蘇醒,請張都虞候入內相見。

  張巡松一口氣,起身朝周憶柳點了點頭,徑直離去。

  “姐夫慢走。”

  周憶柳微笑相送,直到張巡走遠,她臉上的笑容才漸漸凝固下來。

  傅九衢當真不會嗎?

  所有人都說他不會喜歡張小娘子,但周憶柳卻很肯定——他就是為那個張小娘子著了迷,這才不肯娶曹大姑娘,這才漠視她的存在。

  只有心有所屬的男子才會這般絕情……

  ~

  臨衢閣。

  張巡進去的時候,沒有看到辛夷,左右看了看,微微一笑。

  “聽說賤內來了重樓的府上,怎不見她的人?”

  傅九衢看他一眼,目光有點一言難盡。

  “她去福安院為我母親問平安脈了。”

  “哦。”張巡點點頭,“你可好些了?”

  傅九衢臉上尚未恢復血色,雪白一張臉,雪白一身衣,看上去容色出塵,俊艷不可方物。張巡看著他,心里越發篤定傳言是假,荒誕無稽……

  這樣的廣陵郡王,怎會看得上一個村婦?

  “好多了。”傅九衢說罷,垂下眼,又道一句,“幸虧了辛夷。”

  張巡皺起眉頭,“重樓是說……賤內?辛夷是她的名字?”

  傅九衢看著他的眼睛,“你不知道嗎?”

  張巡一時無言。

  事實上,他從不關心張小娘子的事情,依稀記得她是有一個閨名的,但自從她嫁到張家村來,便隨了夫姓,人人都叫她張小娘子,她原本叫什么名字,便慢慢模糊了,張巡也記不清。

  因此,辛夷這個名字,并沒有引起張巡的懷疑,反而讓他有些內疚。

  “如此想來,當初是我忽略了她,竟然不記得她的名字了……”

  傅九衢眉頭微擰,默然不語。

  張巡輕笑,嘆了口氣,“不瞞你說,經歷這一場生死,我倒是想開了許多。兄弟情分也罷,夫妻緣分也好,都是天意,既然老天讓我與她結為了夫妻,我便應當好好待她……往后,要珍惜眼前人,過好余生才是。”

  傅九衢無聲無息地看著他,沒有表情。

  張巡素知他性情冷淡,顯然是對這些事情不感興趣,隨即笑著拱了拱手。

  “話說遠了。我們還是說正事吧。重樓,我有一事想要拜托你……”

  傅九衢嗯一聲,“你說。”

  張巡道:“那大理國世子對我有救命之恩,若是可能,還請重樓照拂他一二,派皇城卒護其周全。汴河遇險的事,我如今想來仍是心有余悸,眼下雖說身處汴京,有鴻臚寺看顧,但我仍是不太放心,感覺那些人,不會善罷甘休……”

  傅九衢:“那是自然。世子是大宋的貴客,誰人敢怠慢他半分?”

  張巡覺得這次回來,傅九衢同他說話,好似生分了一些。

  句句客氣,也句句疏離,好像突然便轉了性子一般,一種公事公辦的作派。

  只是略一細想,張巡看他神色疲憊,有氣無力的樣子,便釋然了。

  “那你好生休息,我改日再來看你。”

  說罷,又是一聲苦笑,“我這回京便遇刺,歷經驚險,還沒有去殿前司述職。”

  傅九衢突然問:“你見過曹大人了嗎?”

  張巡搖頭,“尚未,這便是要去找他的。”

  曹翊是張巡的直系上官,去找他述職本是應當。傅九衢點了點頭,突地一嘆。

  “去吧,去見見他也好。”

  張巡拱手:“告辭了。”

  他又望了望四周,“原想見見賤內,既然她在給長公主看病,我就不方便再去打擾了。重樓你見到她,替我捎兩句話吧。”

  傅九衢嗯聲,“你說。”

  張巡道:“舊事已矣,我們都應放下過往,過好余生。”

  傅九衢唇角微僵,但沒有多說什么,只點點頭,便讓孫懷送張巡出去。

  腳步聲越去越遠,漸漸消失。

  屋里安靜一片,傅九衢輕輕嘆聲。

  “他走了,出來吧。”

  內室的簾子無風而動,清清脆脆一道笑聲,接著便是辛夷爽利的聲音。

  “原來郡王說起謊來,也是眉頭都不皺一下呢?”

  傅九衢皺眉看她,半晌無語。

  方才是辛夷硬要躲在里面偷聽的,傅九衢本不想如此,但拿她沒有辦法……

  沒想到,這小婦人出來便拿此笑話他。

  傅九衢又好氣又好笑。

  “你不就想看本王難堪么?如此,可算滿意了?”

