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筆閣 > 傅九衢辛夷全文免費閱讀正版 > 第226章 堂堂郡王,小肚雞腸
  馬兒在晨起溫熙的陽光下,悠閑地打著響鼻,拋著尾巴。

  曹翊看著笑容都來不及收斂的兩個人,慢慢地走過來,步子很慢,許是心中躊躇,短短的距離竟似走了半個世紀,那模樣看得辛夷呼吸都有些吃緊了,曹翊臉上才恢復笑容,停在他們面前,拱手施禮。

  “郡王。”

  溫暖至極的笑,淡然而親和。

  他的目光只在傅九衢臉上停頓片刻,便轉向辛夷,深幽如井,克制,又無法克制。

  “張娘子,別來無恙。”

  這聲問好沒有多余的情緒,又藏了千言萬語。

  辛夷聽得頭皮發麻,好像被曹翊強行拉入過往那些相處時光一般。

  “曹大人安好。”

  心路歷程太顛簸了,使得辛夷的笑容有點變形。

  傅九衢沉默地看著他倆互相問候,唇角若有似無地勾了勾,目光陰涼涼地掃過去。

  “走了,別讓恩師等太久。”

  辛夷看著臉色平靜的傅九衢,懷疑方才那一道仿佛要戳死人的目光是不是來自他……

  “曹大人請。”傅九衢的笑清朗如月。

  “郡王請。”曹翊也是客氣地還禮。

  辛夷默默看著二人客套……

  傅九衢噙笑一睞,淡淡望過來,聲音分明比對曹翊說話時溫和了幾分,“走吧。粽子他們會拎,用不著你。”

  “哦。”

  辛夷眼神飄忽,但這次很是聽話。

  傅九衢低低一笑:“小刺猬拔了刺?”

  “郡王別胡說……”

  曹翊微微一笑,特意落在他們后面兩步,看著那一雙背影,原以為早已接受了命運,只盼她能安好,再見亦可淡然相對。

  可這時才發現,一見她跟傅九衢在一處,便心若刀割,無論如何努力也無法控制涌入心扉的悲涼……

  院里傳來鑿石打樁的聲音,似遠似近。

  為免人前失態,他只得快走幾步,越過二人時,遠眺院中的景致,故做平靜地道:

  “恩師竟有此等閑情雅致,造園養花?重樓,我先行一步,看看恩師的園子去。”

  他腳步生風,走得很快,就像有人在追趕一般。

  傅九衢輕輕應一聲,又似沒應。

  看著他遠去,辛夷終于松了一口氣,那股子好似綁在身上的不適消退,整個人又輕松了許多。

  “狄將軍的宅子果然不同凡響,單看這氣勢就與別的不同……”

  傅九衢瞥她一眼,哼笑。

  “與眾不同的是你。”

  辛夷被她說得臉頰微微發熱。

  原本她見著曹翊從來并不會不自然,一向都能從容應對……

  但如今最大的不自然,是緊靠身邊的傅九衢。而且,兩人剛剛還在馬車上約法三章,暫時性地確定了以不耍流氓為前提的戀愛關系。

  這就像剛交了新男友就碰上前男友,不尷尬可能么?

  “又取笑我。”辛夷喜歡用固定的招兒對付傅九衢,眼兒微微一瞇,帶幾分厲色,聲音卻壓得極低,然后嗔聲,“堂堂郡王,小肚雞腸。”

  別說,還挺押韻。

  辛夷自己先忍不住笑了起來。

  聲音未落,笑容便凍結在臉上。

  映入眼簾的是傅九衢突然低下來的面孔。

  他居然袍袖一甩,堵在她的面前,一臉涼笑……

  “再說一遍?看爺怎么罰你。”

  辛夷嚇一跳,“別鬧!這不是在家里,是在狄將軍的府上。你不想我落得一個不好的名聲,就不要招惹我。”

  傅九衢抬了抬眉,臉越壓越近,仿佛就要吻上來似的。

  “這么說,在家里就可以?”