  辛夷低笑一聲,坐在床側,伸手便去撫平他的眉頭,半點不見外地道:“郡王還是不要皺眉好。皺著眉頭的樣子,怪嚇人的。我還想多活幾年呢,郡王饒了妾身吧,妾身下次還敢。”

  一口一句妾身,雖是玩笑,卻聽得傅九衢面紅耳赤,心驚肉跳,那好不容易平息的心緒,再次如同浪涌。

  “你到底想怎樣呢?”

  “嗯?”辛夷眨個眼,正色道:“我說得不夠明白嗎?這樁婚事,我是壓根兒不認的。自從汴河縱身一跳,張小娘子便已經死了,活下來的人,是我,辛夷。我是我,她是她,舊事已矣,我和他都應該放下過往,過好余生……”

  頓了頓,她眉眼微挑。

  “我認可他的說法,只是我的余生里,不會有他。”

  傅九衢下意識地問:“那我呢?”

  辛夷微抬下巴,“我方才便要當著張巡的面說清楚,是郡王不敢面對……當然,我也不怪你,畢竟你們是結義兄弟,有生死情分在。但是,郡王也大可不必干涉我的選擇。至于我的余生會不會有你……看緣分吧。”

  緣分。

  傅九衢想到張巡說起緣分時的表情。

  “辛夷,你容我想想。”

  “可以啊。”辛夷無所謂地笑了笑,“隨便你想到什么時候都行。但我,不會等你太久。”

  傅九衢面無表情地看著她,“此言何意?”

  辛夷道:“人與人的情分,往往系在一念間。此刻,我愿與郡王相好,長相廝守,若郡王不拿我的情感當一回事,我或許可等待你一些時日,但不會等待一輩子……一段緣去,一段緣來,誰知還有沒有別樣的風景等我呢?”

  傅九衢眉頭皺起。

  這樣大膽的言論在他看來,驚世駭俗。

  不過,他看過辛夷太多異于常人的地方,也就見怪不怪了。甚至覺得這么說的她,才是他喜歡的那個小婦人。

  “你可太能了。”

  傅九衢幽幽嘆一口氣。

  “你今日不來,我便那般去了也好。”

  辛夷嗤笑,“我以為廣陵郡王最是豁達通透,胸有萬千溝壑,殺伐決斷從不拖泥帶水,沒想到竟會生出這般頹廢心思……”

  傅九衢:“對行遠。我是有愧的。”

  辛夷:“是因為我嗎?”

  傅九衢沒有承認,也沒有否認,只是正色地看著她,淡淡地道:“有一樁事情,我從未對你說起……”

  辛夷疑惑地問:“什么?”

  傅九衢道:“行遠去昆侖關,并不是因為嫌你癡纏自請求去,而是我……派他去的。”

  辛夷一怔,“他是皇城司的人?”

  傅九衢再次點頭,“他任職殿前司,實則也是皇城司一員。”

  皇城司獨立于朝堂之外,負責的便是監視軍隊和探查百官,干的是特務的勾當,在各級官場派遣察子并不鮮見,只是辛夷沒有想到,張巡還有這樣的身份。

  “原來如此。”

  她就說嘛,哪里有嫌棄自家妻子丑陋,便自請外派的人。如今想來,那只是一個張巡出京的借口而已。

  張小娘子就是個徹頭徹尾的工具人。

  傅九衢劍眉微鎖,聲音低啞帶笑。

  “我若與你在一起,你說行遠會不會懷疑我派他出京的動機?會不會懷疑他在昆侖關遇險,是我的安排,目的便是要他去死……”

  會。

  不說張巡,便是辛夷自己,要是脫離出角色本身,從第三人角度來看,也會覺得這個廣陵郡王簡直小人行徑,無異于玩了一出奪妻殺人的戲碼……

  這對傅九衢而言,是如山一般的壓力。

  “我懂你。也尊重你的選擇。”辛夷慢慢從傅九衢的床沿站起來,面對著他微微欠身。

  “那我便告辭了。今日是民婦莽撞,再往后……”

  她輕笑,“借張巡的話,舊事已矣,我們余生,各自安好吧。”

  說著她轉身便要離去,不料斜刺里伸出一只手,將她手腕拉住,轉頭便見傅九衢半個身子懸掛在外面,稍不留神就要從床上掉下來的樣子。

  一雙黑眸深如寒淵。

  短短幾個字,說出了咬牙切齒的味道。

  “本王準你走了?”

  辛夷愣愣地:“郡王?”

  傅九衢突而一嘆,“不是說好,讓本王做你的外室?”

  辛夷:……

  ------題外話------

  傅九衢:本王準你走了?

  辛夷(疑惑):不然呢?你留我下來過年啊?

  傅九衢:過年。一年不夠,過兩年,過一輩子,如何? 由于各種問題地址更改為請大家收藏新地址避免迷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