  辛夷深深地吸氣,后退一步,臉熱得發燙。

  “你再鬧,我就回去了。”

  “十一妹在威脅我?好,威脅有效。”

  傅九衢清冷的眼眸里似帶了一汪秋水,似笑非笑地看著辛夷,頭微微一抬,那張俊臉便從辛夷的臉頰上掠過。麻麻的,像春風拂過去,癢入心底。

  明明只是短暫又不經意地擦過,但肌膚相貼的感覺仍是讓辛夷心亂如麻,忙不迭地推他一把。

  “郡王真是大膽!”

  “噫?約法三章!不可動手動腳。”傅九衢低笑制止她,目光深幽灼熱,“不許占我便宜。”

  辛夷被他氣笑了。

  “你賊喊捉賊!也不怕你師父看見,讓你跪關二爺。”

  傅九衢微微笑開,眼波瀲滟,“你以為師父是那種頑固不化的老古董?非也,非也,若當真讓他看到,只怕今兒晌午要多喝幾盅,再跪拜關二爺了。”

  “為何?”辛夷覺得有趣。

  “呵~”傲嬌郡王慵懶一笑,“他徒兒什么德性他最是了解,鐵樹開花,他不樂得開花?”

  噗!

  辛夷覺得這貨當真是得寸進尺。

  以前的傅九衢是個外熱內冷的性子,看著言笑淺淺,其實骨子里冷漠得很,不說生人勿近吧,也是極少同別人這般調侃促狹的。若是讓人看了去,不得又把她當成狐貍精么?

  辛夷正要說話,耳畔傳來小廝的聲音。

  “廣陵郡王,狄將軍在園子里等你。”

  傅九衢早已端正了表情,“嗯”一聲,笑眼看著辛夷,走在了前面。

  ~~

  辛夷對狄青的了解,大多都停留在歷史上發生過的那些大事和他的閃光點上。

  從囚犯到士兵,再到大宋軍方第一人。狄青靠的全是軍功,因為他是徹頭徹尾的草根出身。

  因為受刑“黥面”,狄青出征時佩戴面具,披頭散發,勇猛無敵,一路廝殺成了讓敵人聞風喪膽的面涅將軍,威風八面。

  有人說他是“武曲星”。

  也有人稱他為“狄天使”。

  天使這人稱呼,用在一位將軍身上似有不妥,但狄青配得上,因為那一張令人生畏的銅面具下面,是他英俊至極的臉,便是有黥面的痕跡,也只是為他增添威儀,無損顏值。

  園子里擺滿了磚石木材,雜亂地丟棄著,有二三十個工匠,正在園子里忙碌地作業。

  鑿石打樁的聲音,回響陣陣。

  這時日頭初升,略略有些熱。

  辛夷邁入園子的時候,原本充滿了面對狄青的忐忑,沒有料到,她撞見的是一個身著布衣腳踩布鞋,和一群工匠蹲在一起鑿石的隨性男子。

  狄青身材高大健碩,蓄著美髯,約莫四十歲出頭的模樣,一頭一臉的汗水襯得他英氣勃勃,手里的大錘敲得當當作響……

  聽到小廝稟報,他將大錘往地上一杵,抹一把汗,雙目有神地看過來。

  曹翊站在狄青的身側,見傅九衢和辛夷走來,微微一笑。

  “恩師,重樓身側那個便是張小娘子。”

  狄青眼睛微微瞇了起來,沒有動靜,直到傅九衢走過來,和辛夷齊齊向他行禮,狄青才抬了抬眉梢,朝辛夷點點頭,然后不滿地瞪傅九衢。

  “哼!你小子怎生想起師父來了?”

  傅九衢道:“近日公務繁忙,少有來向恩師請安,還望恩師恕罪。”

  聲音未落,他側眸望了辛夷一眼。

  “過兩日便是端午,我十一妹包了粽子,還帶了她自家藥房里做的蘭湯包,回頭恩師試試看,喜不喜歡。要是用著好,以后徒兒再給您送來。”

  “十一妹?”

  發出疑問的人,是狄青。

  但臉色變化最大,甚至失態般猛然掉頭看來的人,卻是曹翊。 由于各種問題地址更改為請大家收藏新地址避免迷路